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重生小農女,空間仙泉有點甜 > 第208章 成了她們高攀不上的人

嶤只見野狼體型健碩,肌肉線條清晰可見。

每一根毛發都帶著冷硬而堅韌的光澤。

目光銳利如箭,透著獨屬于狼者的野性與孤傲,卻在陌錦初的面前乖順得如同一只大狗子。

而狼王,在南域百姓心目中那就是神!

傳說多年以前,南域颶風肆虐,海妖泛濫。

是一頭狼王率領自己的族群戰勝了那些作怪的海妖,這才保全了南域這片地界兒。

所以狼王在南域百姓心目中是正義的化身,就是三大勢力和官府遇見狼群也是敬而遠之,沒人敢去傷害野狼。

荒原有狼的傳言好多人都聽說了,但這些野狼白日里從不在人前出現,就是夜間也只在有危險的時候會出來保護荒原里的人。

現在看見狼王出現,還對陌錦初恭敬有加,許多人二話不說跪地就拜。

天哪,這荒原里居然居住著一個神女!

能被狼神認主的不是神女是什么!

哈哈,以后有神女庇護,他們還怕什么!

陌錦初看著跪了一地的人,忙帶著狼王就躲進了村子里。

媽呀,嚇死人了,這些人怎么說跪就跪,給她一點反應的時間都沒有,這不是折壽嗎?

倒是有兩個老者看了一眼陌錦初離開的方向表情嚴肅道:“都快起來!

我們有神女保護的消息千萬不可傳出去。

神女即便有著天大的神通,好多事情還得靠我們自己用雙手去實現,天上掉餡餅的事情還是盡量少想。

世間有神,但不是每個神都能救所有的人出水火。”

眾人一聽,忙都站起了身。

但望向洪灣村的眼神依舊很是灼熱。

只要有神女庇佑,他們做起事來也有力氣了。

而老陌家的人在人們的奚落聲中尋了一塊空地坐在地上不停地喘氣。

嚇死人了,這村里怎么會有狼!而且那狼只追著他們跑卻不傷害別的人,簡直是氣死他們了。

“哎吆大娘,這會兒腰不疼了?”

“聽說你和那陌錦初家斷了親,看看人家現在那紅火的日子,你們后悔不?”

老方氏臉色青紅交加,但還是嘴硬道:“后悔?開什么玩笑。

她家日子過得再不錯,也和我們脫不了血緣關系。

看著吧,用不了兩日,她就會親自出村迎接我們這些親人呢。”

哪怕是斷了親,老方氏也覺得陌錦初一家應該贍養自己。

畢竟,他們一家可都流淌著老陌家的血呢。

外鄉人懶得理會這一家人,都匆匆回去開荒了。

這里不能離開了。

有狼神和神女在,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陌家人坐在地上面面相覷,顧卞兩家已經派人去山上砍伐木材了。

他們實在是沒有想到,也就短短一年的時間,這洪灣村竟發展到了這個地步。

怪不得陌老四說讓他們來這里落腳找機會摸進村里看看那里面還有什么秘密呢。

原來那死丫頭的秘密還真是不少呢!

“娘,其他的事我們以后再說。

現在我們先想辦法將屋子建起來吧。”

離開邊城時,老四可是給了他娘兩百兩銀子呢。

而且這東西兩邊的山上全是樹,砍一些回來足夠他們建房子了。

老方氏朝著洪灣村那邊狠狠吐了一口口水,這才帶著家人先是打了幾個簡易的窩棚,陌家老大和老二則是去已經建好的村子里找幫工了。

三月份的南域氣候已經有些炎熱了。

好在這荒原邊上有一條小河緩緩流淌,用水倒不是問題。

對于老陌家的到來,洪灣村并沒有當回事。

這么大的荒原,誰想來誰想走都是他們的自由,村里人只需過好的自己的小日子就好了。

只有老陌家和顧卞兩家人的心里是越來越不好受。

為啥?

因為他們初來這里可以說是要啥沒啥。

可你看看人家楊氏這里,不但酒樓人滿為患,就是下面的商鋪也是人群擁擠,紅火得不得了。

尤其是現在的楊氏,再也沒了以前的回頭土臉,面黃肌瘦。

現在的她衣著整潔,發髻梳得整整齊齊,頭上還帶著兩支金簪,手腕上也佩戴著一個玉鐲。

皮膚較之以前白皙了不少,看上去比以前至少年輕了二十歲。

她和楊大花一人管著一個鋪面,那臉上的笑意就沒有消退過,恨得前來買糧食等物的陌家兩個嫂子直接紅了眼眶。

以前被她們看不起的人現在竟是成了她們高攀不上的富家之人了。

可她們不敢對楊氏怎么樣。

光是這四方樓的門前就有不少巡邏的護衛,她們再嫉妒,也只能打落牙齒往肚里吞。

看見陌家的兩個兒媳黃氏和劉氏進來,楊氏斂去了一絲笑容,但隨即招呼道:“進來看吧,需要點什么?”

她現在是生意人,與這二人過多計較沒意思。

伙計見主人家親自來招呼著二人了,便轉身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最近店里生意極好,有時忙不過來主家也會上前幫忙的。

看著變化如此大的楊氏,黃氏和劉氏的心里更加不舒服了。

尤其是看著這店里滿滿當當的糧食其他貨物時,兩人嫉妒的同時,心里也隱隱有了后悔之意。

若是以前對這家人好一點,若是和他們還沒斷親,那他們是不是也能沾到不少的光?

可現在,說什么都遲了。

黃氏看了一圈這里的糧食,也都有些暗自咋舌了。

這里的糧食真是好品質,但價格還真是好低廉!

老四說這里的糧食好似用不完,看來還真不是外界的謠傳。

就是不知道這楊氏家里有著多少的耕地,怎么會有這么多的好東西呢!

壓制著心中的不舒服,黃氏強裝鎮定地指著幾個袋子道:“給我一袋稻米,一袋麥子,再來一袋谷米。”

楊氏淡笑著道:“不好意思,我這里的米糧一人每天只限五斤。

你和劉氏商議一下,看買什么。”

楊氏語氣不緊不慢,雖然笑著,但兩人還是察覺到了那語氣里疏離與淡漠。

“怎么只能買這么一點?家里人多,這點糧食怎么能夠?

再說了,家里現在蓋房子,一次性多買一點也免得我們來去跑了。”

最主要的是,她們可不想每天都來這里看楊氏過得有多滋潤,她們有多狼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