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我變成了妖怪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世事要變了
  漆黑的山路上,沈楠清正在狂奔,她臉色蒼白,氣喘吁吁,并且不時的回頭看一眼。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跑。

  她似乎在躲避著什么,但具體是什么,她卻想不起來了。

  人在夢境中,腦子里總是昏昏沉沉的,往往沒有什么邏輯可言。

  但是那股驚慌的情緒,卻無比真實!

  “這是哪里,這到底是哪里?”

  她心中在呼喊著,卻不敢發出聲音,踩著地上的蒿草,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嘻嘻嘻嘻……”

  就在這時,一陣尖銳的笑聲響起,讓人毛骨悚然,似乎是個小女孩的聲音。

  那種聲音,凄厲而陰森,仿佛深夜發情的貓叫。

  “我想起來了!”

  突然,她的腦子里涌出一股記憶,有一個紅衣小女孩在追她。

  那是一只鬼!

  她不知道這個鬼是從哪里冒出來的,為什么要追她,總之,對方就是在追她。

  此時,她循著聲音看去,只見一個臉上泛著青光,牙齒漆黑尖銳的小女孩,正在對著她陰惻惻的笑。

  “啊!!”

  她尖叫一聲,轉身就跑,她沖進了一大片蓬蒿之中,隱約之間,似乎蓬蒿的深處有一道光源。

  那是淡淡的白色霧氣,甚至泛著一絲青灰色,這是在很多電影夢境里都有的場景。

  “嘻嘻,姐姐,你要去哪里啊?既然來了,就留下來陪我吧,我一個人好孤單啊……”

  那小女孩發出瘆人的笑聲,雙腳離地兩寸懸浮著,朝著沈楠清追去。

  “快呀,快呀!為什么跑不快!”

  沈楠清此時陷入了一種奇怪的狀態中,不管她怎么跑似乎都跑不快,甚至還在原地踏步。

  就好像,她的身體突然沒有了重量,又一陣風在把她往后面吹。

  “留下來吧,留下來陪我吧……”

  那小女孩的聲音漸漸變得蒼老起來,就像一個即將咽氣的老婆婆。

  沈楠清回頭看去,只見那小女孩的身體在扭曲,緩緩變成了一個渾身漆黑的老太婆,身穿黑色的壽衣,對著她伸出了一只布滿皺紋的干枯手掌。

  “啊——”

  下一刻,她猛然睜開眼,發出一聲驚恐的大叫,身體本能反應的從床上坐起來。

  垂死夢中驚坐起。

  “呼呼……原來只是夢……”

  她大口的喘息著,但緊接著,她感覺到不對勁,似乎有一股刺骨的寒意襲來。

  她扭頭看去!

  只見那個壽衣老太太,不知何時已經站在她的床頭,面容猙獰,對她舉起了那雙猙獰的爪子。

  這老太太沒有說話,只是帶著瘆人的笑容,端著一對枯瘦的爪子,一步一步的朝著她靠近。

  這老太太就好像是一具尸體,根本就不會說話,只是不斷靠近,靠近,靠近……

  “來人吶,救救我……”

  沈楠清拼命大叫,卻感覺聲音好像嘶啞了一般,根本發不出聲音。

  她想要跑,可是狹窄的房間無路可逃,門口已經被老太太堵住,并且對方還在不斷靠近。

  “嗚嗚嗚……”

  她只覺得頭皮發麻,絕望的蹲在床尾靠著墻,抱著腦袋大哭起來——依舊發不出聲音。

  恐懼,恐懼,恐懼!

  絕對,絕望,絕望!!

  她從來沒有這么恐懼過,甚至只想快點死掉,死了就解脫了,死了就沒事了。

  “啪!”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一聲輕響,在這死寂的黑夜里顯得格外突兀。

  好像是有人用打火機,點了一根煙。

  “嘩——”

  她抬起頭來,卻發現那站在床頭、眼看就要抓到她的老太太,渾身燃燒起幽藍色的火焰,甚至來不及掙扎,瞬間就化作了飛灰。

  “這!!”

  沈楠清大驚失色,她下意識的翻身下床,光著腳朝著門外跑去。

  她站在門口往外看去,只見一個男人背對著她站在不遠處,緩緩的吐出一個煙圈兒。

  那人似乎面對著一道未知的光源,所以背影顯得很漆黑,而背影輪廓卻越發清晰了。

  這個背影……似曾相識。

  “你是誰?”她大聲問道。

  然而那人沒有回答,自顧自的朝著遠方走去。

  “請等一下!”

  她想要追上去,卻發現那人看似走得很慢,卻離她越來越遠,很快就消失了。

  “你到底是誰!”

