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重生小農女,空間仙泉有點甜 > 第19章 給哥哥弟弟改名諱

“但你們總歸是一家人,只要不分開,將來家里有個什么事你三個伯伯總能幫襯一二。

尤其是.........尤其是你爹爹現在生死未卜,在這災荒之年沒有幾個家人依靠你們家將寸步難行。”

明知陌家老宅里的人為老不尊,村長還是多勸了一句。

“呵。”

陌錦初冷笑。

“村長爺爺,這么多年過去了,你可曾見過老宅的人對我們一家有過什么善舉?

過多的話不必再說。

我爹如何,已經不重要了。

現在,請您就戶籍文書交給我二哥。

還有,麻煩村長爺爺將我大哥名字改為陌錦松,二哥陌錦竹,大弟陌錦文,小弟陌錦武。

我陌家兒郎,就該擁有自己的名諱。”

前世,爹爹不知為何很是不喜娘親以及娘親生下的他們。

就連名字也是應付了事,除了她。

她的名字,還是娘親不顧爹爹反對給她起的。

見陌錦初還會起名字,李村長很是詫異。

“你可知,一旦自立門戶,就相當于與本家斷了親。

斷親之人,可是要被全村唾棄的。”

“我們家還沒被全村唾棄嗎?

有句順口溜是怎么說的?

說我家小的傻,大的癱,一家老小鬼見愁。

好在洪灣村民風淳樸,哪怕是不喜我們家,村長爺爺和鄉親們只是躲著我們走,并未將我們一家趕出村去。

這點情誼,我陌錦初自會一直銘記于心。

至于什么本家,我陌錦初不稀罕,也不打算再受制于人。

所以,請村長爺爺將文書改過名字后交給我二哥。”

陌錦初的聲音冷了下來,讓院子里的氣氛變得有些凝重。

李村長直直看著面前的小丫頭,似乎對她的態度有些不滿。

但想起陌家老宅那些人,他又頭痛地捏了捏眉心。

半晌后,他進屋取了一份戶籍文書交給了陌錦初。

“那好,既然你主意已定,那就........不要后悔。”

陌錦初翻看了一下,見哥哥弟弟的名字已經改過,隨手便收進了袖筒里。

戶籍文書可是很重要的東西,還是留在自己這里比較安全。

“謝謝村長爺爺,那我們就回去了。”

拉著娘親和二哥,陌錦初轉身就走。

正事辦完,還是早點回去才比較好。

楊氏眼圈兒發紅,倒是陌二郎眼睛亮晶晶的。

妹妹真是太厲害了,哪怕是面對村長也是絲毫不怯場。

而且,他有名字了呢。

陌錦竹,真好聽。

走到門口,陌錦初腳步微頓說了一句:“村長爺爺,城里都在傳此次干旱會連續三年,我們要早做逃荒的打算。

家里有余銀的,還是早點去城里買點糧食儲存起來才較好。”

該說的話,她不會憋在心里的。

至于聽不聽,由著他們吧。

李村長半張著嘴巴看著陌錦初漸行漸遠的背影,有些渾濁的眼眸里滿是深色。

陌家這丫頭,還真是有點深不可測啊。

哪怕是他這個村長,在她面前居然也有些懼怕于她了.........

村長家門外不遠處,李氏和幾個同村的婦人正站在門外不遠沖著這邊指指點點。

看見陌錦初三人出來,李氏那張尖酸刻薄的臉上頓時便顯露出了一抹毫不加掩飾的狠毒。

“掃把星,小賤貨。”

李氏低聲咒罵著。

隱藏了十幾年的秘密之所被婆母和相公找見后,她被家里人聯合起來給狠狠揍了一頓。

一夜過去,她依舊渾身疼痛,鼻青臉腫,就是出來拉閑話也要柱個木棒子才能站立,這讓她如何能不氣惱?

陌錦初一抬頭,就對上了一雙陰毒的眼睛。

哦豁,原來是陌家的俠盜啊。

陌錦初似是受到了驚嚇,忙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口袋。

“娘,二哥,快走,免得我們的東西被偷!”

里氏被氣得差點仰倒。

“你個小賤人,說誰偷東西呢?”

“誰答應我說誰。

難道昨夜,你沒因為偷家里糧食和銀子而挨打?”

陌錦初滿臉無辜和不解。

“你個小賤人在這里瞎咧咧什么呢?

我拿自家的東西哪里就能算是偷了?”

“不問自取就是偷。

你現在是陌家兒媳,可不是李家女娥。”

“你.......你個小賤人,我打死你........”

李氏被氣得七竅冒煙,舉起手里的棒子就朝著陌錦初砸了下來。

楊氏一見,忙拉著陌錦初退后了幾步,陌二郎則是接住那棒子輕輕一推,李氏便鬼哭狼嚎坐在地上撒起潑來了。

“哎吆,大家都來看看啊,這一家子天殺的要遭雷劈了啊,小輩居然也敢出手傷害長輩了。

嗷,老天爺啊,我不活了,嗷嗷嗷........”

同李氏一起的張寡婦輕蔑地睨著陌錦初,諷刺道:“還真是沒有一點教養。

李氏再怎么,也是你和陌二郎的長輩,你們這般做,還真是.......”

“就是,虧得方嬸子還一直記掛著這幾個老弱病殘呢。”

“張寡婦是吧?”

陌錦初沒有理會坐在地上哭嚎的李氏,只是含笑看著最先出聲的張寡婦。

“聽說你家的大門昨夜又壞了?

前夜幫你修門的是王賴子,昨夜好像是住在村口的張叔?

哎吆,都是一幫子大老爺們,這修門的手藝怎么越來越差了?修了好,沒兩天就壞,不行的話,改天我幫你去修吧,保證你那門幾年都不會壞。”

張寡婦的一張大臉漲得通紅,想要出言教訓兩句陌錦初,但生怕她再說出什么不該說得話來,只能訕笑著打哈哈道:“你這個小丫頭,還真是好心腸........”

陌錦初白了她一眼,然后又看向了另外一個幫老宅那邊說話的婦人。

“付家長媳是吧?

你婆母身上的褥瘡好些了沒有?

哎吆,老婆婆好可憐,都已經三天沒吃飯了。

哎吆,這會兒屎尿都快將整個人都給埋了。

付家嬸子,你不是一直都號稱是村里的孝子賢孫嗎?

你就是這么孝敬癱瘓在床的婆母的?

你這不是想要活活餓死婆婆嗎?

昨日還對大夫謊稱是你的婆母得了惡疾。

我看啊,她就是被餓的。

要不,我們現在叫上村長去你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