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重生小農女,空間仙泉有點甜 > 第218章 保媒的上門了

m她的年紀比陌錦初還要大一歲了,都已經及笄了。

可她的婚事到現在都沒著落,四叔卻不知從哪里找來了這么一個俊俏的后生托祖母前來洪灣村提親,真是讓她好生氣。

可是沒辦法,誰讓陌錦初家現在乃一方富足人家,勢力更是能與三大勢力相抗衡。

四叔聽見這些時就坐不住了。

陌二妮知道,四叔現在看似威風,但其實有了悔意,想要將這一家人給認回來。

但現在時機還不成熟,他就只能在陌錦初的婚事上做文章。

這男子據說是他手下城防營的一名千夫長,其人長相俊逸,武藝也是很不錯的。

陌錦初能嫁給他,還真是燒了高香了。

陌二妮不停往張其臉上瞄著,心中的妒意也是沒法壓下去了。

空間里的陌錦初一聽是給她提親的,這臉色頓時就陰沉了下來。

沒將他們趕出這荒原已經是她最大的仁慈了,他們還敢來她面前放肆,誰給他們的膽!

洗了一把手臉,陌錦初閃身出了空間就來到了村口。

“小妹。”

“陌姑娘。”

見陌錦初過來,聞訊趕來的陌錦松和陌錦竹以及幾名護衛都圍在了陌錦初的身邊。

“妹妹,你靠后一點,免得一會兒誤傷了你。”

陌錦松和陌錦竹睨著這些人,眼眸中滿是戾氣。

“你們來洪灣村想要做什么?”

媒婆見形勢不對,但想到兜里的十兩媒介銀子,遂硬著頭皮道:“哎吆,好俊俏的小哥,好漂亮的丫頭。

你們娘呢?哈哈,喜事上門,我們是報喜來了。”

媒婆捏著肥碩的身子,甩著手里的紅帕子,那臉上的肥肉都堆在了一起。

只是那貪婪的目光不停打量著陌家兄妹三人,就像是在打量什么貨物一般。

而張其在看見陌錦初時,那張俊逸的臉龐上也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看來城主說得不錯,他的這幾個兒女,長得還真是很不錯呢。

就是有些可惜了。

城主有眼無珠,放著這幾個孩子不要,非要去稀罕家里那個長相普通的婦人,有時候,他都搞不懂將軍是怎么想的。

不過,只要能與這陌錦初成就好事,別的先不說,光是這流水般的銀子他就不愁花。

看看人家這村子,看看人家這酒樓。

據說,他們現在新換的盔甲以及吃食都是人家提供的。

再看看這陌錦初的長相。

哪怕只是一個村姑,年紀還小,但這陌錦初長得那是一個唇紅齒白,冰肌玉骨。

即便是一身簡單的棉布衣裙,也遮不住她那一身遺世獨立的氣度與芳華。

這女子,初次見面,他很滿意。

等娶了她,掌控了她手里的一切,他張其要什么沒有?

“我娘親和你們沒什么好談的,還請速速離開。

若不然,等我們一出手,你們想離開就沒那么容易了。”

“哎吆,你這小哥,這是說什么呢?

我可是你奶奶請來的。

這是你妹夫張其,乃城防營中的一名千夫長。

你們看看這張公子的模樣,那可是頂頂好的。”

張其也是故作矜持,將目光從陌錦初的臉上收回來作揖道:“在下張其,見過兩位大哥。”

陌錦松眸色一冷,抄起一根棍子就給了那媒婆和張其幾下。

“滿嘴噴糞的狗東西,當這里是什么地方,哪里由得你們在此胡說八道?”

說著,陌錦松又掃了一眼往后瑟縮的陌家人。

“我陌錦松只有娘親以及弟弟妹妹,沒有什么所謂的奶奶等人。

若是再讓我聽見那些毫無干系的人前來攀親戚,我一定會拔掉他的舌頭!”

說完這句話,陌錦松還看了一眼面色巨變的陌二妮。

在家里的那些年,這陌二妮可沒少欺負自家妹妹。

只是女兒家的口舌之爭,作為男兒他們倒不好出面去指責什么,沒想到他們的大度助長了這些人的氣焰,還以為他們家依舊和從前那般好欺負呢。

“哎吆,打死人了!”

媒婆在一旁跳腳,連帶著張其也是漲紅了臉。

“我說你這后生,怎得如此不講道理?

我就是個幫腔說媒的,你打我作甚?”

陌錦松剛想要再動手,旁邊一道纖細的身影閃過,沖著那媒婆就是幾巴掌。

“不長眼的老妖婆,也不睜眼看看這是什么地方。

這可是我玉龍幫罩著的洪灣村,你居然也敢來這里編排我的初兒妹妹。

我初二妹妹姿容過人,哪里是你們這些癩蛤蟆可以沾染的。

來人,給我將這兩個狗東西綁去那邊的樹上讓他們醒醒腦子。”

陌錦松看著叉著腰桿指揮人綁人的何秀兒,瑩潤的眼眸里頓時擠出了一抹無奈的笑意。

這大小姐,關鍵時刻還是很給力的。

“陌錦初,你快讓人放了我,我可你未來的相公。

我的手里已經有了你奶奶送給我的婚書以及生辰八字。

你若是對我不敬,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在張其眼里,女人就該溫柔似水,一切以男人為天。

他們都已經有婚書了,這陌錦初就算是自己的女人了。

自己的女人,自己就能任意處置了。

她現在就這么站在那里看自己的笑話,簡直是不將他放在眼里。

只是不等他回過神,一塊木板九敲在了他的嘴上,立時便打得他口吐鮮血,門牙也掉了兩顆。

“放肆!惡心的狗東西,我家主子豈能是你這樣的貨色來編排的!”

蘇漢良讓人將陌錦松幾人護在了身后,然后對著那張其以及陌家幾兄弟就是一頓暴揍。

來洪灣村好長時間了。

對于主子家的一切,他們從村民口中聽到了不少,知道主人已經和這些人斷了關系。

可這些不要臉的人居然還想要拿捏住主人的婚事,簡直就是惡心至極。

還有這張其。

雖然聽著是城防營的一員,但就這為人簡直就是邊城軍的恥辱!

作為一個男人,這些威脅女子的話,他們這些粗人是說不出口的。

這狗東西看著人模狗樣的,但說出來的話簡直就豬狗不如!

還想扒了主子的皮,今日,他們就先扒了他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