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重生小農女,空間仙泉有點甜 > 第142章 到達會元城

(“初兒,這是什么果子?”

楊大花幾人很是驚奇。

作為北境人,她們可沒見過這些稀奇古怪的水果呢。

“小姨,這是番石榴,這是楊桃,都是南境特有的。

很好吃的,你們嘗嘗。”

等過段時間,它們的口感估計會更好。

因為等它們吸足了仙泉水,那口感一定會發生變化的。

幾人圍著盤子你抓一塊兒我抓一塊兒,很快就吃完了兩盤子水果。

“初兒,好吃,真好吃。

沒想到你么出去一趟,居然能帶回來這么多的好吃的。”

楊氏也是吃的一陣滿足。

這比北境的有些水果還好吃。

陌錦初笑笑沒有說話。

等再過最多三個月,還有其他好吃的水果呢。

這時,楊大花看了一眼皮子橘紅的橢圓形木瓜問到:“初兒,這個是什么?”

陌錦初解釋道:“這個是木瓜,也是南境比較常見的一種水果。

此水果可美容養顏,補充營養,剛生了孩子的婦人食用后還能通乳。

待會兒我就給你們做一份甜品吃。”

眾人一聽可以做甜品,都開心得不得了。

尤其是幾個孩子,那歡呼聲都蓋過了前面的風雨聲。

狂風驟雨肆虐了兩天,終于消停了下來。

而兩天的狂風驟雨,將山洞外邊的那些小樹木都給刮得平躺在了地上。

劉家的一匹馬兒也不幸被樹木砸倒,失去了生命。

山洞里,村民們看著外邊的一切,都在心里暗自慶幸,慶幸他們有穆南琛和陌錦初,讓他們避過了這場大災難。

又在山里待了兩日,等路面干爽后,穆南琛便決定繼續前行了。

再走個三百多里路,就進入南域了。

也不知道欒清辭那邊的戰事如何了。

等眾人出了山,就見原本還很是寬敞的官道已經變得面目全非,旁邊的田地里也滿是積水,好在現在是深秋了,地里并沒有莊稼。

好在經過兩日的風吹日曬,路面已經很干爽了,只剩一些坑洼處還有一些污泥。

至于顧卞一行人,早就不見了蹤影,也沒人會在意他們的去留。

等眾人暢行無阻又走了兩日后,快到傍晚時終于看見了一座城池矗立在他們眼前。

“前面就是會元城了。

過了這里,就是南域。

想跟著我們的,明日午間就跟我一起走。

想要留下的,便可留在會元城生活。

現在我們都進去城里歇息一日,晚上你們可以好好想想。”

等到了城門處,就見穆南琛從懷里掏出來了一塊令牌,那守門的官兵立刻便點頭哈腰讓洪灣村的幾百人都進了城。

陌錦初也很是感慨。

看來,這算是真正到了穆南琛的地盤上了。

大家沒有分開,找了一個大點的客棧就都住了進去。

穆南琛開了五間上房,給了陌錦初四間,自己只留了一間。

那些孩子自從上次被送進空間里,穆南琛就再沒將他們帶出來過。

除了練功,剛好還可以幫黃鐵匠做點事。

等到晚上吃過飯,穆南琛悄悄過來找陌錦初。

“和我去個地方。”

陌錦初也沒問要去哪里,只是給楊氏說了一聲便和穆南琛出去了。

結果出了客棧,穆南琛帶著她七拐八拐后,居然來到了會元城府衙的后門。

“我們來這里做什么?”

陌錦初有些好奇。

“找一個熟人。”

穆南琛很是淡定。

“嘖嘖。”

陌錦初禁不住贊嘆了兩聲。

“看來你也不是個普通的人物啊,居然還能認識這里的知府大人。”

“他是我鄰家大哥。”

至于欒清辭,則是他的生死兄弟。

給陌錦初解釋了兩句,穆南琛便將一個令牌遞給了守門的侍衛。

“官差大哥,我有要事找你們張大人,還請侍衛大哥通稟一聲。”

侍衛接過令牌掃了一眼抱拳道:“還請您稍等,容在下去去就來。”

此時的府衙后院內,一個三十來歲的儒雅男子正站在床前仰望星空。

南琛已經失去消息五年了,清辭那里也是舉步維艱。

朝廷的軍餉已經半年未見了,卻清空國庫為一個妖后建什么行宮。

他一直為邊城籌措軍餉,可是現在,他的糧倉里也沒有多少余糧了。

今年龍淵國到處鬧災荒,南境這里也流落過來了不少的災民。

為了安置那些人,再加上邊境的開銷,他這里已經被掏空了。

正在他發愁之際,門外的侍衛突然遞進來了一塊令牌。

“大人,門外有一個自稱您好友的人求見。”

張林沒有轉身,只是問了一句:“那人可有說自己的姓名?”

“回大人,并未。

屬下只是看著他年歲不大,但氣度不凡。”

“噢?”

張林回過身,接過了那令牌。

可當他看清上面的字跡時,臉上的神情卻驟然變了。

“他人現在在哪里!”

張林聲音都有些發顫了。

是南琛,他來了,他終于回來了!

“快帶我過去!”

侍衛不敢遲疑,帶著張林便來到了后門口。

他還從沒見過一向內斂的大人有過這般激動的時候呢。

等看見那道他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時,張林的眼眶頓時便紅了。

真好,他還活著,他還活著!

控制住了心中的激動,張林抱拳道:“原來是賢弟來了,快請進。”

陌錦初打量了一眼身著常服的張林。

三十來歲的年紀,一副文人雅士的模樣,眸光清澈清正,一看就讓她很有好感。

“這位是.......”

待看見穆南琛身后的陌錦初,張林很是驚訝。

看來南琛長大了,出來居然知道帶個小姑娘了。

穆南琛忙介紹道:“張大哥,這是我鄰居家的妹妹,陌錦初。”

他很想說這是我心儀的女子,但陌錦初現在年歲還小,他不可太孟浪了。

看著穆南琛的眼神以及發紅的耳尖,張林了然一笑道:“原來是陌姑娘,快請進,我們里面坐。”

南琛不是一個沉迷于女色的人。

既然他帶了這女子來,那就說明此女一定有著自己的過人之處。

很快,三人就來到了張林的書房。

下人很快便送上來了茶水,隨后便很有眼色地退下了,并關閉了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