爆文小說網 > 最強反派系統 > 第3608章 不堪造就
  “虛大哥,這些人該是如何處置。”秦烈走到古荒的面前,還是有著無比的拘謹,如果先前鎮壓十大軍團長,讓秦烈尊敬的話,現在那么就是無比的震撼了,那可是鎮壓了第十三法老啊!這是何等的功績,換在大秦皇朝,那么足以是位列王侯。

  “先將他們集中在到一起,畢竟是一國之王爵,要給予尊重,相信很快就有上面的人來了,小烈子,跟我說說,你不是喜歡那羅心兒。”

  古荒的嘴角露出了幾分笑意,這秦烈的身份肯怕是不簡單,這這可是國姓,而且肯定是跟皇室有關,說不好肯怕就是一個皇子,最次也應該一個世子,但是這修為未免是有些太弱了,這讓古荒是百思不得其解。

  “虛大哥,我我”秦烈的臉陡然是紅了起來,明顯的露出了幾分不尷尬之意。

  “靠,一個大老爺們,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干嘛婆婆媽媽的,像一個女人一樣。”

  古荒自然是能夠看出秦烈喜歡羅心兒,只不過羅心兒乃是大道之女,這兩人的差距可不一般的大,但自己也不是凡人一個嗎?這小子的身份很不簡單,而且體內似乎有封印,只不過是很隱晦而已,總之事情很有趣。

  “虛大哥,我是喜歡,但是人家是什么境界,我只是一個區區的天尊而已,我有什么資格喜歡,喜歡是建立在同等的地位,而且我是一個被流放的皇子,根本就是沒有任何的資格。”

  秦烈的聲音之中充滿了無奈,猛灌了一口酒,整個人顯得是惆悵無比。

  “流放的皇子,我去,小烈子,莫非你是大秦皇室的人,沒想到啊!可真是沒有想到,我居然遇見了一位皇子。”

  古荒的面孔之中故作幾分的驚異之色,畢竟秦烈只是一個過棄的皇子,但是只要他想,立刻破掉封印,恢復修為,而且修為還不低。

  “虛大哥,你就別調侃我了,皇子,我只不過是一個聲名狼藉,人人喊打的皇子而已,我是大秦皇室的恥辱,離開了大秦皇室,赫然覺得輕松了許多,算了,虛大哥,不提了。”

  秦烈的目光之中露出了無比的哀傷,深深隱隱有一種刺痛,顯然這件事情的隱情很深。

  “小烈子,你若相信我,便將你的事情說出來,或許我能幫你也說不定。”古荒再次的拍了一壇酒,顯得是饒有興趣。

  “好吧!虛大哥,你既然愿意聽,我就跟你說說,其實這也不是什么秘密,整個大秦都知道,百年前,我本是大秦七皇子,深受父皇之寵愛,本來大秦三公,諸位王爵,甚至是皇室族老,一致人丁我為大秦未來的儲君。”

  “就算是父皇也是默認了,可是就在我成就儲君的前一天,我的大皇兄秦昊,三皇兄秦空,五皇姐秦若楠,三人假意前來恭喜我,在我的酒中下了毒,讓我陷入癲狂,陷入酒后亂性中,我將右相之女千暮兒給導致千暮兒自殺。”

  “事發之后,右相一紙訴狀告到了父皇面前,鐵證如山,我無力抗拒,只怪我相信小人,父皇大怒,封我修為,變為庶民,交由刑部處理,是雨王求情,才將我由死刑變成流放,終生不得返回大秦皇都。”

  “我這樣的人,有什么資格去獲得愛情,這百年的歷練,我懂得了很多,我也不想報復了,不管怎么樣,他們終究是我的手足,他們能夠不仁,但我不能無義。”

  秦烈重重嘆息一聲,面孔露出了幾分的苦澀,再次是猛灌一口酒。

  “栽贓陷害,嫉妒成恨,這招到也夠狠的哦!果然最是無情帝王家,小烈子,真的不想報仇了嗎?難道你想背負一世罵名嗎?你可以不報仇,但是這清白難道就該白白讓人毀去嗎?怎么樣,小烈子,如果你想,我可以幫你,也許能夠幫你拿回太子之位,這本該一切都屬于你的。”

  古荒靜靜的看著秦烈,如果秦烈上位,未來對于自己的計劃有莫大的好處,至少掌握權勢,聯合三界之力,共抗殺劫。

  “虛大哥,難道你相信我。”秦烈的目光之中露出了無比的激動之意,百年來他雖然沒有隱性埋名,但是世人只要提起七皇子,就會唾棄。

  “我相信你,一個死戰不退,能夠守衛一城百姓的人,會是這樣一個奸佞小人嗎?因為我以前也跟你一樣的遭遇,可惜陷害我的人,已經全部歸西了,這個世界,唯有強者才能主宰自己的命運,唯有強者才有話語權,你現在遠離大秦,沒人能夠找到你,但我相信,只要他們找到了你,就是你的死期,就是比如現在,一但大秦來人,發現你在這里,一定會找機會殺你,因為你活著始終是一個威脅,怎么樣,你是想懦弱的茍且偷生,還是選擇抗爭,拿回屬于你的一切,并且獲得她的心。”

  古荒的嘴角露出了幾分笑意,這小子值得造就,若是選擇他當上太子,未來對于自己有莫大的好處,而且行事也是師出有名。

  “虛大哥,你我非親非故,你為什么要幫我。”秦烈并不傻,自己就是一個過氣的皇子,一但卷入于自己的旋窩之中,必然會有很多的危險,自己究竟還有什么地方,值得古荒如此幫助。

  “因為我相信你是一個好的人皇,會給天下百姓帶來福祉,因為我不相信命運,我要抗爭命運,我到要看看事情究竟是天道注定,還是人定勝天,未來殺劫之下,究竟是羲皇之子應劫而生,還是我虛一手栽培出一個應劫者。”

  古荒的目光之中閃爍著無比強烈的火焰,看向茫茫蒼天,這是一種抗衡,一種極致的抗爭,無論是做人做事,都會一直抗爭下去。

  “羲皇之子,虛大哥,你是說傳聞中的應劫者已經出現,那才是真正的天授之身,無上人皇,我們大秦終究不是正統,虛大哥,這是天道大運,不可抵御啊!羲皇之子那可是擁有人族大氣運而生,乃是萬古人皇,你想抗爭羲皇子。”

  秦烈差點沒是一口酒狂噴而出,這簡直就是太瘋狂了,而且是瘋狂了到極點,這完全就是逆天而行。

  “正統,沒有人天生下來就是正統,也沒有是天生就是王侯,小烈子,機會擺在你的面前,你究竟敢不敢跟我干,如果你答應,從現在開始我會幫你拿回失去的一切,讓你重新登臨太子之位,親手拿回屬于你的一切,而且風烈子也會幫你,我也需要借你的勢,來達到我的目標。”

  古荒沒有任何猶豫的掩飾著自己的內心,這注定將是一場毫賭,但這都不是一個事。

  “算了吧!虛大哥,我是真的不想在去爭了,我只想平淡的過完一生,對不起,我無能為力。”秦烈掙扎了許久,最終還是選擇了懦弱的活下去,而是不抗爭,百年的消磨,已經是徹底的打消了他的意志。

  “罷了,你不愿意,我也不逼你,那么你就安心的活下去吧!但是今天的談話,你還是忘記吧!真是不堪造就的朽木,時間法則,逆轉。”

  古荒重重的嘆息一聲,一道時間長河閃現,可見時間逆轉到了半刻之前,所有存在的一切痕跡,完全被古荒以無上手段給抹除。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