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重生小農女,空間仙泉有點甜 > 第20章 別人家的私密之事

付家長媳心中大駭。

婆母癱瘓在床已經半年之久了。

為了擺脫那個拖累,她在人前裝得那是一個孝順,給婆母洗澡洗衣物,還到處給婆母找大夫找吃的。

其實背地里,她經常打罵行動不便的婆母,還不給她飯吃,這次更是餓了那老不死的三日,就是想要讓她早點歸西好讓自己解脫。

可這些事,這小賤人是如何知道的!

“還有你。”

陌錦初又看向了旁邊那個還沒來得及出聲的婦人。

“哎呀,我夜間起夜好像看見你們家后門口的大樹旁.........”

那婦人也是臉色驟變,忙上前一步往陌錦初手里塞了兩顆糖。

“你這孩子,真是太招人.........喜歡了。

今日就是你大伯娘的錯,她就不該這樣說你。

嬸子知道,我們錦初就是這個村里最懂事的女孩子。

以后若是誰敢再欺負你,嬸子一定抽他幾個耳刮子。”

婦人的眼眸中帶著濃濃的恐懼和祈求。

她已嫁為人婦,但一直與自小的青梅竹馬保持著聯系。

雖然沒有什么越軌之舉,但偷偷摸摸的摟摟抱抱還是有的。

這若是被他人知曉,她和心愛之人估計都會被沉溏。

這一刻,婦人承認她是徹底害怕了。

都說這陌老四一家是被邪祟所纏身的。

現在,她是有些信了。

正常人豈能知道別人家的私密之事?

但不管是不是邪祟纏身,她以后是不敢再與陌錦初作對了。

看了那兩顆糖一眼,陌錦初的臉色立時變得有些森冷。

“以后,管好你們的嘴。

若是再敢欺負我的家人,你們會有什么下場,我可不敢保證。”

這幾個婦人一直與老宅的幾個兒媳交好。

平日里可沒少陪著李氏欺負他們一家人。

這次只是一個警告,若有下次,她絕不姑息。

嘿嘿,有著五葉草這個扒是非小能手在,她可是能知曉許多旁人不知道的秘事呢。

待陌錦初離開,幾個婦人都沒有時間再去理會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的李氏,而是各自急匆匆回了家。

最近還是少出門為好。

楊氏看著口齒伶俐的女兒,內心也是震撼不已。

女兒難道是受了神仙點撥不成?怎么啥都知道?

若不是女兒出面,今日她和二郎定是又會被他人欺辱了。

而陌二郎則是看熱鬧看得津津有味。

只要有妹妹在,不管遇到什么事就都很是解氣。

等楊氏和陌二郎以及陌錦初回來,一眼便看見了院中和諧安寧的一幕。

一眼便見,被病痛折磨得了無生氣的老大此時臉上掛著難得一見的和暖笑容,邊忙活著手中的活計,邊歪頭和兩個弟弟說著話。

那眼眸里,是她從未見過的神采與明朗。

楊氏喜極而泣,以手掩唇躲在陌二郎的身后拼命壓抑著自己的哭聲。

老大已經將自己封閉了整整三年了。

這三年來,他不聲不響,也不出門,哪怕她坐在一旁垂淚,老大的情緒也不會有一絲波動。

可是現在........

“娘,二弟,你們回來了?”

陌大郎強忍著心中的激動,主動出聲叫了一聲娘。

以前,他自認為自己就是一個連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的廢人,他的心中除了恐懼便是絕望。

但現在.......

現在有了本事過人的妹妹,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娘,二哥,快去洗洗手。

我從城里買了包子,你們先吃兩個墊墊。

等會兒我再進山找點野味回來,我們晚上爭取再吃一頓肉。”

陌二郎和楊氏連忙點頭,然后去了廚房那邊。

待看見那滿缸清粼粼的水以及堆在灶臺上的米面糧油和嶄新的碗筷時,楊氏禁不住又紅了眼眶。

看來初兒將那株人參給成功買出去了。

碟子太小,陌錦初直接將包子饅頭放在了鋪著屜布的籃子里。

“娘,大哥二哥,人參我賣給了城里的濟善堂,共得了五百兩銀子。”

那五千兩以及花出去的其他銀子,陌錦初暫時還不打算說出來。

五百兩對于家里人來說那都是一輩子沒見過的大錢。

“什么!”

“什么!!”

楊氏和陌二郎齊齊驚呼出聲,只有陌大郎強壓下了心中的激動。

五百兩啊,那可是五百兩!

“買東西一共花了六十一兩,還剩四百三十九兩。

我買了鍋碗瓢盆,還買了布料鞋子等物。

娘親,這幾日您就抽空給家里多做一些成衣出來,鞋子暫時不用做,我給每人買了好幾雙,夠我們現在穿了。

布料我放在屋里了,棉花也有,您看著做就好。

剩余的銀兩我就先拿著,明日我再進城一趟買些糧食回來。”

說著,陌錦初還將那盒雞蛋酥也拿了出來。

“我找見的那株人參品相極好,掌柜的很是滿意,不但給了我一盒雞蛋酥,還給大哥開了藥。

他說,通過我的講述,他覺得大哥的雙腿只是傷到了筋脈,并未傷到骨頭,有很大的可能性可以治愈。”

“啥?你大哥的腿有治?”

楊氏震驚了一瞬,隨即又淚流滿面,泣不成聲了。

當初醫師就說大郎的腿有治,但家里窮啊,別說那十兩銀子的診費以及三兩銀子的藥費,就是十文錢,家里都找不出來。

無銀子醫治,大郎這三年來一直被病痛折磨,她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卻沒有一點辦法減輕兒子的苦痛。

可是現在初兒說,兒子的腿有救了,還抓了藥,她怎能不覺得開心。

“娘,有治,掌柜的說最多十天,我大哥就能恢復如初了。

至于剩下的銀子,我先拿著。

等到了安全的地界兒,我保證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會有余錢。”

楊氏連忙擦拭了一把眼角出聲道:“初兒,我們不要銀子,銀子放在你那里還是比較安全。

家里需要什么,你看著買回來就行。”

一直被人欺負的楊氏這一刻就像是有了主心骨,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好了許多。

陌二郎和陌大郎也是連連點頭。

家里現在這種狀況,就是身上放著銀子也有可能保不住。

只有初兒好像有個藏東西的地方,明面上看不見什么,但她藏東西的地方估計誰都找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