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城中心大廈,全市最高大樓,此時,卻有越來越多白領聚在落地窗前,望著蘇城上空的異象,所有人都呆住了。

  高架橋上,汽車鳴笛聲響個不停,司機都被前方異象嚇到。、

  只見蘇城上空方向,云霧形如潮水,勢如燎原,滾滾奔來,即使相隔甚遠,大家還是有一種要被淹沒的窒息感。

  幾乎一瞬間,整個海城就拉響了防空警報,官方再次發出通知。

  “緊急通告!不明氣象‘大邪’即將襲擊海城,全場避難場所現已全面開放,請所有居民立即趕往就近場所避難!本地戶口可通過街道辦優先安排……”

  早在半小時前,海城官方就發過停工停學的通知,但那些專注搞錢的商務人士,都把大邪當成是臺風,沒當回事,依舊奔波在cbd街道。

  此刻看到氣勢滔天的異象,全都嚇傻了,這才意識到那不是臺風。

  身處高樓大廈的人群,瘋了一般跑下樓,連電梯都不敢坐。

  被堵在高架上的人,望著奔涌而來的云霧,一個個嚇得腿軟,紛紛下車奔向最近的避難所。

  距離蘇城最近的幾個區域,更是一片混亂。空曠地方停了一架又一架的軍用直升機,下來一群身穿防化服的人,看不清模樣。

  除了直升機以外,外面還有正在布陣的海城道數協會。

  附近住戶先是被這陣仗嚇到,隨后又忙活起來;屯糧的、不顧勸阻要出國的、拿手機錄拍短視頻的,各式各樣的人都有。

  一小時不到,各大平臺都被關于大邪的信息霸榜。

  抖音短視頻平臺,隨著越來越多異象視頻流出,原本還不當回事的偏遠地區,突然也驚慌起來。

  但凡是關于蘇城異象的短視頻,評論區就無比熱鬧:

  “在蘇城的兄弟吱個聲啊,視頻是真的嗎??”

  “本人就在海城,視頻里的異象是半小時的東西,現在更嚴重,不信看我新發的作品!”

  “蘇城已經失聯了,據內部人士透露,蘇城現在是全城都斷了信號,連衛星都拍不到城里情況。”

  “是真的,我妹就在蘇城打工,現在已經聯系不上了。”

  “我家門口那條路,停了十幾架直升機,都是趕去蘇城支援的,下了飛機還要換成卡車,看樣子是飛機開不進去。”

  “特么的,大邪的云霧已經進來海城了,我們是不是也會失聯啊?”

  “失聯倒沒什么,關鍵是那些白霧不是尋常東西,我懷疑它對人體有害,跟毒氣差不多。”

  “……”

  以上是不了解大邪的網友討論,除了這些人,還有不少知道大邪的網友,他們對大邪的了解,是通過古緣鏡的李尚夏。

  此時看到大邪白霧,大家下意識就想到封印大邪之人。

  一時間,各種呼吁聲音爆發出來:

  “天吶!這些大邪白霧,跟古緣鏡的一毛一樣,甚至更濃厚,這會不會讓我們都變老啊,就像李尚夏那樣……”

  “你想得美哦,一小時前我就看過蘇城本地人發的視頻,但凡是被白霧籠罩的地方,地面都在冒泡,跟燒開水似的,花草樹木瞬間就枯萎了,不少人都一秒白頭。”

  “大哥咱能不能別嚇人啊,我還連女人的手都沒摸過,就這樣老了,比殺了我還難受!”

  “搞不懂大邪怎么突然就出來了,它之前不是被封印的嗎?”

  “對呀,就是那個李尚夏,原本是封印在她身上的,能不能讓她繼續封印啊,求求了……”

  “你特么要點臉行嗎?那是人家冒著生命危險封印的,現在大邪出來,說不定她已經犧牲了。”

  “就是,她又不欠你的,就算把大邪放出來也沒什么好說……”

  “她不是剛完婚嗎,如果就這樣被犧牲,我真要哭死。”

  “我記得蘇城不是有好多道士嗎?他們連大雁都能請來,是不是也可以收服大邪?”

  同樣關心這個問題的,還有各部高層。

  此時的蘇城,確實是沒了信號,上面只能通過道數協會的方式聯系蘇城。

  “黃會長,蘇城現在是什么情況?”

  黃會長站在莊園門口干著急,聽到各方領導問話,膽戰心驚回道,“情況有些麻煩,大邪已經和肉身完成合并,進了王氏莊園。按龍虎山張真人的說法,目前只有天師一個人在牽制大邪,但卻逐漸落入下風。”

  “你的人在干什么?給你調了這么多鎮靈師,都派不上用場?”

  黃會長有些汗顏,連忙回道,“大邪在外面布下結界,我們一時半刻進不去啊。道教弟子、鎮靈師、還有大印金殿的大師,都在門口破陣。”

  這話一出,問話的領導沉默了,只有鎮靈會創會人在那頭解釋什么是結界。

  停頓片刻后,創會人干脆自己開口,“黃會長,這個結界有這么難破嗎?據我所知,道教可是有不少老祖在蘇城啊。”

  “是沒錯,但這個結界比我們想象中的更大,它是包圍七百多畝莊園的大結界,這么龐大的范圍,就算是保鮮膜,憑我們這些人,連推都沒法推動。”

  黃會長急得滿頭大汗,既擔心領導怪罪自己放進肉身,又擔心大邪失去控制。

  頓了頓,他又補充道:“還有一個要素,關于大邪肉身的法陣,只有龍虎山學過,其他道派老祖的力氣,打不對地方,只能暴力破除,費時費力。”

  創會人沉吟片刻,卻說,“龍虎山的兩位老祖,不是也在蘇城?”

  “張真人被大邪打傷,現在只能勉強協助。探陽子要守天地道壇的陣心,他也脫不開身,現在是僵住了。”

  另一位領導提議道,“能不能炸開?”

  黃會長驚得眼皮一抖,連忙搖頭說道,“炸不了,結界不屬于物質范疇。”

  雙方都沉默下來,直到一位創會人開口問話,“你現在的處理方案是什么?”

  “我們主要是配合龍虎山,鏟除大邪的主力,只在天師一人,現在只需要破除結界,把天地道壇的力量引過來。”

  這話一出,領導們又沉默了,龍虎山天師的資料,他們剛看完,那不過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他居然是主力?

  要知道現場可是有好幾位老祖啊。

  “不要妄動,我馬上過來。”

  三位創會人異口同聲,立馬就安排直升機趕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