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我有一劍 > 第一千七百章:大結局《下》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雖然有葉觀與桑眉的聯手鎮壓,但是,那條真實天路上面彌漫的‘真實大道"之力依舊恐怖,所有人沖上去后,他們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種種的‘真實大道"之力,這是一種他們曾經從未遇到過的力量,一些實力較弱的人已經開始被一點一點抹除.

    如果不是葉觀與桑眉聯手鎮壓,他們連踏上這條‘真實天路"的資格都沒有。

    無數強者朝著天路盡頭沖去,想要沖到那真實天路的盡頭,進入全新的真實世界。

    在最前面的是葉觀與桑眉,他們聯手鎮壓所有的‘真實大道",他們承受了這條天路之上幾乎九成的‘真實大道"之力。

    在之后,是屠與二丫等人,她們就跟在葉觀身旁。

    再之后,是那百族共主,他帶著身后一眾百族強者緊緊跟隨著葉觀與桑眉。

    百族共主肉身力量極其恐怖,竟然硬生生扛住了一些彌漫的‘真實大道"之力,但是,他身后的那些百族強者卻沒有他那恐怖的實力,許多百族強者身體已經變得虛幻起來

    在之后,是亂古紀元與始宇宙一眾強者,他們也緊緊跟在葉觀與桑眉身后。

    他們期待著,興奮著,也忐忑著。

    真實世界。

    全新的世界。

    真令人期待啊。

    下方,秦觀看著天路盡頭,她雙手緩緩緊握了起來,似是做了某種決定。

    但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自她一旁傳來,「讓他自己走完這段路吧。」

    秦觀轉頭看去,說話之人,正是青丘。

    青丘看著天路今天的葉觀,「雛鷹終究要離開父母的懷抱展翅翱翔的。」

    秦觀看著那天路盡頭的葉觀,許久后,她緊握的雙手緩緩松了開來

    終有一天,父母都是要松手的。

    

    越往上,越靠近那真實世界,那些‘真實大道"之力就越恐怖,有許多人已經被那真實大道之力徹底抹去

    就在這時,葉觀身后不遠處的慕星辰突然氣喘吁吁道:「大哥,我不去了,太累了,我要躺平」

    葉觀轉身看向慕星辰,慕星辰對著他揮了揮手,然后直接爬了下去,順著天路滑了下去.

    幕星河見到她放棄,猶豫了下,然后道:「大哥,我也不去了,我不是怕,我是要照顧妹妹.」

    說著,他也原地爬了下去,然后順著真實大道滑了下去。愛讀免費app更新最快,無廣告,陳年老書蟲客服幫您找想看的書!

    除了他們兄妹,許多人其實也已經開始放棄,包括拓古元等人,因為這真實大道實在是太恐怖,他們已經完全沒有信心能夠走到真實天路的盡頭。

    雖然他們也知道最終畫圈者會重啟宇宙,但沒關系能多活一會就多活一會。

    場中,越來越多人放棄,可以說,破圈九層境以下的,都已經放棄,至于破圈九層境,他們是有實力的,他們還是想拼一把的,不然不甘心。

    葉觀抬頭看向路的盡頭,感受著四周那些越來越恐怖的‘真實大道"之力,他神情逐漸變得凝重起來,因為他發現,他與桑眉的秩序之力已經快要鎮壓不住。

    而就在此時,他們腳下這條‘真實天路"上的那些‘真實大道"突然如活了一般,一道道可怕的真實大道之力自天地間蔓延開來,葉觀與桑眉的秩序之力在這一刻竟然直接開始一點一點消逝。

    天路之上的所有人大駭!

    一旦沒了葉觀與桑眉的信仰之力,他們所有人頃刻間就會化為灰燼。

    就在這時,桑眉突然抬起右手,輕輕一壓,剎那間,葉觀與她體內突然沖天而起一道道神法,那些神法如一道道符文一般覆蓋在這條真實天路上,再次將那些‘真實大道"鎮壓。

    所有強者心中一松,為了盡快達到那‘真實世界",他們開始燃燒肉身與靈魂,然后瘋狂朝著那天路盡頭沖去。

    二丫等人依舊沒有沖,他們就守在葉觀身旁。

    很快,百族共主帶著所有百族頂級強者沖到了最前面,而此刻,他們離那條天路盡頭只有不到百丈的距離。

    近在咫尺!

    越來越近!

    所有人雙眼血紅,激動不已。

    而就在他們離那盡頭的那道光幕還有數十丈時,突然間,異變突起,一道真實大道力量突然間自那道光幕之中席卷而下,以毀天滅地之勢朝著這條真實大道之上的所有人碾壓而來。

    沖在最前面的百族共主感受到那恐怖的真實大道之力時,他眼瞳驟然一縮,他一聲怒吼,朝前一沖,在他身后,一道虛幻的龐大獸影突然凝現,那道獸影如山岳一般,氣息浩蕩,滾滾如江河奔騰,極其恐怖。