  她還想要追,可是跑著跑著,發現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然后……她醒了。

  “楠清,伱終于醒了!”

  她睜開眼,發現自己的男朋友周璇坐在床頭,緊張的看著她。

  還有周璇的父母和妹妹也在旁邊,三人都露出關切之色。

  “楠清,你是不是夢到了什么可怕的東西?”周璇的父親皺眉問道。

  “我……我夢見……有個鬼要抓我,開始是個小女孩的樣子,然后又變了老婆婆……”

  沈楠清聲音顫抖,現在回憶起來依舊頭皮發麻,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肯定又是那個二丫頭!”

  周母憤怒的說道:“這二丫頭,當年是被賣到山里來的,死后一直心懷怨氣,想要報復這里的活人,可惜她不是本地人,強龍壓不過地頭蛇,山里人被大山庇護,她靠近不了,所以喜歡對路過的外鄉人下手!”

  她們這個地方本來就窮,而且交通不便,外面的姑娘都不愿意嫁過來。

  再加上二丫頭這一鬧,本地的年輕人娶媳婦就更困難了,很多人對此都咬牙切齒。

  “這……這……”

  沈楠清嚇得再次流淚,今天發生的事情,完全顛覆了她的世界觀。

  以前她覺得鄉村鬧鬼什么的,只是因為沒文化鬧出來的誤會,然而今天的經歷,讓她改變了這種想法,似乎,鄉村和城市真的不一樣。

  偏遠落后的地方,更容易滋生邪祟?

  “明天帶楠清去泉水村,找劉瘸子看看吧。”周父沉默了一會兒,沉聲說道。

  “劉瘸子是誰?”沈楠清擦干眼淚問道。

  周璇解釋道:“是我們這山里的能人,附近的幾個村鎮,誰家鬧了邪祟,都會去找他幫忙。”

  “他很厲害嗎?”沈楠清問道。

  “當然。”

  “那為什么不直接請他來村子里做法,把那個二丫頭的鬼魂超度了?聽你們的說法,這二丫頭已經在這里肆虐很多年了。”沈楠清皺眉說道。

  周璇苦笑著搖搖頭:“這二丫頭的兒子,孫子,都是村里當官兒的,誰要是敢請人來做法,他們就會說你搞迷信,這個帽子扣下來,可就是上綱上線了。那劉瘸子年輕時就被教育過,現在更不敢隨便出手了。”

  沈楠清沉默了。

  她終于明白什么叫天高皇帝遠了,在這偏遠的山村里,村官兒就是名副其實的地頭蛇。

  “或許我可以寫一本書,揭露一下這些情況。”她心中默默的說道。

  一些潰爛的傷疤必須得揭開,揭開了或許會流膿流血,但不揭開就會繼續潰爛。

  ……

  第二天,周父帶著周璇和沈楠清走了十幾里的山路,來到了泉水村。

  周家和劉家多少沾親帶故,有些婚嫁來往,所以倒也輕車熟路,很快就來到了劉瘸子家。

  “汪汪汪!”

  簡陋的木屋前,拴著一只雜毛土狗,看到陌生人,立刻犬吠起來。

  “大黃,有人來了嗎?”

  屋內走出一個瘸腿的老人,正是劉瘸子,此人頭發斑白,六十歲左右的樣子。

  “劉姐夫,是我啊!”周父熱情的笑道,并且晃了晃手中提著的禮物。

  “你是……”

  “鐵木村,周老六!”

  “哦哦哦,原來是你啊……呵呵,進屋坐吧。”

  劉瘸子很顯然并沒有想起眼前之人是誰,但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人家還帶著禮物呢。

  他也大概知道對方來找他做什么,畢竟,他也就會那一手絕活兒。

  山野之地,容易滋生邪祟,所以他的生意還算不錯,幾乎每個月都有人來找他。

  三人一起進入了劉瘸子的屋內,里面很雜亂,各種東西亂七八糟的,很多臟衣服也堆在一起,發出一股餿味兒——這就是農村老光棍兒的現狀。

  劉瘸子以前結過婚,娶的是周老六的一個堂姐,后來山里發生洪水,他老婆死了,他的腿也瘸了。

  “呵呵,世事要變了,世事要變了……”

  旁邊的屋內,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似乎在哭,又似乎在笑,盡顯瘋癲本色。

  “這是?”

