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重生小農女,空間仙泉有點甜 > 第229章 宋氏痛苦萬分

等離開何家,陌錦初一行人又去大舅和小舅的店里看了一圈。

兩家店距離不太近,但生意都極其火爆。

燒烤的爐子支在店外的涼棚里,煙火氣一點都影響不到店內的食客。

除了從村里帶來的幾人,楊家兩兄弟又從城里雇傭了幾個婦人幫著收拾桌子,洗漱碗筷。

見大舅這里忙得顧不上說話,陌錦初一行人也沒久待,起身就去了小舅的店鋪。

只是還不等他們靠近,就聽見那店外傳來了一陣陣女人的哭聲以及嘈雜聲。

陌錦初眉頭微蹙,和陌錦松對視一眼,幾人加快速度就趕了過去。

這里的店鋪依舊不小,即便只有一層,里面也是擺了二三十張桌子,食客也是很多,還有人在排隊。

只是此時,店外圍滿了看熱鬧的人,都沖著跪在店外的一名女子指指點點。

而楊老二臉色鐵青,冷眼看著跪在他面前的宋氏怒目而視,雙拳緊握。

陌錦初掃視了一圈四周,然后嘴角掛上了一抹冷笑。

當初這宋氏算計的小舅差點丟了性命,這會兒她倒是想起自己的小舅了。

陌錦松看著陌錦初,用眼神詢問可否上前幫忙。

陌錦初微微搖了一下頭。

“大哥,再看看。

這畢竟是小舅的私事。

他若是立不起來,我們就是幫再多也無濟于事。”

尤其是小舅現在還在四風城做生意,需要面對的事情可不少。

此事剛好讓他鍛煉一番,以后即便是遇見什么事也就不慌了。

馬車被趕去了一邊,李村長和陌族長看著這樣的變故也心里冷哼。

這楊老二原先雖然不是他們村里的人,但一路逃荒而來,這楊家兩兄弟憨厚本分,又踏實能干,他們都是很喜歡這楊家人的。

這宋氏他們也知道。

此婦人好吃懶做,還喜好口舌之爭。

也就楊老二老實能容忍她的那些行為,若擱在別人身上,這婦人早就被休棄了。

可這蠢婦遇見這樣的人家和相公還不知足,居然伙同娘家人打傷楊老二搶走他身上的銀子。

這樣的惡婦,根本就已經沒了做人的道德底線。

現在她居然還敢出現在楊老二的面前,是因為老實人好欺負嗎?

楊老二將元氏護在身后,看著跪坐在地上撒潑打諢的宋氏冷聲道:“你還有臉說是兩個孩子的娘親。

從小到大,兩個孩子的衣食住行都是我的父母在操心。

你在家好吃懶做,有時連家里的兩頓飯都不做,一直都是大嫂和我的娘親在操持。

你呢?

成日里只知道在村里閑逛,與一些長舌婦東家長西家短,根本就不管家里的瑣事和活計。

更過分的是,但凡家里有點好東西你就往你娘家送,從來就不管家里人的死活。

以前對你的做法,我也就看在了兩個孩子的份上對你一再寬容。

可我的容忍換來的不是你的感恩,而是變本加厲。

你敢說那三十兩賣狼皮的銀子不是你伙同宋家人拿走的?

為了幾十兩銀子,你連做人的底線都沒有了。

當初要不是初兒警覺找到我,我的尸骨估計都化成灰了。”

楊老二滿臉沉痛。

他對得起宋氏,可宋氏對不起他的爹娘,對不起他的孩子。

“現在我已成家。

從你選擇傷我的那刻起,我們之間的情分就已經斷得一干二凈了。

沒將你送去官府,已經是我的仁慈了。

現在,請你滾,離開這里,我不想再看見你,兩個孩子也沒有你這樣的娘親。”

楊老二說完,便帶著元氏就要進店。

這樣的女人,還哪有值得他憐惜的地方?

之所以說這些,只是想要讓她自行離開,莫要再來這里無理取鬧,也算是全了她和兩個孩子的那點血脈之情。

若她還不知悔改,那他也就不會手下留情了。

他已經成婚,就要對得起元氏,也不枉她甘心情愿答應和自己過日子。

“不,你不能這樣對我.......”

宋氏痛苦萬分。

離開楊老二的這兩年,她可以說是嘗盡了世間的凄苦。

在楊家時,楊老二木訥憨厚,對她也是十分看重的。

尤其是為楊家生了兩個孩子后,她一身的缺點楊老二也都包容了下來。

可以說在跟著楊老二的那些年,哪怕家里日子窮困,她也沒受過多少罪。

可自從聽從了大哥二哥的攛掇搶了楊老二的銀子后,她就成了娘家人的老媽子,一切苦活兒累活兒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即便如此,兩個嫂嫂以及娘家人對她也是極盡侮辱,時時都在提防她,生怕她會偷了家里的銀子給自己買好吃的。

明明,他們的好日子可都是她算計了相公得來的。

可到頭來,娘家人在南域買了田地房屋落了腳,她倒成了宋家的罪人,全家人看她哪里都不順眼。

吃的殘羹剩飯,穿的也都是大嫂二嫂不要的。

在楊家,她也算是養了幾斤肉。

可離開楊家后,她瘦成了皮包骨。

大哥答應她給她再尋一門好親事也無人再提及。

更過分的是,他們嫌她留在家里浪費糧食,居然將她五兩銀子賣給了人牙子。

那時,她跪在那些所謂的家人面前苦苦哀求過,祈求他們別賣了自己。

可那些人無人理會她的哀求,眼里只有人牙子手中的銀子。

那絕情的嘴臉,讓宋氏每每想起都心底抽痛。

這就是她的親人啊,她不惜傷了相公都想讓他們過上好日子的家人。

她好悔,若是當初不離開楊老二,自己現在也是老板娘了。

而她,好好的一個平民變成了賤民,做著世間最骯臟最累的活計,還要飽受牙行那些人的侮辱,毆打。

她豈能心甘?

看著眼前偌大的店鋪,宋氏更加不愿離開了。

“二郎,你救救我吧,我實在是沒有活路了。

你若是不救我,我就要被人牙子買進花樓去做粗使婆子了。”

宋氏真得后悔了。

被買進花樓,即便是粗使婆子,那也是名聲盡毀,一輩子都不會再有出頭之日。

她知道,現在能救她的只有楊老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