    他雙手猛地往前一壓,滔天的獸威如雷霆般席卷而出,抵御著那道從真實天路盡頭涌下來的力量。

    葉觀身旁,桑眉看著那道涌下來的力量,輕聲道:「果然,上面還是不想這個世界的人去見識他們的世界」

    葉觀盯著真實天路盡頭,「那就殺上去。」

    桑眉嫣然一笑,「對,那就殺上去。」

    聲音落下,二人同時朝前踏出一步,這一步踏出,他們直接超過了百族紀元所有強者,直奔那真實天路的盡頭。

    而在葉觀身旁,屠與二丫等人同時齊齊踏出一步,一起直奔那真實天路盡頭。

    四周所有人也在這一刻傾盡全力,瘋了一般朝著那天路盡頭沖去。

    但就在這時,似是感受到了眾人的反抗,整條真實天路突然間燃燒起來,無數的‘真實大道"在燃燒,剎那間,無窮無盡的真實大道之力自四周涌來,直接將葉觀與桑眉的信仰之力震得連連退,即使是他們二人的聯手,此刻也有些難以抵擋。

    而在這條真實天路上的所有人在這一刻都感覺到了絕望,因為有什么力量在硬生生將他們抹除,而面對這股力量,他們不管如何反抗,都只有徒勞,只有絕望。

    葉觀身旁,桑眉看著那些燃燒的真實大道,輕聲道:「這就是‘真實"的力量。」

    說罷,她掌心攤開,輕輕一抬,無數的信仰之力隨著她掌心掀天而起,抵御著那些‘真實"力量。

    而葉觀體內,無窮無盡的秩序劍意與無敵劍意還有兩種血脈之力也在不斷涌出,一起對抗著那些‘真實"力量。

    在二人的聯手下,那些朝著他們涌來的真實大道之力頓時被逼得連連退,但那些‘真實"力量越來越強,并且越來越多,好似無窮無盡一般,因此,沒過多久,葉觀的血脈與兩種劍意包括桑眉的力量都已經無法抵擋,開始被一點一點抹除

    感受著那些‘真實"力量,此刻,葉觀心中竟然也生起了絕望之念,因為那些‘真實大道"之力無窮無盡,根本斬不盡,滅不完。

    轟!

    就在這時,遠處,那亂古紀元主肉身與靈魂突然間燃燒了起來,在他身后,那些還活著的亂古紀元強者也紛紛燃燒起了肉身與靈魂,他們如飛蛾撲火般朝著那天路盡頭沖去。

    拼死

    一搏!

    但是很快,他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逝,最終徹底泯滅

    而在他們旁邊不遠處,那百族共主以一己之力護著他身后的那些百族強者,他們也在往那真實天路盡頭沖去,然而,即使強如他,也抵擋不住那無窮無盡的真實力量,開始一點一點湮滅。

    那種力量,已經超越了他們的認知,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抵抗的。

    最恐怖的是,他們現在都還不知道到底是誰在出手.

    絕望!

    真實天路上,無數強者已經絕望,他們不再抵抗,也無法抵抗,很快,他們如同燃燒的紙一般,就在那真實天路上熊熊燃燒起來,然后化為灰燼,最終徹底被抹除

    很快,那百族共主停在了那里,他看著那天路盡頭的光幕,目光茫然,那種力量,已經完全超越了他的認知很快,他徹底消逝。

    而沒了他的抵擋,他身后那些百族強者也在瞬息間化為灰燼

    看著四周一個又一個人死去,又看著自己與桑眉的信仰之力都已經開始如煙般消散,葉觀也變得有些茫然起來,因為那種真實力量實在是讓人絕望的很,而且,那真實力量無窮無盡涌下來,不僅是要毀滅他們這條真實天路,更是要直接毀滅整個宇宙!

    重啟宇宙!

    抹除一切生靈!

    絕望的不僅僅是他們,還有這片宇宙無盡的蕓蕓眾生。

    整條真實天路熊熊燃燒,無數種‘真實大道"在天地間浮現,演化,每一種真實‘大道"之力都是遠超破圈九層境強者的.

    場中還能抵御的,除了葉觀與桑眉還有二丫等人外,就是大道筆主人與那萬劫之主等人。

    但即使是他們,此刻在面對那無窮無極的‘真實大道"之力時,也都已經快到自己的極限。

    葉觀突然停下了腳步,屠等人看向他,葉觀轉身看去,他目光透過無數星河,看到了那蕓蕓眾生,也看到了他們那絕望的雙眼,漸漸地,他收回目光,然后看向面前的屠等人,看著眼前這些至親,他輕聲道:「桑眉姑娘,以前你說你的路到頭了,現在,我的路也到頭了。而在這最后一刻,就讓我為這蕓蕓眾生,還有我這些至親的人做最后一件事吧!」

    轟!

    剎那間,他整個人之間燃燒了起來。

    兩種血脈燃燒!

    兩種劍意燃燒!

    肉身燃燒!

    靈魂燃燒!

    秩序法燃燒!

    這一刻,他燃燒了自己的所有,他所有的力量最終匯聚在一起,然后鋪在了二丫等人的面前,硬生生在那前方無數的‘真實大道"之中撕出了一條大道來..

    葉觀看著近在咫尺的二丫與桑眉等人,輕聲道:「快去.」

    他最多只能支撐半刻鐘。

    「去個毛!」

    二丫突然一巴掌拍在葉觀肩膀上,怒道:「小孫子,我們可不需要你為我們犧牲。」

    說著,她突然背起葉觀,然后道:「我們是一家人,要上去就一起上去,要死就一起死。」

    說完,她突然一聲怒吼,背著葉觀猛地就往上沖了過去。

    而在她身旁,是屠,葉青青,伏武,靖初,白裙天命

    所有楊家人與葉家人在這一刻齊齊沖天而起,直奔那真實天路盡頭。

    桑眉看著那被二丫背著沖上去的葉觀,片刻后,她笑了起來,然后轉頭看向大道筆主人等人,「去吧。」

    大道筆主人看著桑眉,

    沒有說話。

    而那萬劫之主等人則對著桑眉深深一禮,然后他們齊齊沖了上去。

    當楊家與葉家眾人聯手之后,加上葉觀先前的燃燒自己而鋪出來的大道,他們眨眼間便是沖到了那道光幕前,屠一馬當先,她猛地一劍斬向了那道光幕

    轟!

