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重生小農女,空間仙泉有點甜 > 第21章 意外之喜

陌錦初也沒有再多說什么,而是打開雞蛋酥給家里人每人分了一塊。

香甜的味道讓楊氏幾人暫時忘記了以前的苦痛,喝著清甜干凈的清水,吃完點心又吃了兩個香氣四溢的包子,幾人只覺得人生已經圓滿了。

說實話,不管是楊氏還是孩子們,自從出生后就沒吃過這么可口的吃食,往往都是吃了上頓沒下頓,餓肚子那是常有的事。

現在能吃上這么一頓好的,他們自然覺得這頓飽飯是那么的彌足珍貴。

等吃飽喝足,楊氏擦了一把額角的汗,將剩下的包子饅頭小心翼翼放進了地窖里。

外邊天氣炎熱,她怕壞。

這可是十分珍貴的吃食。

“大哥,你再堅持一下。

我和二哥進山一趟,找點粗些的竹子來我們動手做一個浴桶出來。”

她想過帶大哥進空間泡藥浴,但空間現在好多東西都沒有,還不如外邊方便。

“好,妹妹,你們去吧,家里有大哥在。”

陌大郎現在身心都很是舒暢,眉眼明媚,看楊得氏也一陣心情舒爽。

家里,變得不一樣了。

尤其是大兒子,變得重新有生氣了。

這就已經很好了,沒有什么比孩子的恢復健康快樂更重要了。

等去了屋后,陌錦初見四下無人,拉著二哥的手就進了空間。

陌二郎只覺眼前一晃整個人就出現在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他張大嘴巴,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這........這是哪里!

里面良田千頃,青山秀水,空氣怡人,風景如畫,簡直是太美了!

“二哥,你可還記得我從小掛著的那枚小石頭?

以前我們不知道,那日被陌二妮推倒昏迷后,我的腦海里出現了一個神仙的影子。

她說,這是她生前得來的仙泉洞府,機緣巧合之下被我得來了。

前輩說,既然給了我就是我的了。

只是因著前輩的隕落,這洞府中的好多東西都沒有了,需要我們重新讓這空間繁榮起來。

所以早間進城我買了不少的糧種和菜種等物。

二哥,你和家里人每日暫時只能在里面停留一個時辰。

娘親柔弱,這個秘密我暫時還不打算告訴她。

但等大哥好了,你和大哥每日都要抽空幫我進來收拾這些良田一個時辰。”

陌二郎一聽,忙收起了心中的震驚。

“妹妹,你咋說二哥就咋做。”

這還真是意外之喜呢。

有了這個仙泉洞府以及千頃良田在,何愁以后還會餓肚子!

最主要的是,這里不缺水。

說干就干。

陌二郎種麥子,陌錦初種蔬菜,多半個時辰雖沒種多少,但看著就讓人心生歡喜。

里面的地都很是松軟平整,拔掉里面的雜草就能播種。

陌錦初還找了一處水洼地育上了稻谷苗。

空間內的書上所寫,稻谷必須是先育苗,后插秧,這樣才能提高產量。

以前雖然沒有用過這種方法去種植水稻,但前輩留下的東西都是彌足珍貴的,她按照書上所說的方法種植一定不會有錯。

眼見得快要滿一個時辰了,陌錦初忙帶著二哥去砍了兩根比較粗壯的竹子,又撿了一籃子雞蛋以及好些野菜蘑菇又打了一只野雞便出了空間。

屋后依舊空無一人。

災荒年,好多人都窩在家里抵抗饑餓,很少有人會在村里晃悠。

這倒方便了陌錦初。

將竹子拖進院子,兩人便按照陌大郎的要求劈起了竹片。

楊氏則是接過洛輕姝手中的籃子去廚房做飯了。

陌錦初一家人忙得熱火朝天,城中一處宅子里的卞涼笙卻是滿臉疲憊與冷凝。

以前那個死丫頭看見自己連頭都不敢抬,可是現在,她不但敢和自己叫板,更加可惡的是,她居然還敢和自己動手!

想他卞涼笙也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的,從小就備受寵愛,啥時候受過這樣的氣!

她不是也很喜歡自己嗎?

即便是那眼神很是怯懦,但喜歡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雖然他不確定陌錦初有沒有那樣的想法,但他卞涼笙是誰?

他可是富甲一方卞家的小公子,村里沒有哪個小丫頭會不喜歡他。

可到底是哪里出錯了?

一個卑微膽小的人為何突然之間就變了?

但無論如何,今日之辱他一定要想辦法討回來。

此時的山邊小院子里,一個身形高大的男子興沖沖跑進了院子里。

“稟告主子,屬下幸不辱命,今日在積善堂得了一株品相極好的上品人參。”

自從太子爺........不,前太子爺身中劇毒以來,他們這些暗衛就被主子派去了全國各地尋找可以保命的珍惜藥材。

這百年人參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味藥。

只是找來的人參不少,但能達到洛神醫要求的卻是微乎其微。

但今日這株人參,看著就不是凡品。

就是前段時間送過來的一株五百年年份的人參,估計都比不上他手里這株。

洛清歡本來還在有一句沒一句調侃穆南琛,待看見張禮手中那株散發著生命之力的人參時,那眼眸頓時便睜大了。

“這.......這是你從哪里得來的!”

洛清歡有些跳騰的性子在這一刻變得激動無比,整個人都快要跳起來了。

然后他切了一塊根須直接都沒洗就放進了手邊的藥罐中。

又往里面加了幾味藥材,洛清歡便讓藥童下去煎藥了。

而剩余的人參,他則是小心翼翼收進了玉盒中。

“快告訴我,這人參你是從哪里得來的?”

洛清歡一張如玉的容顏上滿是火熱之色,目光灼灼地看著張禮。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身姿挺拔,光是坐在那里,就給人一種迫人的氣勢。

他抬起冷厲的眼眸看著有些喜形于色的張遼。

“那積善堂我們去過好多次,這次為何能有如此極品的人參?”

剛才那人參,張禮一打開木盒子,一股飽含這生命力的清香便直往他們幾人的鼻翼里面鉆。

說它是極品一點都沒錯。

“稟主子,這藥材可不是積善堂的,而是一個小丫頭從山里找來的。”

“什么樣的小丫頭?”

洛清歡急不可耐道。

“呃........”

張禮思忖一番道:“個子有這么高。”

他在自己胸口處比劃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