  沈楠清露出詫異之色。

  “這是我父親,當年也是做這一行的,但是二十多年前那次洪水之后,他就瘋掉了。”

  劉瘸子苦笑一聲,自嘲道:“我自己都是個老光棍兒,還要照顧一個更老的光棍兒,真是造孽啊。”

  三人都沒有接話。

  這話不好接。

  劉瘸子也沒有多說,他看向三人問道:“是誰需要看病,跟我來吧。”

  “去吧。”

  周父和周璇看向沈楠清。

  沈楠清猶豫了一下,最終鼓起勇氣,跟在劉瘸子身后,走進了內堂的一個隔間。

  “嘩——”

  剛進去,一股熏香的味道撲鼻而來,和外面的餿味兒完全不同。

  她向前看去,發現前方供奉著一道神龕,神龕前有燭臺、香爐、桃木劍。

  香爐上插著三柱香,淡青色的煙霧緩緩的擴散開來,猶如青色的顏料,在空氣中暈染開來。

  而那神龕之中,供奉著一張古樸的畫像,畫中之人白衣白發,儒雅俊朗,卻透著一股神圣之感。

  “這!!”

  在看到這張畫像的瞬間,沈楠清身體狠狠一顫。

  她見過這個人!

  雖然頭發和衣著不一樣,但是那張臉,以及那股超凡脫俗的氣質,她是不會認錯的。

  因為那個人的氣質太過與眾不同,是她平生僅見,所以她記憶很深刻。

  “就是他!昨晚我夢中的那道背影,也是這個人!他是……子衿的先生!”

  沈楠清呼吸急促起來,只覺得世界突然變得很荒謬,讓她宛如在夢中一般。

  她深吸一口氣,對著劉瘸子問道:“請問,神龕中的畫像,畫的是誰?”

  劉瘸子神秘一笑,自豪道:“自然是我們的祖師爺,白帝天尊。”

  “白帝天尊是誰?”

  沈楠清皺眉,因為她在現有的神話故事中,并沒有聽過這個稱號。

  “呵呵,白帝天尊,是我們這一脈對祖師爺的尊稱,最開始是叫白帝,而白帝這個稱呼,出自四千多年前的一本古書——《白帝傳》,當然了,這本書流傳并不廣,已經接近失傳了,只是偶爾有孤本流傳。”

  劉瘸子笑了笑,挑眉道:“我說白帝,你可能不了解,但我說另一個名字,你應該就知道了。”

  “什么?”

  “靈獸白澤。”

  “嘶——”

  沈楠清倒吸一口涼氣,不可置信的叫道:“靈獸白澤?你是說《白澤傳》里的那位靈獸白澤?!”

  如果說白帝是屬于比較偏門的神話,那么靈獸白澤就是很正統的神話了,傳播范圍很廣,舉世皆知。

  “白澤!白澤!他的確說過他叫白澤!我原本以為只是同名,想不到竟然是這樣,竟然是這樣!”

  沈楠清眼神恍惚,呼吸急促,幾乎陷入瘋狂之中,畢竟,這個消息太震撼了。

  神話中的人物,神龕中的神靈,竟然出現在她身邊,還和她說過話!

  這對她的沖擊,不啻于山洪海嘯。

  “難怪子衿說,他們兩人沒有可能……原來是這樣啊,哎……”

  她心中嘆息,也知道自己的閨蜜真的只能單相思了,畢竟仙凡殊途,不可能有結果。

  “丫頭,你怎么了?”

  劉瘸子疑惑的看著她——我們的祖師爺是靈獸白澤,有這么震撼嗎?崇拜靈獸白澤的人多了去了。

  “哦哦,沒事,沒事。”

  沈楠清回過神來,她干笑兩聲敷衍了一下,心中依舊難以平靜。

  劉瘸子也懶得管她在想什么,自顧自的拿起神龕前的桃木劍,說道:“站著不要動,我要做法了。”

  沈楠清自然不知道她昨晚夢見的鬼怪已經徹底灰飛煙滅了,劉瘸子此時裝模作樣的做法,不過是想多撈一筆錢而已,畢竟送上門的錢,不要白不要。

  而此時,旁邊那個昏暗的房間內,一個頭發亂糟糟的白發老頭兒,坐在床上傻笑。

  “世事要變了,世事要變了……呵呵,他們都不懂,你懂的,對不對?”

  在老頭兒的身前,有一條巨大的蟒蛇倒掛在房梁上,身子垂下來,蛇瞳與老頭兒對視著。

  聽到老頭兒的話,那巨大的蟒蛇竟然點點頭。

  這蟒蛇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它的鱗片之上,竟然泛著淡淡的熒光。

  哎,經驗不足啊,設定和劇情上踩了很多雷。

  路走窄了。我已有取死之道。

  當然,太監是不可能太監的,我會把故事寫完。哈姆雷特在上!

  但是節奏會加快,一些過渡和支線劇情會砍掉,直接走主線。我已經不指望撈錢了,只想正常完結,給哈姆雷特們一個交代。

  (本章完)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東土大茄的我變成了妖怪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