    劍光剛一出現便是直接消逝。

    屠眉頭皺起,又是一劍,然而這一次,她手中的天誅劍剛接觸到那道光幕,便是直接開始消逝

    「我來吧!」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自她身旁響起。

    屠轉身,先前一直未出現的安南靖不知何時已經來到她身旁,她猛地一槍刺出——

    轟隆!

    長槍直接將那道光幕震裂

    但就在這時,在所有人頭頂,突然出現無數的暗紅色的血云,那些血云內,無數赤紅色的雷電迅速凝聚,很快,一道道可怕的劫雷自那些血云之下傾瀉而下,朝著眾人轟來!

    真實劫雷!

    毀滅眾生!

    葉青青等人就要出手,而就在這時,又一道聲音響起,「我來。」

    話音落,一道可怕的邪惡氣息突然間自天地間匯聚而來。

    眾人轉頭看去,只見那天地間,一名身著紅裙的女子緩緩走來。

    一念!

    只見她周身,散發著無窮無盡的惡念。

    一念看著二丫身旁的葉觀,此刻葉觀的肉身與神魂以及劍意還在燃燒,也正是因為他的力量,才抵御住了四周大部份的真實大道力量。

    看著那張熟悉的容顏,葉觀顫聲道:「一念果子」

    看著葉觀,一念突然笑了起來,「相公,我想你」

    話音落,她猛地抬頭,整個人之間化作萬道惡念沖天而起,直奔那些真實劫雷

    轟隆隆

    天地間,無數惡念與真實劫雷瘋狂對撞,一道道可怕的震耳欲聾聲不斷自宇宙星河之中響徹。

    她竟然以一己之力抵抗住了那無數的真實劫雷,但在那片劫雷深處,一念被無數真實大道侵蝕,身上散發的惡念與肉身以及神魂開始一點一點消逝

    天路盡頭,安南靖突然舍棄長槍,她雙手緊握,猛地往前就是一轟,一道可怕的武神意志瞬間涌出。

    轟隆!

    剎那間,那道光幕直接炸裂開來,一片虛無的時空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但就在這時,異變突起,四周的世界突然間開始變得虛幻起來。

    他們雖然能夠勉強抵擋那些真實力量,但是,這片宇宙世界已經承受不住,整個宇宙馬上就要被重啟,這片宇宙之上的所有生靈即將徹底被抹除。

    葉觀瘋狂釋放著自己的所有力量,想要攔住那些‘真實"力量,想保住這片宇宙,然而此時此刻,他已經無力阻止,因為現在這片宇宙已經千瘡百孔,無數的‘真實"力量從四面八方涌進來,瘋狂毀滅著這片宇宙的一切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自葉觀身旁傳來,「我來吧!」

    葉觀轉頭看去,桑眉已經來到他面前。

    桑眉看著他,微笑道:「這一次,我的路是真的到盡頭了。」

    說著,她抬頭看向那片光幕之后的虛無世界,輕聲道:「我其實是想把他們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拉下來,讓他們體驗體驗一下這世間的苦與難,讓他們體驗體驗被奴役的滋味,讓他們知道這眾生的不易小劍修,這一次,我的路真的到盡頭了,我希望你到那盡頭去..

    ..即使最終失敗,也沒有關系,總之,你要去,去到他們的世界,帶著我們這個世界的態度去,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是螻蟻,我們也會反抗.」

    轟!

    她身體突然間燃燒起來,剎那間,億萬道神明觀玄法自她體內涌出,那些神明觀玄法化作一道道光幕朝著四周宇宙鋪去,硬生生將那些來自真實世界的真實力量全部抵擋住

    葉觀看著燃燒的桑眉,想說什么,但此刻卻什么也說不出來。

    桑眉看著他,嫣然一笑,「有些事情,不是你做就是我做,誰叫我們是秩序主呢?既然獲得了蕓蕓眾生信仰,那我們自該為蕓蕓眾生爭一爭我為我的信仰而死,死得其所,這里我會守到生命最后那一刻,你去吧!」

    葉觀抹了抹眼中的淚水,然后轉身怒吼,「二丫,小白,助我!」

    聲音落下,他與身旁的眾人朝著那片虛無的世界沖了過去。

    而二丫則是直接化作一道光沒入葉觀體內。

    轟!

    合體!

    葉觀氣息剎那間呈數十倍暴漲。

    小白也化作一道白光沒入了葉觀眉間,在他周身,無數的靈氣似潮水般噴涌開來.

    安南靖與大道筆主人等人也跟著沖了進去。

    看著葉觀等人沖了進去,燃燒的桑眉臉上笑容依舊在,但她已經開始一點一點消失

    當葉觀等人沖入那片虛無的時空之中后,突然間,無數道可怕的赤紅色劫雷伴隨著真實之力自四周涌來.

