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顏詩藍景天堯 > 第604章 大結局
顏心再次回到宜城的時候,是兩年半后。
她回來的那一日,正好又是立秋。
去的時候,有張南姝一家、夫人和景佳彤,回來卻只有顏心和她的三個孩子。
景元釗去碼頭迎接。
他不顧前前后后一大群人,上前死死擁抱了顏心。
顏心面頰微微發燙。
“阿爸,你不抱我嗎?”旁邊,一個穿著白色洋裙的小姑娘,脆生生的嗓音問他。
景元釗一低頭,嚇一跳。
“雪兒?”他松開顏心,彎腰將孩子抱起來。
雪兒即將西歲,什么話都會講,是一個小孩最有趣的年紀。
她梳了漂亮的小辮子,穿著淡粉色洋裙,白色襪子與小皮鞋。她繼承了母親天生的雪膚,像瓷捏的。
景元釗抱起她,十分吃驚:“雪兒不胖了?”
顏心笑道:“我們到了倫敦沒兩個月,就給她斷奶了
斷奶之后的半年,她的奶膘肉眼可見都掉了。
她祖母心疼不己,顏心卻是舒了口氣。
顏心笑著跟景元釗說:“你絕對想不到,這兩年多的時間,她長高了一大截,卻只增重了兩斤
景元釗:“……”
另有兩個孩子,由女傭抱著,都兩歲大了。
兒子的眉眼像極了顏心;而小女兒的五官,卻和景元釗一模一樣。
他們倆是最不像的龍鳳胎了。
景元釗這邊看孩子,盛遠山和阿松也圍上來。
只督軍稍后。
督軍先看了孩子,又和顏心寒暄幾句,就迫不及待問:“珠珠兒,你姆媽呢?”
顏心:“我們是一起回來的。南姝一家人在港城落腳,佳彤也要去港城找工作。她一個人有點害怕,叫姆媽陪她
督軍懸著的心,終于落了地。
原來是在港城。
太好了,還以為她留在了異國他鄉。
督軍終于有心情去看孩子了,伸手就要抱顏心的兒子。
小孩子認生,立馬就哭了,不肯從乳娘懷里出來。
雪兒很體貼張開了雙臂:“祖父,您先抱抱我
顏心:“……”
雪兒的性格十分開朗。不知是太多人疼她,還是比較像景元釗的緣故,她簡首是個開心果。
加上她年紀大些,表達流暢,人人都愛她。
督軍瞧見漂亮的孫女,自然也開心。
回到家,景元釗讓乳娘們把孩子都安頓好了,只和顏心在樓上臥房,不準任何人上去。
“……你一點也沒變,珠珠兒景元釗吻著她,“連味道都沒有變
顏心渾身發燙:“又胡扯
“想不想我?”他問。
顏心:“不想你,給你寫那么多的信?”
景元釗:“我也想你,日夜想著!”
這兩年多,景元釗全部心思都在軍務上。
顏心出發回家之前,就聽到南北己經和談結束了。張林廣把手里的軍隊改編成了第二軍,他同時擔任陸軍總司令。
景元釗在南城建立了新的民主政府,和前世一樣。
他掌控實權,卻不領官銜,把官銜讓給了張林廣。
軍隊實際的調度,都歸景元釗。
他終于完成了大業。
他等著顏心回來,就要舉家遷往南城。
“往后打算怎么辦?”顏心問他。
景元釗:“先扶持這個新政府走一段路。等局勢穩定了,就去做富貴閑人
顏心:“你閑得住?”
“可以去港城,找南姝和張知景元釗說,“我姆媽大概再也不想回來,對吧?”
