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重生小農女,空間仙泉有點甜 > 第4章 有些仇怨,她喜歡當場就報

疼痛和羞辱讓顧錦瑟迅速紅了眼眶,但她收拾好情緒泣不成聲道:“錦初妹妹,我沒有,你是我最好的姐妹,我怎么可能做這樣的事,你聽我解釋,嗚嗚嗚.......”

“解釋什么?聽你如何與卞涼笙勾勾搭搭,合謀拿卞涼笙的虛情假意來污我的名聲,讓村里人嘲笑我譏諷我,或是,假裝與我交好,想要謀取我家里的什么寶貝?

顧錦瑟,收起你的眼淚和假惺惺。

我陌錦初從今日起,就與你和卞涼笙老死不相往來。

若違此誓........”

陌錦初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出其不意便踹在了陌三娃的屁股上,讓他跌了一個狗啃泥。

“若違此誓,就讓陌三娃走路摔跤,陌二妮頭發掉光。”

陌三娃.......

陌二妮........

你發誓就發誓,關我們啥事啊!

顧錦瑟眼淚簌簌往下流,既難過又委屈地看著陌錦初。

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蠢笨如豬的陌錦初為何能說出這般殘忍的話來傷害她,她不是一直都對自己言聽計從嗎?

昨夜她做了一個夢,夢見陌錦初頸間的小石頭是一個逆天的空間至寶。

那里面可容納萬物,還能種植藥材和農作物,那里面的仙泉水還能強身健體,延年益壽,還可治百病。

現在,那小石頭就在陌錦初的頸間晃蕩,讓她都有些移不開眼了。

為了這個寶貝,即便是受到委屈她也要忍著。

陌二妮不敢動彈,怕再次挨打,只有陌三娃見顧錦瑟哭得傷心,爬起身就對著陌錦初吼道:“你這個不要臉的賤蹄子,錦瑟姐姐可是顧員外家的小姐,有我在,你別想欺負我的錦瑟姐姐。”

巴結好錦瑟姐姐,就能有好吃的拿。

陌錦初有什么?

陌錦初嗤笑一聲,掩藏起心里的戾氣,轉身就走。

一直都是這樣。

只要顧錦瑟一哭,這世上的人都會以為所有的錯誤都是別人的,顧錦瑟是無辜的。

她陌錦初不怕。

只要她還來作死,她定會將她腦子里的水全部都給打出來。

若不是人多眼雜,今日她就會結果了這女人的性命。

結果一轉身,陌錦初就對上了一雙憤怒噴火的眸子。

“陌錦初,陌家教給你的教養呢?

難道陌伯母養你長大,就是為了讓你張著一張嘴巴四處造謠污蔑嗎?”

面前的少年一身青色錦衣,還略顯青澀的如玉容顏上,一雙厲眸即便是在這炎熱的夏季,也蘊含著化不開的冰霜。

這就是卞涼笙啊,前世讓她死無全尸的陰險男子。

“你明知錦瑟身體不好,為何.......”

陌錦初美眸一凌,瘦小的身體驟然一個跳躍,沖著卞涼笙的眼窩就棒棒給了他兩拳。

陌錦初渾身血氣翻涌,手上的招式絲毫不停落在了卞涼笙的身上,又借機給了他幾下。

她到死也忘不了這卞涼笙和顧錦瑟是如何羞辱和傷害自己的。

有些仇怨,她喜歡當場就報。

卞涼笙被打得惱羞成怒,等回過神,怒氣夾雜著內勁的拳頭就朝著陌錦初的頭頂砸了下去。

這個不知禮數的小賤人,不但欺負錦瑟,還敢出手傷他,今日,他就要了這個小賤人的命!

陌錦初已經紅了眼。

前世的種種一直在她腦海中回放。

一旦想到在自己死后,家人估計都遭了這二人的毒手,她就恨不得上前殺了他們!

今日即便是死,她也要從他們身上撕下一塊皮肉來!

顧錦瑟滿臉陰笑。

打吧,最好打死這個小賤人,然后那小石頭就是她的了。

只是當那帶著勁風的拳頭就要砸在陌錦初的頭頂時,一只大卻捏住了卞涼笙的手腕。

“一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小丫頭,難道這就是你的教養?”

男人的聲音低沉悅耳,讓陌錦初滿身的戾氣瞬時便退了下去。

她抬眸。

一張冷酷,但俊逸的臉龐映入了她的眼簾。

只見男人劍眉上挑,目若朗星,膚色偏白,樣貌極為好看。

不笑時氣勢凌厲,若是會笑,定然翩翩如玉。

一身黑色短打襯得他身材修長,比卞涼笙高出了整整一個頭。

卞涼笙雙眼烏青,鼻子流血,早沒了剛才的俊逸摸樣,氣急敗壞之下,伸出另一只手就想要去打那男人。

卻見男人看似不經意地一甩手,卞涼笙就飛了出去,砸在了旁邊的樹上,吐出了一口鮮血。

這般操作之下,兩人之間的差距高下立見。

如此俊逸又厲害的男子,讓顧錦瑟忍不住心尖兒都顫動了兩下。

有些遲疑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爬不起來的卞涼笙,顧錦瑟攏了一把耳邊的碎發嬌聲道:“公子........”

“滾!”

穆南琛俊臉一沉,理都沒理矯揉造作的顧錦瑟,只掃了一眼雙目通紅,又滿含不甘的陌錦初,轉身幾個健步就消失在了幾人的視線中。

一個鄉村小丫頭,渾身竟滿是不加掩飾的恨意,著實有意思。

顧錦瑟俏臉漲紅,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那道離開的背影。

她顧錦瑟可是村里人人夸贊的小仙女,這個莽夫怎么敢,怎么敢這般對待自己!

陌錦初緊了緊身側的拳頭,壓下心中的戾氣,也朝著山里走去。

來日方長,有的是時間收拾這些人。

現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改善家人的生活。

畢竟,家里沒有一粒米了,早間都只吃了一點草根熬出來的湯水。

要不是自己重新歸來,說不定這會兒,估計連路都走不動了。

經過這么一鬧騰,肚子還真是有些餓了。

她看向前方,那人的身影已消失不見。

陌錦初抿唇。

那人,她是見過的。

是村里無人敢去招惹的穆獵戶。

前世,她從未和此人打過交道,沒想到重活一次,竟與他有了交集。

罷了,她陌錦初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先顧著眼前的存活問題吧。

陡峭險峻的絕壁對于普通人而言,那就是遙望而不可及的天塹,但卻難不倒陌錦初。

她暗自感謝了那人一句,根據心中的感覺,找到了一處僻靜之處,摸著頸間的小石頭心思一動,默念了一聲進,整個人便出現在了那個熟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