    葉觀怒吼,他猛地一劍斬出,劍光所過,直接粉碎了無數的赤紅色劫雷,但下一刻,又有無數道赤紅色劫雷不斷涌來。

    不僅如此,他們所在的這片虛無時空突然出現無數漆黑色的意志力量它們密密麻麻朝著四周涌來,不僅要粉碎他們,更是要進入下面的宇宙世界,毀滅所有一切。

    葉觀不得不停了下來,他必須要阻止這些神秘的意志力量進入下面,因為下面的宇宙世界根本抵擋不住,他正要出手,就在這時,安南靖突然道:「你們繼續前進。」

    說著,她朝前踏出一步,剎那間,一股領域直接籠罩住了這片虛無時空。

    武神領域!

    一道可怕的武神意志突然間席卷四周,場中所有漆黑色的意志力量在這一刻直接被強行鎮壓

    葉觀轉頭看向安南靖,眼眶通紅,安南靖看著他,「去。」

    葉觀收回目光,帶著身旁的眾人朝著遠處沖去,不知過了多久,他們依舊沒有沖出這片虛無時空,就在這時,一旁的大道筆主人突然停了下來。

    葉觀轉頭看向大道筆主人,大道筆主人看著他,「得破開這里的時空。」

    破開!

    葉觀猛地一劍斬下。

    劍光筆直斬下,而眼前這片虛無時空,卻完好無損。

    葉觀怔住。

    在獲得了桑眉那邊的信仰之力后,他自己的實力就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程度,現在又加上二丫與小白的融合,他現在其實已經遠遠超越了破圈九層境,然而,卻依舊沒有能夠撼動這片虛無時空。

    葉觀轉頭看向大道筆主人,大道筆主人卻是沉默。

    葉觀眼中閃過一抹猙獰,他再次猛地一劍斬下,這一刻,他動用了自己所有的力量,這一劍斬下來,他面前的時空直接被撕裂出一道口子,但轉瞬間,那道口子便又自動愈合

    葉觀正要再次出劍,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突然自一旁傳來,「我來。」

    葉觀轉頭看去,不遠

    處,一名女子踏空而來。

    靖宗主。

    靖宗主看著葉觀,她并沒有說話,她緩緩看向葉觀面前,突然,她整個肉身與靈魂之間燃燒起來,接著,她雙手緊握,「開。」

    咔嚓!

    葉觀面前,那片虛無的時空直接裂開一角,接著,那道縫隙裂的越來越大

    但就在這時,一股可怕的力量突然間自那道裂縫之中席卷而出,直奔靖宗主而去。

    葉觀臉色瞬間大變,他身形一顫,直接擋在靖宗主面前,雙手持劍猛地往前就是一斬。

    轟隆!

    剎那間,滔天的劍光瞬間破碎。

    葉觀連帶著靖宗主連連暴退了近數十萬丈!

    眾人皆是大驚。

    葉觀停下來后,他嘴角,一抹鮮血緩緩涌了出來。

    眾人看向那道裂縫,透過細小的裂縫,他們隱約見到了一道虛影立在那里。

    這是誰?

    大道筆主人突然道:「是他的化身。」

    化身!

    大道筆主人死死盯著那道裂縫之后的虛影,目光之中有無盡的怨恨,「畫圈者。」

    葉觀抹了抹嘴角的鮮血,他轉頭看向燃燒的靖宗主,靖宗主看了他一眼,然后抬頭看向那道裂縫,目光一凝,「開。」

    轟!

    那道裂縫再次裂開,但靖宗主臉色瞬間就變得蒼白了起來,不僅如此,她身體被無數的真實大道之力侵蝕,開始一點一點消逝.

    而在那道裂縫之外的虛影就站在那里,一種莫名的恐怖頓時籠罩在所有人的心頭。

    此時此刻,場中所有人神情皆是變得凝重起來。

    葉觀手持意劍,朝著那道虛影走去,在他身旁,無邊主突然笑道:「該拼命了。」

    說著,他肉身與神魂直接燃燒了起來,而他又拿出了一根雪茄,他在自己身上點燃了雪茄,然后狠狠抽了一口。

    他就要出手,但卻被大道筆主人攔住。

    無邊主轉頭看向大道筆主人,大道筆主人看著他,「你會死。」

    無邊主哈哈大笑起來,「別人死得,我無邊主就死不得?」

    大道筆主人還想說什么,無邊主看了他一眼,笑道:「你之前與我說過,站好隊就不會死,但我后來突然明白,什么站隊不站隊,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著,天天想站隊,天天想抱大腿,那多沒意思啊?」

    說著,他身形一顫,直接朝著那道虛影沖了過去。

    葉觀也是緊隨其后。

    在他們身后,葉青青等人也是齊齊沖了過去。

    而那萬劫之主等人也是身形一顫,朝著那道裂縫沖了過去,到了這種時候,也就只有拼命了。

    大道筆主人并沒有動,他就站在原地,臉色陰沉,不知在想什么。

    當葉觀等人沖過那道裂縫后,那道虛影突然抬起右手,然后輕輕一壓。

    轟隆!

    剎那間,天地間出現億萬真實大道,這些真實大道猶如一道道光幕般懸掛在天地間,緊接著,一道極其可怕的‘領域"出現在場中,將場中所有人籠罩。

    真實領域!

