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重生小農女,空間仙泉有點甜 > 第48章 劉家人強占井水

正忙碌間,陌錦初一轉身,就見洛清歡倚在廚房門邊,滿臉的不高興。

陌錦初掃了他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你來得倒挺早。”

洛清歡眸子微垂。

“我餓了。”

“等著,還沒好。”

見陌錦初不愿意搭理他,洛清歡便自顧自坐在了擺在院中的凳子上。

早飯依舊是熬了肉粥,陌錦初又拌了一盤野洋芋絲以及一盤野菜。

主食則是早已蒸好的大包子。

等飯菜上桌,穆南琛也從外邊走了進來。

他只是微一頷首和眾人打了招呼,便只顧吃飯,不言其他。

洛清歡邊吃著飯,邊打量著隔壁桌的陌錦初。

小丫頭長得,是挺不錯,但也沒有三頭六臂,咋就能懂得小三子的一切呢?

這一日因著有水,村民們都過得很平靜。

等到了晚間,就發生了一些矛盾。

因為,井水已經快要見底了。

洪灣村的人沒有太過蠻橫的,但一起過來的張村就不同了。

他們村真就應了那句窮鄉僻壤出刁民,村里有一劉姓大戶,人口雖比不得張姓人家,但劉姓族人個個蠻不講理,好多人還有著一股子蠻力,此次逃荒出來雖在流風鎮折損了幾人,但大多數人都保全了下來。

眼見得井水越來越少,這劉姓族人便不顧村長的反對,強行霸占了水井。

這點水,也就夠他們用了。

若是三個村子的人一起用,估計不用等到天亮很快就打不上來水了。

他們這么做,別人豈肯答應?

尤其是洪灣村的人。

這井水還是人家陌錦初發現的呢。

若不是陌錦初,他們豈能留在這里歇息一日?

可劉家人男女老少齊上陣,霸占在井口周圍就是不離開。

而且,幾個老人的手中還端著簸箕,里面裝滿了人畜的糞便。

“你們別過來。

誰要是硬來,我們就將這井水給毀了,誰也別想再用。”

李村長聞訊趕來,也被氣得不輕。

“你們簡直就是一群白眼狼!

此井乃我村中陌家丫頭所發現,讓你們一起用水已經是我們大度了。

可是現在,你們居然私自占領此處唯一用水之地,你們就不覺得羞恥嗎?”

“羞恥?”

一個滿臉橫肉的漢子坐在水井最外圍冷嗤道:“什么是羞恥?活不下去才是最羞恥的。

我們族人眾多,所需的糧食以及飲用水自然也是很多。

不想辦法強占一點,我們要怎么活?

李村長,我很感激你昨晚對我們的救助,但在生死面前,我們只能先顧自己,后顧別人。”

他的話音剛落,人群里頓時便站出來了十幾個很是強壯的男人。

一些膽小的村人看見這幾人人高馬大的男人,忙縮了縮脖子,退后幾步便不敢再說話了。

陌錦初掃了一眼那得意洋洋,又氣勢洶洶的劉家人,來到李村長面前對著他耳語了幾句。

李村長冷冷看了一眼那劉家人,然后將目光看向了張村的村長張萬里。

“張村長,你們張村的人吃相未免有些太難看了。

當著三個村的面兒我將丑話說在前頭。

今晚劉姓眾人的做法已經觸碰到了我的底線。

我李大山沒有別的本事,但只要出來了,就有本事讓我的村人聽從我的命令。

從明日起,你們兩村的人可以跟著我們走,但若是再找見水源或是吃的,不好意思,我們村不會再顧著別村任何人,你們到時候也別再說我李大山沒有同情心。”

剛才初兒丫頭說,這井里的水那些人用不了,但這樣的人,不能再與他們一起走了。

秉性不好的人,誰也不知道以后還會生出什么幺蛾子呢。

接下來,就看張村的村長作何決定了。

楊村的村長楊連生見李大山發怒了,忙開口表態道:“李村長息怒。

既然逃荒遇到了一起,那就是老天讓我們一直相伴著走下去的。

我這人你知道,沒什么建樹,但村里人也都是老實本分的。

你放心,以后只要是你說的,我帶領和大伙兒一定遵從。”

李村長睨了他一眼,又嫌惡地瞪了劉家眾人一眼,甩袖便離開了這里。

而其他人雖然也是極其看不上劉家眾人的舉動,但見李村長都離開了,也都憋著一肚子氣回到了暫住的院子里。

好在昨日晚間偷偷往帶來的大缸里以及大桶里添了不少的水。

省著點用,吃上日應兩三日應該不是問題。

扛上幾日,說不定就能找見新的水源呢。

翌日一早,村口便響起了鑼聲。

昨日夜間,好多人都趁著有灶臺有水,連夜做了不少的干糧備了起來。

所以聽見起程的響鑼,洪灣村的村民都是第一時間就趕到了村口。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出發。”

李村長一聲令下,洪灣村的人便浩浩蕩蕩朝著村外走去。

只是剛走到村口,就和一伙兒人迎面對上了。

只見那伙人有男有女,目測有三十來人。

其中有五個身材高大,滿臉絡腮胡子,衣衫襤褸。

五人手里都緊攥著一把有點生銹的砍刀,看上去很不好惹。

見著村子里涌出來了好幾百人,那幾名大漢都警惕地瞇起了眼睛,握著砍刀的手也在微微發力。

李村長也沒想到一出村就能遇見人,稍微思忖一番后說道:“各位一看都是和我們一樣的逃荒者。

實不相瞞,我們都是莊稼人,只是逃荒途經此地,暫居了一日。

村中水井中還有一些井水,各位可自行取用。

我們就此別過,希望各位能夠逢兇化吉,早日找見出路。”

都言伸手不打笑臉人。

那幾名壯漢見李村長笑容可掬,尤其是聽見這村里還有水時,他們的眼眸都亮了。

這片地界兒最稀缺的便是水了。

等離開這個村往前行進了大半個時辰,李村長見身后并無人追來,禁不住長長舒了一口氣。

這伙兒人一看都不好惹,讓他們去收拾那些劉家人再合適不過了。

張村長已經將劉家所有人從村子里趕了出去。

所以他們走時,那劉家人還守在井口旁不愿離去。

不過現在,那水井還屬不屬于他們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