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我變成了妖怪 > 第六章 災厄之力
  “這位公子,此話當真?!”

  那領頭的乞丐眼前一亮。

  他原本只是隨便說個數字嚇退這位秀才郎,想不到,竟然真有人愿意出錢。

  這可是五兩銀子!

  起碼夠他們這幾人瀟灑一兩個月了。

  “那是自然,多福,拿錢。”

  那公子哥自信的說道。

  “是,公子。”

  那高大書童放下書箱,從里面取出一個鼓囊囊的錢袋子,摸出五兩銀子遞給那乞丐。

  “吸溜……”

  乞丐們盯著那錢袋子,一個個直流口水。

  好家伙,這一袋子少說有上百兩吧。

  “看什么看!我們可是來自長陵蕭氏!”那高大書童瞪了乞丐們一眼,狠狠說道。

  “長陵蕭氏?!”

  幾個乞丐臉色大變。

  長陵蕭氏在整個泰州都聲名赫赫,據說乃是經商起家,但是后輩子弟多習武,出了很多俠客。如今蕭氏有自己的鏢局、漕運碼頭、錢莊,甚至是武館,家族勢力龐大,是長陵郡名副其實的地頭蛇。

  這樣的大家族,在普通人眼中,那就和黑惡勢力沒什么兩樣了,這幾個乞丐哪里敢惹?

  “咳咳,小狗我們放在這里了,幾位,后會有期!”

  領頭的乞丐將黑色小狗放在地上,然后帶著幾個乞丐匆匆離去。

  那高大書童蹲下身,將小狗抱在懷中。

  而那公子哥,卻是自顧自的朝著火堆走來,對著滕子敬拱手道:“在下蕭千玉,請問閣下如何稱呼?”

  滕子敬猶豫了一下,也拱手道:“范進,一個屢試不中的落魄秀才,讓公子見笑了。”

  “范進?”

  蕭千玉楞了一下,他們長陵郡也有一個范進,他見過,讀書幾十年,連個秀才都沒中。

  “公子聽說過我?”

  滕子敬笑著問道。

  “咳咳,同名而已,同名而已。”

  蕭千玉干咳一聲。

  事實上,他作為蕭家子弟,也見過不少達官顯貴,所以一眼就看出,這老者不是普通人。

  至少是個當官兒的。

  但是既然對方不愿透露,他也不會去揭穿,這樣,大家都體面。

  “相遇就是有緣,過來烤火吧。”

  滕子敬笑著說道。

  “恭敬不如從命。”

  蕭千玉笑著說道,然后就圍著火堆坐下了。

  那個高大書童也帶著黑色小狗走了過來,將書香放在地上,然后坐下。

  “汪汪……”

  那黑色小狗掙開高大書童的手,小跑到了白澤的身前,在他腳邊親昵的蹭了蹭。

  “呵呵,倒是個有眼力的小家伙。”

  白澤覺得有趣,于是抬起一只爪子,在小狗的頭頂拍了拍。

  頓時,小狗的額頭上,微不可覺的閃過一絲光亮。

  這是一點靈光。

  所謂仙人撫我頂,結發授長生,這是一種點化,有了這一點靈光,這小狗便會漸漸開啟靈智。

  或許將來,又是一只了不得的犬妖。

  “它們好像很投緣啊。”

  蕭千玉笑著說道。

  滕子敬意味深長道:“你和這小黑狗也很投緣,好好善待它吧,或許,你們會一起走很長的路。”

  “哈哈,是嗎?”

  蕭千玉笑了笑并沒有在意,因為正常來說,一只狗的壽命也就十幾年而已。

  滕子敬也沒有多說。

  很快,天徹底黑了,幾人寒暄了幾句之后,就各自找了一個角落休息了。

  深夜。

  雨停了,月明星稀。

  幾人都睡著了,甚至那只黑色小狗也趴在蕭千玉的旁邊入睡了,還發出細微的呼嚕聲。

  “嗡!”

