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我!自律食鐵獸,開局越獄被抓 > 第二百零八章:異動!
  聽到男人的話,女人又長嘆看一口氣:“這涼氣復蘇到底是個什么東西,怎么連家里的植物都不對勁了?”

  說著女人看向玄關處櫥柜上的空花盆,眼中閃過一抹回憶。

  就在果果發狂的同一天,那花盆里的綠蘿居然詭異的瘋狂往外冒!

  原本只有一米來長的藤蔓愣是瞬間遍布了整個玄關和飯廳,下班回家的夫妻倆一開門瞬間被變異綠蘿纏上。

  嚇得兩人瘋狂大叫,最終還是男人卯足了勁掙脫了束縛沖勁廚房拿著剪刀亂剪一統才將妻子解救出來。

  不過那瘋狂綠蘿就像是不要錢一樣不停的往外冒,眼看著就要遍布整個客廳,兩人情急之下叫來了消防隊。

  消防隊在房間里整了十來分鐘才將這盆綠蘿殺死并帶走,到現在兩人回想起那一幕都脊背發涼。

  “還好那天佳佳被我媽接出去了,不然萬一把女兒嚇著或者有個三長兩短怎么辦?”

  說著女人在丈夫的懷里哭了起來:“你說這到底是怎么了呀?”

  趁著女兒睡著,女人才能將近日以來的所有委屈和驚嚇傾訴出來:“一覺起來,世界都變天了,動物動物發狂,就連植物也發狂,一根豆芽菜都能咬我一口,真的是!”

  女人一邊在丈夫懷里委屈的哭著,一邊訴著苦水:“現在搞得工作都只能在家辦公,每天每出個門都不敢出,以前蚊子吸血,現在蚊子吃肉,樓下的所有綠化都個拔除了,一眼望去光禿禿的,哪還有以前的景致啊!”

  女人在丈夫懷來說了一大通,男人輕拍著妻子的后背一臉感慨道:“是啊,以前老鼠人人喊打,現在連老鼠都敢在街上橫行,我們卻只能被困在這高高的樓層中。”

  說著男人望向客廳的窗外,以前的紗窗早就換成了鋼網的紗窗,時不時還有幾只拳頭大的蚊子飛來飛去。

  “唉!”

  男人再次感慨:“以前這個世界是屬于人類的,現在這個世界倒成了動物世界。”

  觀景者忽然成了被關的人,上位者忽然淪落成了底層。

  這種翻天覆地的變化實在是來的太過突然,又好像冥冥注定一樣。

  ‘歡迎收看新聞四十分,大家好我是主持人冰冰!’

  ‘據報道,今天下午7時許,我國西北部邊防再次遭遇兇獸入侵,但在我國邊防戰士的勇敢堅守下這些兇獸最終被再次驅逐。’

  正當兩人聊以自.慰時,忽然播著廣告的電視上傳出了一道熟悉嚴謹的聲音和那道眾人熟知的身影。

  “老公,你快看,今天咱們又被襲擊了!”

  女人忽然坐起,一臉擔憂的看著前方電視屏幕上的畫面指著道:“你看那些兇獸多么恐怖狂暴啊!”

  男人順著妻子手指的方向看去,屏幕上冰冰站立的左邊是一副抓拍下的插圖。

  上面是一群身形和老虎一樣的奇異生物,它們頭如黑貂,背生一排鋸齒狀的黑角,雙目猩紅,雙爪鋒利!

  最奇異的是,它們屁股后的尾巴居然是一條蛇!

  “這!”

  光看這兇獸的樣子夫妻倆就渾身一顫,眼中涌動著境驚恐,女人聲音都有些顫抖:“這也太可怕了!”

  聲落電視里,冰冰又開始播報道:

  ‘據統計,截至昨日,境外申請加入我國民眾的人數增加3000萬,目前申請增加趨勢還在上漲。”

  聽到這,夫妻倆眼中多了一抹慶幸,男人安慰妻子道:“你看別的國家,現在都亂成什么樣子了,目前全世界估計只有咱們國家極大的保障了我們這些普通老百姓的安全。”

  “前兩天我刷視頻,小澤國已經開始強制征兵了,我們能有現在這么安全,全是我們背后的國家和戰士們拼出來的,你就知足吧!”

  聞言妻子看著電視屏幕沉默半晌,長嘆一聲:“是啊,哪有什么歲月靜好,都是有人在替我們負重前行。”

  女人身后的丈夫長嘆一聲:“我們龍國真是太偉大了,慶幸我們是龍國人啊!”

  在兩人一聲又一聲的感慨中,電視里的新聞報道接近了尾聲,冰冰看著鏡頭,一臉認真囑咐著大眾:

  “近日請廣大市民非必要不外出,保障好自己的人身安全,今天的新聞40分到這里就結束了,謝謝大家!”

  聲落屏幕悅耳的音樂響起,冰冰低著頭在桌上整理著文件,一行又一行白色文字從顯示屏下方慢慢浮上。

  新聞結束,夫妻兩個腦海中那兇獸入侵殘暴的模樣揮之不去,女人眼中閃過一抹惶恐,臉上浮上一層憂愁:

  “也不知道那些邊防的戰士們現在怎么樣了?”

  ……

  時間已至夜半。

  龍國西北邊防高原上。

  一處平地上,幾個士兵們渾身是血踉踉蹌蹌的站在一片密密麻麻的黑壓壓之中。

  為首的士兵穿著破爛布滿血污的軍裝,嗅著不知是自己身上還是周圍的血腥氣顫顫巍巍走到一旁的士兵面前。

  “怎么樣?”他看著面前的雙目腫脹充血,血跡斑斑耷拉在身體一側的胳膊的士兵低聲問道。

  聞言這名士兵慢慢艱難的抬起頭瞇著眼看著眼前的隊長:“報告隊長,還,活著。”

  聽到士兵的回答,趙天剛沉吟半晌一步一瘸的走向另一名半跪在地上的士兵:“你呢?”

  “報,報告隊長,我沒事。”說話的小兵氣若游絲,扶著自己的槍才能支撐著身子。

  然而說完后,同樣渾身是血的他‘嗵’的一聲載在看了地上,不省人事。

  看著面前的士兵一下倒在地上,趙天剛雙目失神慢慢的癱坐在地上,一只手輕扶著旁邊剛才倒下的士兵。

  “好好休息吧……”說著趙天剛看著四周滿地的尸體和黏膩的血污漬望著前方被摧毀的營地。

  散落的石塊磚瓦,滿目瘡痍,趙天剛眼眶泛紅,一滴淚水順著滿是血漬的臉頰淌了下來,化成一滴血淚。

  ‘嗒——’

  滴在趙天剛皸裂腫脹的手上,也滴進了趙天剛的悲痛破碎的心底。

  然而,下一秒,趙天剛耳邊又響起一道急促的吶喊;

  “隊長!前方又有異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