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我變成了妖怪 > 第三十章 替妖擋天劫
  礦洞之內,石壁是橙紅色的,和鐵血煞氣礦洞的顏色差不多,但是要深一點。

  在礦洞的盡頭,也有一個小小的口子,有頭發絲那么小的一股紅塵之火,流淌而出。

  白澤嘗試吸收。

  果然可以吸收煉化!

  “挖!!”

  他凝聚妖力,再次化作了金剛狼抓,開始挖礦。

  他如今已經一百六十歲了,有著一萬六千年的恐怖道行,再加上多年的礦工經驗,讓他挖起礦來更加的得心應手。

  于是,短短時間內,他就挖了數十米深!

  主要是礦洞外層的石頭更軟,更好挖,再繼續往里面挖的話,就會變得緊湊,難以深入。

  “此事還得從長計議。”

  他也沒有急,退出了礦洞,因為算算時間,鄒巖的第二次千年大劫快要來了。

  礦洞之中無日月,有時候挖到忘我,幾年時間不知不覺就會過去,萬一出去晚了,鄒巖已經被天劫劈死,那他就失信于妖了。

  意識剛退出礦洞,他就嚇了一跳。

  “轟隆隆!”

  此時天已經黑了,宅院上方的天空中已經聚滿了黑云,電閃雷鳴,有一股可怕的壓迫感猶如瀑布傾瀉而下。

  “老爺,您終于醒了啊!要是再不醒,我就要死在您面前了!”鄒巖渾身焦黑,被雷電劈回原形的土黃色臉頰上,流下兩行清淚。

  它是一塊奇石成精。

  “咳咳,我這不是突然有感,醒過來了嗎?”白澤干咳兩聲,看來他現在的預感還是很靈的。

  “轟隆!”

  天空中的黑云醞釀了一陣后,又一道雷霆劈了下來,這道雷光霸道而恢弘,蘊含天威。

  “散!”

  白澤淡淡說道。

  “砰!”

  下一刻,那道可怕的雷霆無聲無息的當空炸開,化作無數細小的電弧,散去了。

  “轟隆?”

  天空中的黑云似乎愣了一下,被震懾住了,然后,它的內部閃爍起黃色的光芒,并且有一道道低沉而雜亂的聲音響起,好像有很多人在云團中議論著什么。

  “不好,它要打小報告了!”

  鄒巖臉色大變,露出擔憂之色。

  一般來說,大妖是不會幫另外的妖怪擋天劫的,因為一旦做了,那么很可能就會提前引來自己的天劫。

  這些天劫之間似乎有聯系,它們好像會根據一種冥冥中的規則,打小報告,搬救兵。

  所謂一物降一物,我降不住你,我就上報,讓你的直屬上司來鎮壓你!

  “呵呵,無妨。”

  白澤淡然一笑,打小報告?讓誰來鎮壓他呀?一朵兩百年道行的小天劫嗎?按摩都不夠力道!

  “轟隆隆!”

  “轟隆隆!”

  似乎是知道點子扎手,天空中的黑云為了走完程序,直接將剩下的雷電全部吐出來了。

  然而,這些雷電剛落下就被白澤擊潰,甚至被一口吞掉了。就像喝了一口酒,稍微有點辛辣。

  “嗚嗚嗚……”

  最終,那黑云放完了雷電之后,發出低沉的聲音,下著小雨飄走了。

  “多謝老爺再造之恩,多謝老爺!”

  確定天劫過去之后,鄒巖激動的跪在地上給白澤磕頭,熱淚盈眶,將地面都磕碎了。

  對于千年大妖來說,每次千年大劫都是一個大關,至于后面的幾個百年小劫,倒問題不大了。

  所以,白澤幫他擋住了千年大劫,他至少可以再多活一千年!

  “轟隆隆……”

  此時,天空再次響起雷聲,然后,一朵小小的黑云,氣勢洶洶的朝著這邊飄來。

  它倒要看看,是誰在撒野,竟敢幫別人擋天劫,根本沒將它放在眼里!