  就在這時,蕭千玉脖子上的玉佩發出一道幽幽的光芒,一縷白煙飛出,鉆入了蕭千玉的額頭。

  “呵呵,有意思。”

  趴在地上睡覺的白澤,偷偷睜開一只眼睛,玩味兒的看著這一幕。

  他早就發現這個蕭千玉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陰氣。

  “讓我看看,你要做什么。”

  他眼睛眨動了幾下,頓時,眼珠變成了金色,深邃無比,似乎能看穿一切虛妄。

  這是天眼神通,也是無師自通的。

  下一刻,他看到了一個虛幻的世界,那是蕭千玉的夢境世界。

  “月娘,你來了?我等你很久了。”

  “蕭郎,我也想你。”

  幾句情意綿綿的溫聲細語之后,竟然直接出現了少兒不宜的畫面。

  “嘖嘖嘖,年輕人真會玩兒……”

  看著那些熟悉的姿勢,白澤忍不住贊嘆了一聲,這個世界可沒有島國名師教導啊,只能說自學成才。

  白澤眼睛都不眨一下。

  倒不是他喜歡看,而是他必須盯緊一點兒,防止這女鬼傷了蕭千玉的性命。

  于是,他看了一晚上……

  直到第二天清晨,那女鬼才疲憊不堪的離開了蕭千玉的腦海,化作一道輕煙回到了玉佩中。

  “這女鬼沒有殺人,也沒有吸陽氣,甚至還放出一點陰氣滋補情郎的身體,看來是真愛了。”

  “當然,一次說明不了什么,還需要繼續觀察。”

  白澤心中暗暗說道。

  很快,滕子敬醒了過來,那個高大書童也醒了過來,最后,蕭千玉才神清氣爽的睜開了眼。

  “范老哥,我也是進京趕考,又是順路,要不一起走?”

  蕭千玉熱情的說道。

  “不了,你們年輕人走得快,我走得慢,就不拖累你們了。”

  滕子敬笑著婉拒。

  我倆的二人世界,你一個外人湊什么熱鬧!

  “那……好吧,保重!”

  蕭千玉也是知進退之人,寒暄幾句之后就帶著高大書童先走了,那黑色小狗則是自覺的跟在后面。

  白澤看著蕭千玉的背影,心中暗嘆一聲,沒辦法繼續觀察了。

  年輕人,還是自求多福吧。

  “多福?”

  突然,他一愣,那個高大書童不就是叫多福嗎?潘織女和老牛?

  “不能多想,阿彌陀佛。”

  白澤甩甩頭,將這些雜念甩出腦海。

  很快,滕子敬背上書箱繼續上路了,此時東方的天際出現朝霞,看來是個艷陽天。

  一人一狗繼續趕路。

  后面的十幾天里,他們又越過了幾座山,跨過了幾條河,還在幾個村莊和小鎮上借宿了幾晚。

  在這途中。

  他們遇到過山賊攔路搶劫,但是他們發現這是一個沒什么油水的讀書人之后,便放了一馬。

  但人可以走,狗要留下。

  據說狗肉大補!

  可是這些人剛起歹念,就引起了白澤身上的災厄之力反噬,有人當場暴斃,有人瘋掉了。

  災厄之力!

  這是妖怪身上自然形成的神秘力量,只要是開啟了靈智的動物,身上都有災厄之力。

  這是一種自我保護力量,只要妖怪被獵殺,這股災厄之力就會反噬殺妖者。

  民間經常有人說,某某人進山打死了一只動物,回家后就病倒了,甚至后面霉運不斷,鬧得家破人亡,這就是災厄之力導致了。

  災厄之力,會侵蝕人的氣數,氣數弱了,就會多災多難,疾病纏身,氣數盡了……人就死了。

  半個月后。

  兩人(就當白澤是個人吧)在山中遇到迷霧,然后進入了一座奢華的山間古宅。

  那古宅中有個穿著紅衣的美婦人,據說是個寡婦,家中到處都是金銀玉器,奢華無比。

  這紅衣美婦人十分好客,讓下人去山里打了很多野味,熱情的款待了兩人。

  晚上,兩人更是夜宿古宅。

  雖然這古宅年代久遠,有一股子木材腐爛的怪味兒,但床鋪也還算舒適。

  第二天清晨。

  那紅衣美婦人面帶笑容將兩人送走,而且臨走前,還硬是塞了很大一錠銀子給滕子敬。

  對此,滕子敬很感激。

  這是別人的一份善意,沒必要拒絕。

  只是他不知道,那紅衣美婦人目送他們離開后,雙腿打哆嗦,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妖魔鬼怪都要笑臉相迎,甚至誠惶誠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