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重生小農女,空間仙泉有點甜 > 第230章 顧錦瑟沒看頭

那人牙子就在人群里虎視眈眈盯著自己。

要不是她說能從楊老二手里要到銀子,那人牙子也不會放她來找楊老二。

只是她沒想到,楊老二不但能開這么大的一間商鋪,身邊居然還有了別的女人。

宋氏更加覺得不甘了。

憑什么自己過得如螻蟻,楊老二卻成了讓她都仰望的有錢人?

她是兩個孩子的娘親,無論如何,她都要重新回到楊老二的身邊。

“你走吧。”

看著這樣的宋氏,楊老二心里也是極其得不好受。

但想到她所做的一切,那心底的同情又煙消云散了。

“做錯了事,就要承擔錯事帶來的后果。

爹娘過得很好,兩個孩子也很好。

我們已經不是一路人了,既然已經分開,我就沒有資格因為你再去傷害其他人。

你走吧,別再這里胡攪蠻纏了。

我和孩子好不容易才擺脫那些恥辱與沮喪,若是你還有良心,就放過我們。”

楊老二絲毫沒有心軟,帶著元氏就進店忙活去了。

圍觀的人即便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過什么,但從只言片語中也了解到這宋氏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才被這楊掌柜舍棄,眼眸里都是對宋氏的鄙視與唾棄。

也有一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在一旁起哄,說楊老二是多么的富有,洪灣村又是多么的強大,讓宋氏千萬要抱住楊老二的大腿,這樣才有好日子過。

宋氏聽著那些人的攛掇,心里更加不想失去這個改變生活的機會了。

只是當她剛想起身去找楊老二時,身前卻突然出現了幾個打扮妖嬈的女子。

“吆,這就是你送來的貨色啊?”

為首的女子用帕子掩著唇,有些嫌棄地看著對她點頭哈腰的男人。

“稟花掌柜,是的。

此女子雖樣貌丑陋,但有著一把子力氣,帶進樓里做些粗活兒還是很不錯的。

在下也不多要,賞在下個十來兩銀子就好。”

那人一臉諂媚,看著就沒少做這樣的事情。

那花掌柜斜睨了那人一眼,一招手,就有人給了那男子十兩紋銀。

“這要不是看在楊掌柜的份上,這女子哪里能值十兩銀子?

走吧,都去忙正事,別耽擱了人家楊掌柜做生意。”

花掌柜沖人群里的陌錦初微一頷首,便命人堵了宋氏的嘴巴,拖著人就離開了這里。

開玩笑,誰人不知這楊家的兩個店鋪乃是玉龍幫在罩著,沒人敢來這里找事。

而且,主子剛剛才告誡過她們萬不可得罪陌家。

這楊家乃陌錦初的娘舅家,他們花襲幫更是要買陌錦初一個面子,幫楊老二解決麻煩。

見人被帶走,李村長和陌族長也是一陣唏噓。

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卻非要想法設法去害人。

須知這世上的事情都有善惡因果,自己作惡,就定有惡報。

這宋氏,算是將自己的好日子給毀了個干凈。

見事情解決,陌錦初一行人也沒再去打擾楊二郎,而是趕著馬車回了村。

等剛來到村口,就見早已等候在此處的顧錦瑟。

此時的顧錦瑟一身鵝黃衣裙,襯得她那張并不出眾的臉好看了些許。

為啥這么說呢?

因為以前在村里時,這顧錦瑟吃得好穿得好,那膚色比村里的孩子要白皙一些,看著也就是村民們眼里的白天鵝了。

但來到這南域,地方一大,好看的人也就多了。

尤其是與陌錦初一比,那就更沒看頭了。

陌錦初經過一年多的仙泉水滋養,身條抽高不少,那一身冰肌玉骨更是其他人比不上的。

況且,陌錦初的長相本就不差,更是現在的顧錦瑟比不上的。

見馬車臨近,顧錦瑟即便是再不愿意,也擠出一抹笑攔住了陌錦初的馬車。

“錦初妹妹。”

她喊道。

陌錦初掀開車簾,見是久未謀面的顧錦瑟,淡漠道:“有事?”

顧錦瑟自然能夠看出陌錦初對她的不待見,但她還是保持著微笑道:“錦初妹妹,我和涼笙哥哥要成親了,所以特地來邀請你三天后到家里喝杯喜酒。

聽聞你也定親了,等你出嫁時,姐姐也一定會上門祝賀。”

說著,她的眸光還有意無意掃向陌錦初的頸間。

這賤人一向深居簡出,靠著那個神奇的地方已經成了讓人不敢招惹的存在。

她和卞涼笙想過好多辦法都沒能靠近陌錦初半步。

既然暫時得不到,那就只能不停示好。

等陌錦初對他們放松警惕時再說。

再者,涼笙哥哥也是真心喜歡她,成婚后也不耽誤他們去算計陌錦初。

所以兩家商議后決定先讓他們二人成親。

這不,她便親自過來見陌錦初了。

看著面前這張偽善的臉,陌錦初只覺一陣惡心。

前世的種種不停在眼前浮現。

不是她沒有能力收拾了這二人,而是,她想讓這二人永遠鎖死在一起,看著他們渴望得到的一切永遠都不會屬于他們。

誅心才是最痛苦的。

他們不是一直在算計自己的仙泉洞府嗎?

那就讓他們看著自己是如何利用仙泉洞府造福百姓,讓他們心癢難耐。

不就是他們成婚嗎?

好啊,她倒想看看這顧錦瑟邀請自己過去是想要算計什么。

“嗯,那恭喜了,祝愿你們,天長地久。

到時候,我會去的。”

見她答應,顧錦瑟心中一喜。

賤人,只要你敢來,我就讓你名聲盡毀,成為我和涼笙哥哥的玩物。

心里雖一陣狂喜,但顧錦瑟壓制住了心中的異樣,主動退后了兩步。

“好,只要妹妹能來,姐姐定會好好招待于你的。”

看著馬車從她眼前駛過,緩緩駛進了洪灣村的大門,顧錦瑟的眸中劃過了一抹狠厲。

賤人,只要你落到我的手里,我定讓你生不如死!

“初兒,那女人一看都不懷好意,到時你真要去參加她的婚禮嗎?”

看著陌錦初眼底躍躍欲試的小火苗,穆南琛只覺有些好笑。

他說這句話并不是害怕陌錦初會吃虧,他怕別人會得不償失。

陌錦初搓了搓小手道:“我想打他們很久了,一直沒能逮到機會。

既然他們主動找虐,我豈能辜負了他們的一片好意。”

陌錦初在心里盤算著,絲毫沒有注意到穆南琛眼中的縱容與寵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