  然而剛到現場,感應到下方的兩只大妖之后,它瑟瑟發抖,意識到自己剛才聲音大了點。

  劫劫我啊,害怕極了。

  于是,它發出低沉的雷鳴聲,猶如吹口哨一般,下著小雨若無其事的飄走了。

  “這……這……”

  鄒巖嘴巴張大了,這朵小天劫是從哪里來的,這么小,難道是老爺的天劫?

  哦,飄走了,看來不是。

  “老爺果然深不可測,幫我擋住了天劫,他自己的天劫竟然沒有出現,看來是以大法力遮掩了天機啊。”

  鄒巖心中感慨著,不斷腦補。

  “砰!”

  而此時,鄒府的大門被撞開了,一個挺拔的青年沖進了院子里。

  “太公,外公,你們沒事吧?”牛市看著白澤和鄒巖,緊張的說道。

  “呵呵,沒事,天劫而已,已經渡過去了。”鄒巖笑了笑,然后將一張巖石臉變回了人形。

  “呼……那就好,那就好。”

  牛市松了一口氣,他之前正在百里之外幫人驅鬼呢,看到鄒府上空有雷電后就立刻趕過來了。

  “小柿子,有心了,留下來吃個宵夜吧。”白澤微笑著說道。

  “好的,太公。不過……”

  牛市爽快的點點頭,但旋即看向廚房的方向,臉上露出一抹怪異之色。

  白澤也看向廚房。

  廚房的大門緊閉著,用透視眼看進去,只見那只兔妖廚娘變回了原型,腦袋埋在柴堆里,只剩下一個短尾巴大屁股露在外面,瑟瑟發抖。

  “咳咳,天劫已經過去了,該出來了。”鄒巖干咳兩聲,威嚴的說道。

  于是,院子里被嚇得變回了原型的兔子、貍貓、傻狍子什么的,都慢慢的從角落里探頭,重新變成人形。

  很快,酒菜備好了,放在大廳的地毯上。

  鄒巖和牛市盤坐在地上,而白澤很自然的趴在地上,三人的身前都放著酒杯,旁邊還有侍女倒酒。

  “小柿子,你現在道行怎么樣了?”白澤隔空吸了一口酒,然后笑著問道。

  “大概有三千年的道行吧。”

  牛市靦腆的說道,他如今已經二十八歲了,但依舊是少年模樣,很清秀。

  “噗!”

  鄒巖一口老酒吐了出來,三千年?

  他剛剛九死一生渡完天劫,也才兩千年的道行,這小子才活多少年啊,就三千年道行了。

  人比人,氣死人!

  “你拜師了嗎?”白澤問道。

  牛市搖搖頭,笑道:“幾年前有個老道士路過,想收我為徒,結果我給他露了一手,那家伙竟然直接跪下來,反而想要拜我為師,趕都趕不走。”

  “那家伙在我家門前跪了兩天,但是我確實不想收徒,最后,那人不甘不愿的離開了。”

  “那你這身神通是怎么來的?”鄒巖好奇的問道,按理說,那葫蘆天書還沒成型呢。

  瓜熟蒂落,天書才算徹底成型。

  “哈哈,葫蘆藤啊。”

  牛市笑著說道:“我從小就知道,這葫蘆藤是與我休戚相關的東西,我只要坐在葫蘆藤下,就能悟出各種神通,修行之事,也就無師自通了。”

  “這些年,我走訪了一些地方,詢問了一些修行之人,也漸漸的也知道了天書之事。”

  “我想,所謂的修成一卷天書就有一萬年的道行,應該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道行其實也是一千年一千年這樣積累起來的。”

  “等我哪天有了九千年的道行,或許就是天書成熟的時候,那時候,我就可以修煉天書了。”

  白澤點點頭,突然問道:“小柿子,你年紀也不小了,有沒有想過娶妻生子?”

  “啊?”

  牛市一愣,然后撓頭說道:“我一心向道,對那方面沒什么興趣,反正暫時沒想法。”

  “沒事,反正你已經踏上修行路,還有幾百年的時間,可以慢慢考慮。”

  白澤笑了笑,也不再說什么。他可不想當一個催婚的嘮叨長輩。

  當年催鄒雨靈成婚,那是看兩個年輕人兩情相悅,又不好意思開口,所以他才主動提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