    在這真實領域內,億萬真實大道之力突然凝現。

    而當無邊主等人沖進來后,他們觸碰到那些真實大道光幕時,他們本就燃燒的身體頓時燒得更快了。

    無數道真實大道光幕擋在那道虛影面前

    很快,無邊主等人直接開始一點一點化為灰燼。

    包括屠與葉青青等人!

    他們根本無法沖破那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法沖破那些真實大道光幕,更無法抵御這場中的‘真實領域"。

    只有葉觀能夠抵擋,因為他現在獲得了二丫的肉身防御,但即使如此,他的身體也開始出現了一點一點的裂紋.

    看著四周葉青青等人開始化為灰燼,葉觀突然怒吼,雙眼血紅,他手持長劍猛地往前就是一個橫掃,這一劍斬出去,他面前的一些真實大道光柱直接裂開!

    能破真實!

    不遠處,那道虛影微微一怔,顯然是有些意外。

    雖然葉觀這一劍斬斷了一些真實大道光柱,但依舊沒有能夠阻止無邊主等人迅速消逝.

    葉觀目眥欲裂,就要再次出劍,就在這時,他眉間突然出現一道白光,下一刻,一道可怕的靈祖氣息自場中席卷而過,緊接著,一道道白光將場中所有人全部籠罩,在那些白光的籠罩下,無邊主等人身體與神魂頓時恢復了一些,但很快,那些白光也開始一點一點消逝,即使是小白的力量,也承受不住這些真實大道與真實領域。

    葉觀怒吼,滔天的瘋魔血脈自他體內涌出,他一劍朝著那道虛影殺了過去,劍光所過,那些真實大道光柱直接被粉碎,一道道真實大道之力自天地間炸裂開來,然而當他殺到那道虛影面前時,那道虛影已經出現數萬丈之外,他右手抬起,然后輕輕一壓。

    轟!

    剎那間,整個真實領域直接燃燒起來,不遠處,那無邊主等人直接迅速燃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為灰燼。

    葉觀再次怒吼,體內瘋魔血脈瘋狂涌動,他瘋狂揮動著手中的劍,一道道血紅色劍光不斷自場中爆發開來,他四周的那些真實大道光柱一道接著一道粉碎,然而,不管他如何努力,都無法將場中真實領域徹底破去,因此,只能眼睜睜看著遠處那無邊主等人一點一點化為灰燼.

    無邊主停站在了那里,當進入這片真實領域時,他就意識到,他的生命該終結了。

    他并沒有恐慌。

    也沒有畏懼!

    相反,他內心從未如此寧靜過,他從容地拿出了一根雪茄,想最后抽一根,然而,雪茄剛一出現,就直接化為灰燼,于是,他又拿出了一根,但依舊如此

    無邊主輕聲道:「真是遺憾呢。」

    聲音落下,他直接化為灰燼,被徹底抹除

    而在他身旁,那萬劫之主等人也拼命反抗過,但最終在這真實領域面前,他們還是絕望了。

    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一點一點化為灰燼

    他們眼中有不甘,畢竟,他們都已經到了門口,但卻無法進入.

    祈比天與天秀此刻身體也已經在迅速消逝,她們抬頭看著那盡頭,眼中也有一絲不甘,但更多的卻是釋然

    她們其實有別的選擇的,但她們最終還是選擇來這里,因為她們也想超越自己,達到另一個層次。

    她們并不后悔,因為她們:

    努力過!

    拼命過!

    很快,祈比天與天秀徹底消失.

    與她們一起消逝的,還有幽冥殿眾女,她們也傾盡了全力抵抗,但卻沒有任何用,這畫圈者的實力,不是她們所能抵擋。

    而場中,還有屠與葉青青與白裙天命以及幕念念、伏武、靖初、靖宗主能夠勉強抵抗那真實大道與真實領域。

    但她們身體也在變得越來越虛幻。

    就在這時,伏武突然化作一道火焰劍光殺向了那盡頭的虛影,而在她身旁,靖初也緊緊跟隨。

    兩代首席執行官!

    第一次聯手!

    一路上,她們也粉碎了不少的真實大道光柱,然而,當她們沖到那道虛影面前時,那道虛影突然伸出一根手指輕輕一點。愛讀免費app無廣告、更新最快。為了避免轉馬丟失內容下載:敬請您來體驗無廣告閱讀app愛讀免費app

    轟隆!

    頃刻間,無數真實大道之力直接將二女鎮壓在原地,與此同時,她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逝。

    伏武突然怒吼,一道恐怖的劍光突然自她體內暴涌而出,這道恐怖的劍光竟然硬生生將束縛她的那些真實大道之力斬斷

    在她身旁,靖初體內也是暴涌出一道強大的武道意志,強大的武道意志硬生生沖碎了那些真實大道之力。

    二女同時消失在原地,狠狠撞向了那道虛影。

    轟隆!

    那道虛影直接被撞退數百丈之遠.

