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我變成了妖怪 > 第三十三章 姜思瑤
  滕青青的墳墓,只是一座漢白玉堆砌起來的小墳包,并不是很奢華,也符合她一生清貧的形象。

  兩袖清風,恰恰是文人的高貴!

  此時,墓碑之前,有一個仙氣飄飄的白衣女子靜靜的站在那里。

  而白衣女子的身后,有一條青色的蛟龍在無聲無息的盤旋著,它悠長的身軀猶如穿針引線一般在原地來回游動,有種優雅柔美之感,真應了那句“翩若驚鴻,宛若游龍”。

  “青青,我來看你了……”白衣女子輕聲開口,聲音里透著濃濃的哀思。

  她是姜思瑤。

  當年東寶王朝的天下第二才女,與滕青青一見如故,引為知己,后來隨著師父修道去了。

  再后來,滕青青去大夏天朝游學,兩人在大夏天朝相遇,攜手共游百國山河,滕青青更是根據這段旅程寫出了天下聞名的《百國游記》。

  如今,滕青青已經化入黃土中,而她因為修道,依舊是年輕時的模樣。

  此時,站在昔日好友的墓前,想起曾經的種種過往,她那秀麗的眼眸中有淚水緩緩流下。

  “嗤嗤!”

  突然,她身后的青色蛟龍身體猛然緊繃,落在地上發出低聲的嘶吼,如臨大敵。

  “小青,怎么了?!”

  姜思瑤臉色微變,她猛然轉身,就看到前方不遠處,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一個儒雅的白衣男子。

  青色的蛟龍猶如防御的惡狗一般壓低了身子,齜牙咧嘴,眼中有著濃濃的恐懼之色,身體都在顫抖。

  “你……您是道門的哪位前輩?”

  姜思瑤迅速跑上前去,張開雙手將青色蛟龍護在身后,緊張的解釋道:“小青是文圣滕青青親自點化過的,已經不算妖怪了,大夏天朝和道門祖庭白玉京都已經承認了它的存在。”

  她第一反應就是,此人是道門的前輩!

  因為她絲毫感覺不到妖氣和邪祟之氣,而小青又怕成這個樣子,那么眼前之人肯定是道門的高人了。

  “姐姐小心!它不是道門高人,它……它是蓋世巨妖!!”

  那青色蛟龍發出女子的聲音,聲音劇烈的顫抖著,恐懼到了極點。

  “什么?!”

  姜思瑤瞳孔收縮,臉色瞬間煞白。

  她這些年修道,也見過一些大妖何等兇殘,聽到蓋世巨妖四個字,她嚇得幾乎要窒息。

  蓋世巨妖!

  這四個字的分量太重了,她師父在世時曾經說過,至少萬年以上的妖怪才能叫蓋世巨妖,這樣的妖怪神通廣大,法力滔天,是讓人絕望的存在。

  但盡管害怕,她還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顫聲說道:“這、這可是人族圣人的墓前,我勸你不要輕舉妄動,否、否則……就是自取滅亡!”

  白澤看著這如臨大敵的少女,許久,臉上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你是姜思瑤吧?”

  “啊?你認識我?”

  姜思瑤嘴巴張大,呆呆的看著眼前這位蓋世巨妖,向來聰明伶俐的她竟然大腦短路了。

  因為這跟她想象中不一樣。

  反差太大了!

  原本以為是蓋世妖魔降臨,兇神惡煞,下一刻就要將她撕碎,結果對方一開口竟是如此的溫和,讓人如沐春風,更帶著一絲長輩對晚輩的……慈祥?

  白澤笑了笑,然后不知從何處拿出了一串糖葫蘆,自顧自的朝著滕青青的墳墓走去。

  青色蛟龍和姜思瑤都不自覺地朝著兩邊退開,讓開一條路。

  “啪嗒。”

  白澤在墓碑前蹲下身,輕輕的將糖葫蘆放下,然后撫摸著墓碑,輕聲道:“丫頭……白爺爺來看你了。”

  “你、你是?!”

