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重生小農女,空間仙泉有點甜 > 第144章 你可真是大哥的好賢弟

Z6而這幾日糧行關門的消息也讓張林如坐針氈。

牛不喝水,他也沒有權利強按著牛頭去喝水啊。

可是現在,若是那些商家一連幾日不開門,這會元城那是非亂不可!

他已經往京城遞上去了好多折子,但至今杳無音訊,也不見一粒救命糧送過來。

現在又是冬季,離下次收繳賦稅的時間還有大半年。

若是這些糧行再趁機漲價,這會元城非亂不可。

等穆南琛過去找張林時,就看見他眉頭緊鎖,長吁短嘆的。

穆南琛沒有多說其他的,只是取出了食盒里面的飯菜,甚至還有一壇好酒。

張林一看桌上的飯菜,立馬便來了精神。

只見穆南琛給他帶來了紅燒肉,香酥雞,兔肉燒菌子,韭菜炒雞蛋,涼拌黃瓜,以及一盤涼拌豆角。

“天哪,南琛,你這是遇到什么奇遇了,你一個逃荒的難民居然還能拿出這么多好吃的!”

說實話,哪怕他是知府,也好久都沒吃過這般豐盛的飯菜了!

穆南琛沒理會他的大呼小叫,而是將那壇酒開封,給他倒滿了一碗。

“天,上好的女兒紅!”

張林迫不及待喝了一口。

“哈哈,好酒!

南琛,你可真是大哥的好賢弟啊。”

知道大哥好什么。

“你我兄弟多年未見,就該好好暢飲一番的。”

穆南琛又給他添滿了酒,然后又往他的碗里加了好多肉菜。

“以后別為吃食發愁。

等我安定下來,少不了你的。”

看著穆南琛鎮定的面容,張林禁不住在心里苦笑。

他連招待兄弟一頓像樣的飯菜都拿不出來,哪里還敢奢望讓南琛來幫助他?

“南琛,為兄好歹也是個知府,有些難關抗一抗就過去了。

倒是你,非要去南域不可嗎?

若是你愿意,留在為兄這里也無不可。”

穆南琛與之對碰了一下,然后抿了一口酒道:“張大哥,你知我的秉性。

我一旦決定好的事情,是不會輕易更改的。

更何況,家仇未報,我是不會安于一隅的。”

看著他堅定的眼眸,張林長嘆一聲,然后又猛灌了一口酒。

當年他的爹爹為那件事自刎當場,以死謝罪。

他的大哥深入敵營,孤軍奮戰,最終裹尸疆場。

要不是穆大將軍有先見之明提前送穆南琛除了邊城,那南琛現在,墳頭上的草估計都有尺把高了。

“大哥,少喝點,多吃點菜。”

穆南琛阻止道。

張林放下酒碗,然后夾了一塊紅燒肉塞進了嘴里。

“嗯,好吃。

賢弟,這菜你是從城里哪家商鋪里買來的?真是可口。”

不是張林恭維,看似簡單的幾道家常菜,但味道都是極好的。

穆南琛也是夾了一塊雞肉放進嘴里細細咀嚼。

“你們這會元城啊,可做不出這樣好吃的飯菜來。”

這可是初兒昨晚進空間做好的。

也就張林人不錯,別人想吃初兒做的飯菜,那可是很不容易的。

看著穆南琛的神情,張林突然感到了一股酸味沖上了他的腦門。

看來這些飯菜啊,是出自那姑娘之手了。

這小子何德何能,還能遇見這么一個文武雙全的丫頭。

張林眼睛可是很毒的,他一眼就能看出那陌錦初是有武藝傍身的。

不過這樣也好,陌錦初越厲害,南琛便越安全。

“你要去南域,大哥也不反對。

剛好清辭那邊舉步維艱,你過去后,還能幫襯他一二。”

喝著可口的酒水,張林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活過來了。

“嗯。”

穆南琛點頭。

“只要有我們在,他國蠻子就別想來我們的土地上造次。

大哥,我就是一個被朝廷遺棄的人,但我的心,依舊是跳動著的。

哪怕許多事已經是物是人非,但有些事情,只要我想去做,就不會晚。”

看著穆南琛清冷俊逸的臉龐,張林只覺一陣苦澀。

“都是大哥沒用,沒能護住他們。

只不過現如今朝堂內外各種形勢變化莫測,若沒有明君撥亂反正,這龍淵國長此下去,非亂不可。

你去南域沉淀一段時日也好。

若是朝廷再如此昏庸無道,這樣的皇家,為兄也不會再去輔佐。”

“大哥。”

穆南琛看著他。

“你信我,我做事,從來不會無的放矢。

你就安心做你的知府,以后不管有什么事,就去城西找順風鏢局的掌柜的。

我的那塊令牌就留給你,見到令牌,他們會為你去辦任何事情,你的安全我也會暗中派人保護。

等一切平定下來,你若是不愿做官了,我就來接你。”

張林沒有說話,只是安靜地聽著穆南琛在他耳邊喋喋不休。

忽而,他就笑了。

“南琛,為兄也不問你的依仗是什么,但請你記住,為兄一直都是你的后盾。

為兄會一直在會元城等你,等你平定一切來接我。”

“好,大哥,那一日,不會遠。”

這一日,穆南琛留在府衙與張林暢談了一天。

等到傍晚時,他才拿著身份文書離開了府衙。

等那些沒有身份文書的人看見自己居然有了新的戶籍時,都激動地流下了眼淚。

“穆公子,謝謝您,您真是我們的大恩人啊。”

“是啊穆公子,您的大恩大德,我們沒齒難忘!”

穆南琛看著他們道:“有了戶籍文書,你們就可以去南境的任何地方。

想走的,可以去府衙登記落戶。

不想走的,明日我們一起離開。”

簡單交代了兩句,穆南琛便上樓去歇息了。

晚上他和陌錦初還有正事要干呢。

而此時的皇宮內,二皇子孤獨殤派去刺殺劉輝一家的暗衛無一人生還,那劉輝還失去了蹤影。

暗衛說,這江湖上突然出現了一股勢力,連他們都不知道那些人是誰的人。

更有甚者,自己的一處金礦也莫名倒塌了,讓他心疼的這么多天都難以入眠。

還有五弟那個蠢貨,都已經占據了南境最富庶的地方還不知足,居然趁著災民泛濫四處抓壯丁招兵買馬,他這是想要做什么!

南境還好,北境災民也是四處作亂,他國的蠻子也是蠢蠢欲動。

若是南境邊城保不住,他這京城可就保不住了。

可是國庫空虛,南境那邊已經有半年未曾送過去糧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