    但下一刻,無數真實之力涌來,將她們淹沒。

    在最后被真實大道之力淹沒的那一刻,伏武轉頭看了一眼葉觀,隨即,她與靖初徹底消失

    而不遠處,屠與葉青青還有幕念念此刻也已經有些難以抵擋,幕念念停了下來,她看了一眼遠處,她笑了起來,有些無奈道:「不行了呢。」

    她也已經盡力,但卻無可奈何。

    她轉頭看向遠處的葉觀,看著臉上滿是血淚的葉觀,她輕聲道:「小家伙,不要悲痛,任何一個秩序建立,都一定是建立在無數白骨之上的接下來的路,靠你自己了。」

    聲音落下,她瞬間化為灰燼

    而不遠處,那葉青青也停了下來,她抬頭看向盡頭,「這輩子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打那個女人一頓,現在看來真是一點機會都沒有呢。」

    說著,她轉頭看向不遠處的葉觀,輕聲道:「臭小子,姑姑先走了。」

    語落,她直接化為灰燼,徹底消失。

    而不遠處,屠與白裙天命也停了下來,她們的身體也在迅速消逝,她們最終也無法再抵抗那真實領域與無窮無盡的真實大道之力.

    二女相視了一眼,隨即搖頭一笑。

    沒有后悔。

    也沒有不甘。

    都很坦然!

    盡力就好了。

    很快,二女徹底消失.

    此刻,靖宗主身體也在迅速燃燒,她看了一眼葉觀,腦中浮現出了當年在小鎮上一幕幕

    「這叫「言出法隨」厲害吧?」

    「你現在得好好活著.」

    「活著,好好修煉,以后推翻所有壞的秩序,好不好?」

    「」

    很快,靖宗主徹底消逝。

    當見到眾人徹底消失的那一刻,遠處,葉觀整個人都呆了。

    在這里,除與他融合的二丫以及小白外,就只剩他了。

    「啊!」

    葉觀突然怒吼,體內瘋魔血脈突然沖天而起,席卷一切。

    徹底瘋魔!

    只是一瞬間,整個真實領域直接變成了一片血海,葉觀瘋狂揮舞著手中的劍,不斷朝著那道虛影殺去。

    而這時,那道虛影也緩步朝著葉觀走去,他每落下一步,都會有無窮無盡的真實大道自天地間涌來,那些真實大道瘋狂鎮壓著葉觀身上的血脈之力與兩種劍意

    雙方的大道在此刻瘋狂碰撞

    但漸漸地,葉觀開始處于下風,雖然處于下風,但是,因為進入

    徹底瘋魔后,他的實力卻是變得越來越恐怖,好幾次,他都硬生生撕碎了無數的真實大道之力,殺到了那虛影面前,但那道虛影卻又能每次都將他擊退

    就在這時,遠處葉觀突然將自己所有大道與血脈全部融合,還有他與桑眉的所有信仰之力,他將一切全部融合,無數恐怖的力量匯聚在一起,即使是二丫的肉身防御都有些難以支撐,他肉身開始一點一點裂開

    當然,如果沒有二丫的話,他瞬間就會暴斃而亡,因為他現在那些力量都太過恐怖,不融合還好,要融合那是無比恐怖的。

    葉觀突然怒吼,他猛地一劍揮出。

    觀玄!

    這一劍出,剎那間,整個真實領域直接出現無數裂紋,無數的真實大道之力開始破碎.

    即使是這真實領域,也已經承受不住他這一劍。

    不僅如此,那道虛影也漸漸變得虛幻起來。

    但就在葉觀這一劍要徹底破掉這片真實領域時,遠處那道虛影身后突然出現一道光幕,光幕內,一股可怕的力量席卷而來,瞬間涌入那道虛影體內,與此同時,這天地間原本已經徹底破碎的真實大道之力直接全部重新凝聚,不僅如此,還有無數的真實大道之力自那未知的蒼穹深處席卷而來,然后朝著葉觀鎮壓而去!

    這已經是那畫圈者本體在出手。

    葉觀面目猙獰,眼中一片血紅,他正要出手,就在這時,一道可怕的氣息突然間自他身后席卷而來。

    那道虛影抬頭看向葉觀身后,在葉觀身后,那片時空區域突然崩塌,緊接著,一名女子強行沖了出來。

    來者,一頭白發,容顏絕世。

    辭真!

    雖然葉觀此刻已經徹底陷入瘋魔,但是在見到辭真時,他還是微微一怔,那血海般的眼眸內出現了一絲清明。

    辭真看著葉觀,她微微一笑,柔聲道:「笨蛋,你居然想把我留在銀河系」

    說著,她轉頭看向遠處那道虛影,下一刻,她突然化作一道光柱消失在原地。

    而幾乎是同時,葉觀也化作一道劍光消失在原地,直奔那道虛影。

    這個時候,他們可以沒有時間你儂我儂敘舊。

    此時此刻,葉觀所有的力量全部都燃燒了起來,這是他有史以來最強一劍。

    二人這一沖,整個真實領域直接開始寸寸崩碎。

    而遠處,那道虛影突然伸出右手,然后猛地緊握,剎那間,整個真實領域與此間所有真實大道直接燃燒起來.

    轟隆隆!

    葉觀與辭真的力量一路橫沖直撞,硬生生在那片燃燒的真實大道之中沖出了一條大道來,而就在這時,那道虛影突然裹挾著億萬‘真實力量"朝著他們沖了過去,而在他身后,還有無窮無盡的真實大道涌來

    轟!

