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我變成了妖怪 > 第五章 重走進京路
  白澤回到郡守府。

  他直接走到了滕子敬的書房中,發現自家的老伙計正在提筆揮毫,奮筆疾書。

  “咚咚咚。”

  白澤用腳敲了幾下地板。

  “呵呵,回來了?”

  滕子敬放下毛筆,微笑著看向白澤,而白澤也看向他,問道:“你在寫什么?”

  “給東陽郡的一個寒門書生寫封信,將我當年的求學經歷告訴他,激勵他一下。”

  滕子敬放下毛筆,笑著說道。

  “那個養馬的?”白澤問道。

  “不不不,他只是姓馬。”滕子敬耐心的說道。

  一人一狗竟然可以無障礙的交流,而且白澤并沒有使用文字,而是用的獸語。

  滕子敬學識淵博。

  年輕時便有浩然正氣加身,而在五十歲知天命之后,更是可以聽懂鳥獸蟲魚的獸語。

  當然。

  也有可能,是他為了能和自己的好兄弟無障礙交流,偷偷去找高人學的獸語。

  “白澤啊……”

  滕子敬緩緩抬起頭,眼神深邃道:“我感覺自己恐怕時日無多了。”

  “我這輩子,都在憂國憂民,最后這點時間,我想去做一點自己想做的事,你陪我去吧。”

  說完,他眼中露出緬懷之色,灑脫的笑道:“縱然如今垂垂老矣,我依舊是曾經那個負笈趕考的讀書郎啊……我們,重走一遍進京趕考的路吧。”

  白澤沉默了一下,不知為何,他心中有點發酸。

  始于這條路,終于這條路嗎?

  最終,他點點頭:“好。”

  于是,第二天天蒙蒙亮,一人一狗就出發了。

  滕子敬在書房里留了一封信,告知了原委,讓家里人都不要擔心。

  ……

  天空下著小雨。

  泥濘的山路上,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背著竹子做成的書箱,杵著一根樹枝,艱難的行走著。

  在他旁邊,有一只雪白的大狗。

  如今,這只大狗也不再纖塵不染,而是四只腳上都沾滿了泥漿,略顯狼狽。

  它本已是無垢之身,卻收斂了所有的不凡,猶如一只普通的狗,陪著老伙計行走在泥濘中。

  他不也是嗎?

  如今貴為郡守,并且年老體衰,卻沒帶任何隨從,自己背著書箱趕路。

  這是在祭奠他們年輕時的夢。

  也是在致敬他們這一生的友誼!

  “汪汪!”

  白澤叫了兩聲,意思是,書箱讓我背吧。

  “不用了,我還背得動。”

  滕子敬氣喘吁吁,卻笑著說道:“一個書生,如果連書箱都背不動,又如何進京趕考?”

  白澤見狀,也不再說什么,只是放慢了腳步。

  一人一狗,行走在蒙蒙細雨中。

  后面幾天。

  他們又翻過了幾座山,坐著渡船過了幾條河,甚至穿過一個關口的時候,還老老實實交了過路費。

  如今的他們,不是郡守,也不是大妖。

  終于,這天傍晚,他們來到了一個雜草叢生的破廟。

  “又回到這里了……”

  滕子敬打量著破敗掉漆的朱紅色圍墻,布滿皺紋的臉上露出緬懷之色。

  白澤也眼神復雜。

  六十八年前,就是在這里,他差點被一群乞丐烤了吃了,是身邊這個人救了他。

  只是,那時候的年輕書生,如今已經垂垂老矣,時日不多了……

  最悲涼,不過物是人非!

  “我們去佛堂躲雨,烘烤一下衣物吧,你身上也淋濕了。”

  滕子敬微笑著說道。

  于是,一人一狗進入了佛堂。

  佛堂的門早在多年前就沒了,或許是被路過的人當柴火燒了吧。

  就連窗戶也都消失了,冷風從外面灌進來,發出“嗚嗚”的聲音。

  佛堂中央的佛像,早已蓋上了一層蜘蛛網,掉漆嚴重,顯得顏色斑駁。

  “叮叮叮!”

  滕子敬掏出打火石,又從角落里撿來幾根枯樹枝,生起了火堆。

  這些干柴或許是狐貍豺狼之類的東西叼來的,這些野物喜歡尋找樹枝做窩,但不會在一個地方久留。

  “劈里啪啦……”

  火堆燃燒著,里面的干柴爆裂,發出尖銳的聲響,不時有幾粒火星從火焰中升起。

  滕子敬將破舊的秀才長衫脫下來烘烤,隨著水蒸氣蒸騰,他臉上也露出一抹疲憊之色。

  畢竟八十八歲的高齡了,這樣沒日沒夜的趕路,還是有些吃不消的。

  “我出去找點吃的。”

  白澤低聲說道。

  “不用了,包袱里還有兩個冷饅頭呢,烤一下就能吃了。”

  滕子敬笑著說道。

  白澤猶豫了一下,最終點點頭。

  凡人有凡人的生活方式,清貧的生活中,未嘗就沒有心靈的慰藉。

  這次京城之行,如果沒有必要,他不會動用妖力。

  就好像老伙計不會動用自己的官宦身份,也不會使用過多的銀錢。

  他們在重走曾經的路。

  是在尋找曾經的自己,也是在向彼此告別,畢竟,這是此生最后一次同行了……

  從今以后,我長存世間,看遍人間滄海桑田,悲歡離合,只是……再也見不到你了。

  就在這時,有幾道聲音傳來。

  “哈哈哈,這次運氣真好!”

  “是啊,真是想睡覺就撿到了枕頭,這小東西,恐怕得有三四斤吧,夠我們打牙祭了。”

  “快,那邊有火,我們過去!”

  只見四五個乞丐勾肩搭背的走了進來,領頭之人手里拎著一只滿身泥濘的小黑狗。

  “汪汪汪……”

  小黑狗劇烈的掙扎著,可是被拎著了脖子后面那層皮,難以掙脫。

  “這位秀才老爺,借個火如何?”

  一個乞丐客氣的說道。

  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凡人世界,讀書人的地位是很高的。

  至少,社會地位比較高。

  就算攔路搶劫的山賊,通常也不敢搶進京趕考的書生,更別說這些乞丐了。

  “你們要烤了這小狗?”

  滕子敬問道。

  “是啊……”

  一個乞丐理所當然的說道,但下一刻,當看到白澤之后,頓時知道遇到愛狗人士了,干咳道:“咳咳……我們也是沒辦法,好幾天沒吃東西了。”

  滕子敬猶豫了一下,說道:“這只小狗多少錢,賣給我吧。”

  “您要買的話,五兩銀子吧。”

  領頭的乞丐笑著說道。

  滕子敬眉頭一皺,這些人竟敢獅子大開口?他全身上下,也就三兩銀子左右。

  就算是三兩銀子,對普通人家來說也不是小數目了,恐怕得攢兩三年。

  “秀才老爺別生氣,我們也沒有要強買強賣的意思,您不買就不買,我們借個火兒,等下烤熟了,可以分您一塊肉。”

  領頭的乞丐賠笑道。

  “五兩就五兩,我買了!”

  就在這時,一道年輕的聲音響起。

  眾人朝著大門口看去,只見一個衣著華麗的公子哥,帶著一個身材高大、長得有些潦草的書童,走進了佛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