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葉凝薄寒年的小說 > 第1166章 別讓我再看到你騷擾她

  剛剛確實是小陳一時多嘴打斷了周博明要說的話,但他絕對不是故意的。
  周博明在他短暫的相處下來給人的感覺就是沉穩話少,他生怕為難了周博明卻忘了他跟元茗伊認識。
  周博明檢查的途中沒有再跟小陳說一句話,小陳也不敢再次搭話,這一路上把自己都要當作是透明人來看。
  “先檢查到這里,你有什么事要做就去,不用管我。”周博明合上記錄表低著頭。
  小陳連高興都來不及,“好的周老師,你有需要再喊我。”
  最好是沒需要。
  后面一句小陳不敢當面說但還是敢在心里想的,說完他馬上就跑的沒影了。
  周博明來到陽臺上正準備緩沖一會兒就聽到了里面傳出來的談話聲,有人比他先一步來到這里。
  周博明想也不想的就要轉身離開,但在那一瞬間他聽到了熟悉的名字。
  “你聽說了嗎?那個新來的周老師跟元科長認識,兩個人今天還打招呼了。”
  “什么時候的事情?你從哪知道的,我今天忙活了一點連這個周老師的人都沒有見到過,該不會又是那種德高望重大腹便便的吧?”
  “想什么呢少來那么多刻板印象!周老師長的挺帥的,剛來的時候他就有意要跟元科長打招呼,但是院長沒注意直接把周老師給拉走了,元科長還讓周老師先忙呢,我那個位置看的一清二楚。”
  “我還從應急通道走的時候看到了在打招呼的兩個人,雖然有小陳但是隔壁沒有一樣,他倆之間的氛圍也太不對勁了。”
  本來只是八卦,但不知道為什么突然來了一道非常不和諧的聲音。
  “切,她過來就是科長的未知不說,醫院里的那些男醫生哪個不給她勾搭過去了?還有那個新來的小陳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跑,現在又來一個周老師,她還真是一點都不老實啊。”
  說話的人似乎權威很重的樣子,她一開口那些在八卦的人瞬間噤聲不敢再說話。
  陽臺上女人的詆毀還在繼續,周博明正想推開門直接走進去口袋里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
  他拿出來一看發現是元茗伊給他的消息。
  「要到吃午飯的時間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食堂看看?我正好帶你熟悉一下其他地方?」
  周博明臨走前神色晦暗不清,很明顯的他再次看向了那扇門。
  他按照跟元茗伊約好的時間來到了食堂門口,他的出現無疑是食堂一道風景線,不少年輕的小姑娘路過都會忍不住多看他兩眼,甚至還有一些老人家來問他有沒有要找對象的想法。
  周博明一一拒絕了這些人,站在原地沒有絲毫的不耐煩,他耐心的等待著元茗伊得到來。
  等了十幾分鐘后終于周博明的視線里出現元茗伊得身影,他剛要揚起笑容舉手跟她打招呼,下一秒元茗伊的身邊出現了一位不速之客。
  同樣穿著白大褂的男人攔住了元茗伊前進的路,“元科長,打擾你一下。”
  元茗伊皺著眉看著突然沖出來的人,“王醫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元科長我想跟你一起吃個午飯,加上還有一些問題想請教你,你有時間嗎?”王醫生看元茗伊的眼神包含著某種強烈的情緒。
  正是因為如此元茗伊才會感覺不舒服,那種充滿侵略性的眼神讓她極為反感。
  “不好意思王醫生,現在是午飯時間我約了人,專業的問題還是等下班時間再說吧。”元茗伊說著就要離開,誰知王醫生直接拉住了她的手腕。
  “元科長這是在跟我保持距離嗎?”王醫生一改剛剛的溫和,這會兒臉色陰沉的讓元茗伊更加抗拒。
  “我都跟你說了我約了別人!”元茗伊使勁想甩開王醫生誰知道他的手勁很大,像是要把她的骨頭給捏碎一般。
  周博明見情況不對快步走了過來。
  “元科長你就別騙我了,你總是一個月吃飯,今天什么人能讓你約上?怕不是騙我的把戲吧?”王醫生說著往前走了幾步,“我只是想請教你一下問題而已,為什么要拒絕我呢?啊!”
  王醫生一聲慘叫吸引了不少人得視線,他的手突然間被一大股力量給捏的死死地,讓他根本沒有任何離奇去抗衡。
  周博明把元茗伊給拉到身后連身陰沉的看向王醫生,“元科長約的人是我,請問你又是哪位?她明確的拒絕了你那你就老老實實的離開,纏著她是要干什么?!”
  周博明身上強大的壓迫感加上手里不斷的發力,王醫生很快就求饒。
  “周老師你搞錯了我真的只是想請教一下元科長問題,平常看她一個人吃飯也覺得孤獨,所以才會選擇在今天找她,我真的沒有別的想法,你,高抬貴手先松開我好不好?”
  周圍那些人的視線在這幾個人的身上,王醫生無地自容只能也能央求周博明先松開他。
  周博明聞言當做沒聽到一般,手勁還早不斷的加大。
  元茗伊擔心被有的人斷章取義,她拉了拉周博明的衣袖,“要不先算了吧博明。”
  周博明聽著元茗伊的話看向王醫生的眼神更加不屑。
  “眼下這么多人在看著會對你的影響不太好。”元茗伊到底也是擔心周博明被影響名聲。
  周博明聽完這句話臉上的表情才松懈了不少,他把王醫生像丟垃圾一樣丟在地上,“別讓我再看到你騷擾元科長!”
  王醫生摔在地上摔了個狗啃屎,他憤恨的看著兩個離開的背影眼底淬著毒。
  你們兩個狗男女我一定要讓你們付出代價!
  王醫生在心里嘶吼著,不就是一個元科長嗎,到最后也不過是他床上的玩物而已,裝什么清高!
  周博明一直到跟元茗伊走到食堂還是一樣黑著臉,元茗伊把手里的喝的遞給周博明,“還在生氣呢?”
  周博明被她無所謂的態度一下子整的心情更不好了,元茗伊笑著打馬虎眼,“剛剛那不是你在周圍嗎?我知道你看得到,現在人也沒有事情就別想了?”
  “那萬一我今天不在呢?”周博明眼底折射出意味不明的情緒,“我不在你又該怎么做呢?他明顯就是慣犯了,不止一次這樣騷擾你了,你也是科長為什么不去跟院長他們反應一下。”
  “你覺得我不說的話有什么用?”元茗伊嘆了口氣,“他的職位跟我差不多,再加上他沒有得逞過沒有實質性的證據,副院長還是他的親戚。”
  “我來這里只想靠自己,所以并不想把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告訴我爸媽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