    突然間,這片真實領域徹底崩碎,無數的劍光、真實大道在頃刻間同時崩碎,一切的一切開始磨滅

    那道虛影也在一點一點變得虛幻起來,他四周,所有真實大道在此刻都已經磨滅。

    而遠處,辭真于漫天破碎的大道與劍光之中緩緩墜落,并且身體與神魂迅速消逝

    葉觀抱住了她,因為二丫的緣故,他扛住了所有的力量,但他肉身也已經支離破碎,鮮血直流。

    葉觀緊緊抱住辭真,此刻辭真身上與體內,已經被無數真實大道之力侵蝕,開始迅速消逝。

    她與葉觀不同,葉觀有二丫幫助,因此,那些真實大道之力雖然也能侵蝕他,但卻無法迅速毀滅他。

    葉觀如同瘋了一般釋放自己的劍意與秩序之力包裹著辭真,辭真看著面前猶如血人的葉觀,她伸手輕輕撫摸著葉觀的臉頰,有些心疼道:「乖我不能陪你繼續走下了,也不能再給你做面吃了」

    說著,她再也抵擋不住那無盡的真實大道之力侵蝕,雙眼緩緩閉了起來。

    「啊!」

    葉觀突然怒吼,他似瘋了一般瘋狂催動著所有的力量將辭真包裹,但卻依舊難以阻止她身體與神魂開始消逝

    就在葉觀要絕望時,小白突然離開他體內,然后飛到了辭真眉間,隨著小白的進入,辭真身體與神魂頓時得到穩固,雖然還在消逝,但速度卻比之前慢了無數倍。

    葉觀抱著辭真緩緩起身,他朝著遠處走去,可走著走著,卻發現根本沒有路。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自一旁傳來,「二五仔。」

    葉觀緩緩轉頭,大道筆主人正朝著他緩緩走來。

    大道筆主人走到他面前,「幫我一個忙。」

    葉觀看著他,沒有說話。

    大道筆主人笑道:「上去之后,告訴你見到的那個人,我他媽不想再做傀儡了。再也他媽的不想了。二五仔,我們再也不見了,哈哈.」

    說著,他突然轉身,剎那間,他整個身體直接化作億萬大道神光爆發開來。

    轟!

    四周的時空突然間如同鏡子般破碎,而在葉觀面前,那里出現一片虛無的時空。

    他抱著辭真朝著遠處走去,很快,他進入那片虛無時空之中,也不知走了多久,他突然停了下來,他看著四周,原來,這個地方他來過。

    就是當初那個古前時代遺跡,當時的他,還無法進來,而現在,與二丫融合之后,他已經能夠抵御這片虛無時空的神秘力量。

    他抱著辭真繼續往前走,走著走著,他發現兩邊出現了歲月長河光壁,里面閃爍著一些模糊的畫面

    他知道,那就是古前時代。

    看著那些畫面,葉觀此刻才發現,原來古前時代竟然是如此的強,那真是一個璀璨的時代。

    而桑眉就來自古前時代她親自封印了自己的時代,他看到了桑眉的一生,看到了她曾經的苦難,也看到了她曾經的孤獨,更看到了她最后的無奈.

    葉觀收回目光,他繼續朝著遠處走去,很快,他走出了那片虛無的時空,前面是一片更加熟悉的地方,那是一片星空。

    銀河系!

    在他前方,那里有一條大道,直通到一道星門。

    他正要朝著那道星門走去,突然,他似是感受到什么,他轉身看去,透過那片虛無的時空,他見到了一名少年

    那正是他自己。

    看著曾經的自己,他目光突然間就變得模糊了起來,「你終于來了。」愛讀免費app更新最快,無廣告,陳年老書蟲客服幫您找想看的書!

    虛無的時空那一邊,正要離去的少年突然停下腳步,他轉身看向虛無時空,一臉疑惑

    葉觀看著虛無時空那邊的少年,輕聲道:「你有沒有想過,也許,做個靠山皇也挺好的.」

    說完,他又道:「真的.也許做個靠山皇,挺好的.」

    他眼中,血淚不斷溢出。

    虛無時空那邊,那少年道:「那不是我的路,我要走出自己的路.」

    葉觀沉默片刻后,柔聲道:「你很優秀.」

    說完,他轉身離去。

    當一切都無法改變時,如果你回到過去見到你自己,你要對他說什么?

    什么大道理都別說了,夸夸他吧,他已經很不容易了。

    葉觀抱著辭真一直朝前走。

    很快,他穿過了那道星門,星門后,是一處山頂,山頂之上,視野開闊,一望無際,抬頭看,藍天白云,往前看,不遠處,屹立著一顆參天古樹,古樹旁邊不遠處,是一片瀑布,善水傾瀉而下落入水潭之中,濺起一片片水花。

    在他腳下,是一條青石小道,小道的盡頭是那棵古樹前,在古樹的上方,有一間木屋,而在木屋門前,那里有一條小狗,小狗此刻正趴在那里,似是已經睡著。

    他抱著辭真朝著那座木屋走去。

    上山的人。

    他來到木屋前,木屋的門被打開,里面坐著一名男子,男子坐在書桌前,書桌上有幾部古籍。

    男子抬頭看向葉觀,笑道:「很久很久以前,這里還是一座石屋時,有個女人來過這里,她當時對我說了一句特別不禮貌的話當然,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一劍獨尊,2290章。》

