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僧來此,是要將消息告知王施主,阻止真正的大邪肉身靠近這里。”

  普慈這話,別說是鎮靈會,就連法陀會佛陀,都不相信。

  他現在是寸步難行,要不是鎮靈會領導在這里,雙方早就開打了。

  昨天夜里,他就與這些護法大師打過一架,直到釋來大佛出現,他才奮力跑向王氏莊園。

  這一刻他終于體會到當初王嘉怡被所有人質疑的感受,可惜,王嘉怡有人支持,而他,一人而已。

  鎮靈會的肖常務打量著普慈,越看越覺得奇怪。只覺得這人,模樣雖然沒變,但神態卻煥然一新,尤其是眼神,變得清澈通透。

  打量一番過后,他又看向旁邊的釋來大佛。

  只見他二十多的年歲,卻神態老成,心平氣和,至始至終都沒有與普慈爭辯,這心性,更像靈山大佛!

  別看此人年紀小,但身份卻能嚇死人;光是一重大印本宗尊者身份,就能與龍虎山天師齊平,可以調動大印佛教。

  除此之外,他還是靈山大幅轉世,這兩重身份加一起,就更不得了了。

  只是。

  眼前的釋來大佛,讓他覺得有些別扭。這是一種直覺,他也說不上為什么。

  正好瞧見對方額頭冒著豆大汗珠,他便出聲問道,“釋來大佛,您這是……受傷了?”

  黃會長聞言,視線也從普慈身上挪了過去。剛才見他滿頭大汗,還以為是追趕普慈所致,這都過去十幾分鐘了,汗滴半點沒少,讓他也覺得奇怪。

  釋來大佛雙手合十,平和解釋道,“這是當年,我與大邪一戰留下的因果,大佛之力,只要靠近大邪之力,就會產生對抗。”

  現場鎮靈師、護法大師聽到這話,瞬間肅然起敬。

  黃會長與肖常務對視一眼,也暗暗點頭。

  原本還百口莫辯的普慈,此時卻好像找到漏洞,堅定說道,“靈山大佛,從未與大邪開戰!”

  “當大邪來到靈山之時,靈山大佛算準此劫,已經涅槃重生了。”

  法陀會的幾位護法當然不認可,紛紛說道:“既然你說大邪去了靈山,大佛看到這樣的邪物,怎能不收它?”

  肖常務卻找到一個共同點,不確定道,“也就是說,很久以前,大邪就已經具備通天本領?”

  “那為什么在王姑娘的前世記憶中,大邪是那般弱小?只一個呼吸法就將它困死?”

  法陀會護法搶先回道,“定是大邪去到靈山,被大佛散去修為,打回人間了。”

  釋來大佛輕輕搖頭,糾正道,“那時,大邪已經具備毀天滅地之能。”

  “二十八星宿、十二元辰、十都、九耀、八極、七元、六司、五老、四御,以及各方尊者,都被大邪控制。”

  “僅憑我一人之力,自然無法與他抗衡,幸虧有老君相助。”

  “只可惜,大邪不死不滅,定數未到,只能暫時將他打回人間,下方自有困它之人。”

  咕嚕!

  法陀會護法、鎮靈會一行人,全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光是聽釋來大佛這般描述,就能想象到老君與大佛聯手對抗大邪的場面。

  普慈非常堅定地說道,“大邪確實上天討要公道,但卻并未與靈山大佛交手。”

  “眾仙家與大邪的對戰,你能知道得如此詳細,貧僧更確信你才是大邪肉身!”

  釋來大佛擦去額頭汗水,沒有與他爭辯。

  肖常務與黃會長對視一眼,都覺得普慈說得有幾分道理。

  “可有什么檢驗大邪的法器?”

  聽到肖常務詢問,法陀會的護法紛紛遞來了一串佛珠,“此乃金砭佛珠,取自大印六佛,是為覺察大邪而生,王女施主身上的大邪之力,就是此物驗查出來的。”

  “不管是大邪,還是邪祟,只要戴上它,就會有反應,邪氣力量越大,反應就越大。”

  肖常務特意拿來兩串佛珠,站在原地卻不好開口,他當然想讓兩人都驗一下,只是,這樣可能會冒犯釋來大佛。

  釋來大佛看透他的心思,笑了笑,主動接過一串佛珠戴上。

  足足等待三分鐘,他身上一點反應都沒有。

  看到這,所有人都警惕地看向了普慈。

  普慈沒有猶豫,也接過金砭佛珠戴上。

  還是一樣,沒有任何反應。

  怎么會這樣?

  法陀會的護法全都懵了。

  當初哪怕是封印的大邪之力,它都能查驗出來啊。

  今天只是查一個肉身而已,怎么就不靈了?

  鎮靈會的兩位領導相視一眼,大印佛教的事情,不知道該不該向道教求援。

  釋來大佛開口道:“我此行與惠玄禪師趕來蘇城,原本是想與龍虎山天師商討對抗大邪之法,畢竟他是老君轉世,怎料出現大邪肉身這段插曲,這才有所耽擱。”

  法陀會的人都知道龍虎山天師是老君轉世,但鎮靈會不知道,此時聽到釋來大佛透露,一行人全都愣住了。

  黃會長瞪大眼睛,“天師是老君轉世?誰說的?我怎么從未聽人講過?”

  肖常務又驚又喜,剛才還擔心天師被大佛壓一頭,突然就揚眉吐氣了。

  “是惠玄禪師說的,前段時間與天師對峙,他說是覺察到了老君氣息。”

  釋來大佛說完,又看向了普慈,話入正題,“勞煩諸位弟子將人帶回大印金殿,我與天師除去大邪之后,便即刻返回。”

  普慈神色大驚,立即動法,頓時周身金光縈繞。

  釋來大佛波瀾不驚,并沒有馬上出手。

  法陀會護法、大印金殿金剛弟子、幾十位鎮靈師可不敢耽擱,紛紛催動法器要將人治服。

  普慈被人里三層外三層圍住,占據了大半邊公路,幸好這條路還處于封停狀態,要不然車流都要堵到市區。

  普慈邊打邊退,嘴上喊道,“你們不信,就把龍虎山天師叫來,他是老君轉世,自然能分辨誰是大邪肉身。”

  肖常務這才回過神來,剛才不好向龍虎山求援,現在得知天師是老君轉世,那就可以求援了。

  嗖~

  剛轉過身,突然感覺旁邊一道身影閃過。

  緊接著,只聽得‘砰’的一聲,普慈周身金光瞬間破碎,人也跟著倒飛出去,后腦勺還流著血呢,卻被三方人馬齊齊摁住,不知是死是活。

  這動手之人,當然是釋來大佛,現場也只有他,才有如此修為。

  釋來大佛迅速收了法相,將地上那些個被普慈打傷的弟子一一扶起,同時還催動法力為其療傷。

  肖常務看到這,暗暗點頭,無話可守。

  黃會長差人拿出繩索,看到五花大綁的普慈,提議道,“要是將人送回大印金殿,路程太遠,不妨交給鎮靈會,或者暫存龍虎山這邊?”

  “昨日天師大婚,道教弟子基本上都來了,天地法壇也布置妥當,不會有問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