  姜思瑤聞言,腦海中猶如晴空霹靂,徹底愣在了原地,她似乎知道眼前這位是誰了。

  “這丫頭小時候最喜歡吃糖葫蘆,特別是不要錢的糖葫蘆,別人送她一串,能高興一宿。”

  白澤背對著姜思瑤,自顧自的說道。

  他的眼中似乎有追憶之色,隨即臉上不自覺的泛起笑容。

  姜思瑤抿了抿嘴,然后低聲說道:“我和思瑤是閨中好友,我可以叫您……白爺爺嗎?”

  白澤回頭看了她一眼。

  那眼神深邃而平靜,看得對方心中有些發慌,最終,他輕笑著點頭道:“當然。”

  姜思瑤莫名的松了一口氣,似乎隨著對方那一聲回應,周圍那股莫名的壓抑感消失了,好像正片天地都開始包容她,讓她感覺到踏實和安全。就連旁邊那瑟瑟發抖的青色蛟龍,也都平靜了下來。

  姜思瑤眼神真摯的看著白澤,輕聲說道:“白爺爺,青青經常和我說起您。”

  “她說她這一生最快樂的時光,就是您給她的童年。文道之路多坎坷,而她用童年,治愈了一生。”

  白澤聞言沉默了。

  他本該欣慰的,然而此時心中卻只有濃濃的苦澀,揮之不去,畢竟小丫頭已經不在了啊。

  殘垣斷壁,越是草木繁茂嘆衰敗,物是人非,越是美好回憶傷人心!

  許久之后,白澤問道:“你為什么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是碰巧嗎?”

  畢竟,滕青青的葬禮已經結束了一段時間,前來悼唁的人早就散去了,而對方剛好在這里遇到他。

  姜思瑤用力的搖搖頭,臉上突然涌現出一絲莫名的激動,似乎有些驚喜:“其實……其實我是受青青所托,專門在這里等您的!”

  她平復了一下情緒,頓了頓說道:“只是沒想到……您是以這樣的形式出現的,我還以為來的會是一只……白澤呢。”

  白澤神色古怪。

  一只白澤?

  你是想說一只狗吧?

  不過他能理解對方這種“驚喜”來得太突然以至于語無倫次的感覺,所以也沒計較,而是直接問道:“青青有什么事想讓我去做嗎?”

  姜思瑤說道:“青青說,《白澤傳》的原始手稿,她放在大夏天朝的崇禮學宮了,讓您有空去取,她說……里面有驚喜。”

  “驚喜?”

  白澤微微挑眉,然后不自覺的又嘆息了一聲,這丫頭臨死都還在為他考慮啊,什么好東西都留給他。

  他深吸一口氣,鄭重的點點頭:“我會去的。”

  他沒問為什么滕青青不直接讓人將手稿送過來,問了姜思瑤應該也不知道。

  而且他相信,滕青青這樣做肯定是有深意的。

  小丫頭可是文圣,是整個天下最聰明的人!

  “好的,白爺爺,既然話已經傳到了,那我就先告辭了。”姜思瑤對白澤彎腰作揖。

  “等一下。”白澤說道。

  “白爺爺,您還有什么事嗎?”姜思瑤問道。

  白澤對著她的眉心輕輕一點,然后說道:“以后如果遇到什么難事解決不了,就在心中呼喚我,畢竟……我也算你的長輩了。”

  姜思瑤身體一顫,眼中竟然泛起一絲淡淡的水霧,不自覺的抿了抿嘴,然后重重的點頭。

  “嗯。”

  如今她已經一百四十歲了,家中長輩早已作古,師父也在前些年坐化了,早就沒人愛護她了。

  甚至,她自己也已經是一個道觀的觀主,已經是當長輩的人了。

  原本以為,今生再也不會有長輩關愛她了,只有她為別人遮風擋雨的份兒,然而今天,她卻再次感受到了當小女孩的感覺。

  多年之后,她最好的朋友曾經常常跟她提起的那位長輩,也成了她的長輩……

  “青青,這就是你讓我來的原因嗎?”姜思瑤眼中有感動,也有悲傷。

  是啊,一個口信而已,隨便派個人來傳達都一樣,為什么青青唯獨讓她過來呢?

  原來,青青放心不下的人中,也有她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