    葉觀看著男子,沒有說話。

    男子拿起一本古籍與一支筆起身,然后朝著外面走去,當他走出木屋后,突然又停下腳步,「問吧。」

    葉觀道:「有兩個朋友讓我帶句話給你,其中一個朋友她說,‘我們不是螻蟻,我們也會反抗"。」

    男子沉默。

    葉觀繼續道:「還有個朋友說,‘他再也不想做傀儡了,再也不想了。"并且問候你母親。」

    男子依舊沒有說話,他沉默片刻后,忽然笑道:「你不是想建立秩序嗎?現在恭喜你,你是畫圈者,你可以建立你新的秩序了。不過」

    說著,他轉頭看向葉觀,「那位桑姑娘說,她希望把我們拉下去,讓我們去體驗體驗世間的苦與難,去體驗體驗被奴役的滋味.那么,我倒是要親自去看看你們的秩序有多好」

    說完,他解開那條狗的繩子,然后頭也不回地朝著遠處走了下去。

    下山的神。

    走著走著,不知為何,男子突然加快了速度,本來是走的,現在直接是跑了

    看著男子消失在遠處后,葉觀緩緩轉身,在右邊不遠處,不知何時,一名女子站在了那里。

    女子身著一襲素裙。

    葉觀抱著辭真走到素裙女子面前,他看著面前的素裙女子,不知為何,眼淚突然間就涌了出來,「姑姑。」

    素裙女子只是平靜地看著他。

    葉觀又道:「姑姑.」

    素裙女子還是沒有說話,目光依舊很平靜。

    葉觀看著素裙女子,「姑姑,我要約束我的秩序」

    聽到這里,素裙女子平靜地目光之中第一次有了一絲波動,她伸出手輕輕拍了拍葉觀肩膀,「你能有此想法,你這秩序,姑姑勉強認可了。」

    轟!

    霎時間,葉觀體內的氣息瞬間呈數千萬倍暴漲

    上限無限被拔高!

    僅僅只是勉強認可,并不是信仰.

    素裙女子只是右手輕輕一壓他肩膀,所有暴漲氣息又瞬間平息。

    素裙女子收回手,轉身朝著遠處走去,當她一步落下時,人已經出現在天際盡頭。

    而在那里,還站著一名白衫男子。

    葉玄!

    葉玄對著葉觀豎起大拇指,笑道:「你小子可以,哈哈.」

    素裙女子抬頭看去,在那視線盡頭,她見到了一襲青衫與一襲云白色長袍

    她目光漸漸變得冰冷。

    葉玄臉上笑容瞬間凝固,眼眸之中浮現出了擔憂。

    「姑姑!」

    就在這時,葉觀聲音突然自遠處響起。

    素裙女子回頭看向葉觀。

    葉觀看著素裙女子,「姑姑,我要你幫助我約束秩序」

    素裙女子盯著葉觀,「你確定?」

    葉觀道:「確定。」

    素裙女子看著他,「你應該知道意味著什么。」

    葉觀認真道:「秩序與權力必須得到約束,否則,我葉觀與我楊家就是宇宙最大的惡。」

    在這世間,能夠制約楊家的,只有姑姑!

    這次,他要請姑姑入局。

    素裙女子看著他片刻后,微微點頭,「真的是長大了。」

    說完,她拉著葉玄轉身朝著遠處走去。

    葉玄右手偷偷再次給葉觀豎起了一根大拇指,嘴角翹的能釣魚。

    兒子還是有大格局的,因為一旦他的秩序通過青兒的考驗,那個時候,青兒對他的秩序可就不是勉強認可,甚至是當然,這也是一件無比危險的事情.

    葉玄高興的同時,又有些擔憂。

    就在這時,天地間突然出現了許多未知的恐怖神識,他們不知從何從而來,他們帶著無邊怒火朝著這邊窺探過來

    他們豈容螻蟻翻身做主人?

    素裙女子瞥了一眼天際,「滾。」

    剎那間,暗中那些恐怖神識頓時如潮水般退去,千年都沒敢再踏入這里,并且將這里視為禁地

    素裙女子收回目光,很快,她與葉玄消失在了遠處視線盡頭。

    葉觀收回目光,他抱著辭真朝著下面走去,他還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做,他要逆改所有人的命運,還有小塔內的觀玄宇宙

    好多好多人在等他。

    

    全書完。

    兄弟們,完結了。

    重逢的劇情,不難寫,但就不一一寫在正文了,到時候會以番外形式寫出來,大家可以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青鸞峰上。到時候會弄個投票,大家想看誰的番外,就寫誰的。

    一劍獨尊寫了四年,我有一劍,只寫了不到兩年。兩年550萬字,不算很快,但也不是很慢,在這期間,有許多許多不足的地方,感謝一路來所有支持的朋友以及所有批評的讀者。

    我承認,我水,我套娃,我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夠好我都承認。

    但沒有辦法,我跟大家一樣,都是年輕人,二十多歲不到三十的我,人生閱歷不夠,對社會世界認識的也不夠,看的書也不夠多..不是不想寫的更好,實在是水平有限。就像大家誰不想考清華北大?問題是,實力不允許啊!!

    大家原諒我吧!

    完本后,會好好休養一下,因為久坐,腰間盤突出,頸椎,肩膀,都是問題,長時間久坐的朋友應該能夠體會。

    至于新書,我會休息幾個月,可能晚點發,也可能早點發,反正到時候會在公眾號上通知大家,大家可以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青鸞峰上。也可以在上面給我留言或者建議。

    大家可以在縱橫書評區留言,到時候我會抽取一些留言的讀者,贈送一些實體書,三本的實體書都有,任選。

    最后,兄弟們,我們明天七點.就不再見了。

    ..

    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