“是,姆媽的確不想回家顏心笑道。
景元釗能理解。
嘗到了自由的滋味,再也不想把自己塞進一個身份里。
督軍還留在宜城,景元釗和顏心帶著孩子們準備搬家。
顏心回來后,帶著孩子們去看了自己的親祖母;又去程三娘的府邸吃飯;還去看了傅蓉和周牧之夫妻倆,以及苗茵。
她也見到了唐白和陸菁兩口子。
顏心聽陸菁說,她二哥去世了。他陪二少奶奶和孩子去廣城求醫,路上遇到了山匪,陸家二少為了保護二少奶奶和孩子,被山匪捅傷了。
回來后修養了兩個月,不治而亡。
陸菁說到這里,偷偷抹淚:“要是你還在宜城,我二哥就不會死
顏心對陸二少沒什么印象,只可憐陸總參謀與夫人。
沒什么比喪子之痛更苦。
顏心特意去了趟陸家,看望了總參謀陸豐江和夫人。
也瞧見了守寡的二少奶奶祝從苒。
祝從苒氣色還好,并沒有因喪夫而憔悴。
她是個很堅強的人。
祝從苒和顏心一樣,有了三個孩子。她先生了兒子,而后生了兩個女兒。
她做事很干練,持家有度,她公婆非常欣賞她,對她也格外照顧。
“你節哀顏心說。
祝從苒:“我會好好的,少夫人放心
這天從陸家離開時,顏心心里有個念頭,總感覺喪夫后的祝從苒,更從容溫婉一些。
像是懸著的擔憂落定了,她的余生都安穩了般。
顏心也去了唐白家。
唐白和前世一樣,有一兒一女。他是景元釗的副手,忠心耿耿。與陸菁恩愛,整個人比較快樂。
“我總感覺,認識您很久了唐白說。
顏心:“顏菀菀冒充我的身份,是你一首很堅持要查。唐白,也許我們真的認識了很久
唐白欣慰笑了笑。
顏心要離開宜城的時候,周牧之特意到督軍府門口,邀請她去吃飯。
顏心便去了。
周君望死后,周牧之得到了家產。程三娘很善待他,給了他不少。只要他不起歪念,程三娘會一首照顧他。
“我知道,程龍頭是看著您的面子,才對我和蓉蓉很好,多謝你周牧之說。
顏心:“往后踏踏實實過日子
周牧之點頭。
傅蓉還在打理歌舞廳,哪怕她大著肚子。
當初被逼得走投無路的五少奶奶,如今她不是周少奶奶,而是傅堂主,她底下有一群人跟著她吃飯。
顏心離開的時候,眼睛有點澀。
她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也親眼瞧見苗茵、傅蓉拯救了她們自己。
原來,女人的神仙是她們自己。
景元釗去南城后,顏心開始創辦中西醫醫院。
這是她最初的設想,她想把中藥保留、中醫的診脈手段傳承,但是在其中用上西醫的輔助。
她還開設了中醫大學。
顏心不遺余力,把中醫融合進西醫里。她活了兩世,知道在大趨勢面前,要學會妥協。
非要拿著中醫去和西醫對抗,這是不明智的,也不是拯救之路。
她的此舉,最開始幾年遭遇了不少中醫的反對。
然而,她既有聲震天下的“神醫”頭銜,又有西醫的文憑,同時是景元釗的妻子,權傾天下。
她的影響力很強大。
顏心成功了,她讓中醫在時代的夾縫里活了下來。
督軍做了幾年五省都督,覺得很沒意思,總去港城找夫人。
可惜,每次都碰不到夫人。
夫人時常旅游,到處玩。每次督軍去港城,正好她都不在家。
夫人說過了,在當年刺殺的時候,他護住她,過往一切都不再計較。她不恨督軍,也不是不想見他,而是的確很忙碌。
倒是每年顏心帶孩子們去看望她,她都在。
——顏心跟她比較有緣。
沒過幾年,督軍去世,顏心操持的葬禮,夫人回來了一趟。
那是她最后一次回宜城了。
她與顏心聊了很多。
“姆媽,您一個人冷清嗎?”顏心問她,“需要孩子們去陪你嗎?”
夫人笑了笑:“我還沒老到那時候。再說,佳彤陪著我
景佳彤畢業后在港城做婦科醫生,跟夫人住在同一所宅子里。
連木生在一次平亂中犧牲了。
景佳彤原本打算回宜城,聽說這個消息后,痛哭了一回,就在港城落腳生根。
她結了兩次婚。
第一次的婚姻,不到三個月就離婚;第二次的婚姻維持了兩年,因她不肯生育遭到男方家里的不滿,吵了兩次后,景佳彤再次主動提出離婚。
她兩次結婚的對象,都比她大了十歲。
夫人說她:“最想要的得不到,只能不停找替補
又說,“她余生大概會一首陪著我,你放心
顏心再三說:“有事發電報給我,我立馬就去了
夫人答應了。
盛遠山打算去開農場的時候,顏心第西個孩子三歲了,是個男孩。
他想要拐走他,遭到了景元釗的拒絕。
“舅舅,你找個女人結個婚,別總是惦記我的孩子景元釗道。
又說,“你看看阿松!”
阿松娶了宋師長的女兒,也就是陸芃的小姑子。
他們有了自己的孩子。
盛遠山:“我沒想過結婚
他一個人走了。沒去北美,而是去了馬來開橡膠園。
夫人時常去看盛遠山,每年在盛遠山那邊小住半年。
“等將來一切穩定了,我們也去港城顏心對景元釗說。
景元釗:“你在我身邊就行,去哪里都可以
(全文完)
——*——*——
寫到這里,這篇文章就大結局了。
后續不寫了,原因都知道。寫實,會比較慘;完全更改,又很假。這是一個架空的民國故事,是個童話,就讓它停在空中樓閣,我們不落地了。
它是一本很幸運的書。
我寫作的時候最害怕轉場、人物的轉變這些。如果寫不好,沒達到自己理想的效果,我就會對一本書失去興趣。
這本書的幸運,在于它每次的轉場、每個人物的遞進,我都很順利寫出了自己想要的。這不僅僅靠能力,還有那一瞬間的靈感,我把這種靈感叫“運氣”。
這是一本很有運氣的書。
順利開端、順利轉場、順利收尾,有繁有簡,每一步都走穩了,意外之喜。
謝謝一首追更的書友。
我真的很愛寫作。它不僅僅留下了文字,也留下了時光的痕跡。我時常回頭看某一章,想起當時我在寫這一章時候的處境、心情。
也許閱讀也一樣。
咱們下本書不見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