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賀婚隊伍的熱點,很快就霸屏全網,讓大家對這場婚禮更加期待起來。

  畢竟,能引來這么多的道士,屬于是道教盛況了。

  一些剛趕來蘇城的網絡主播,由于沒有訂到酒店,干脆在王園路邊搭起帳篷,提前開啟了直播預熱,提前進場,也不怕大婚那天搶不到位置。

  雖然婚禮還未開始,但直播間觀眾卻多達二十萬。

  “好黑啊今晚,啥也看不到。”

  “這天象,明天怕不是要下雨哦。”

  “我這邊的本地天氣已經預警,說明天有大暴雨……”

  “我切換到蘇城天氣看了下,那邊也是暴雨誒??”

  “臥槽啥情況,不是說四月二十七結婚嗎,這要是下雨,那還咋弄?”

  “天氣預報也未必就準,龍虎山那么多道士,怎么可能連個天氣都算不準?”

  “就是就是,普通人都不會把大婚日子定在下雨天,何況人家還是道士……”

  主播舉著手機躺在帳篷里,看到網友都說下雨,也有些擔心。

  他還打算搭帳篷在這里住兩天,這要是突然下暴雨,跑都來不及啊。

  當即拿出另一臺手機看起了天氣預報,只見上面顯示,未來五天都有暴雨。

  不禁搖頭失笑,“扯犢子吧,肯定不會下雨的!”

  網友們也都在附和,整個道教門派都來了,怎么可能算不到要下雨。

  然而。

  次日一早。

  果然被天氣預報說準了。

  傾盆大雨如約而至。

  一些上班族,鬧鐘還沒響,就被屋外的下雨聲吵醒。

  豆大的雨滴‘乒鈴乓啷’落在陽臺擋板,光是聽聲就知道雨有多大。

  公路上,暴雨激起一層霧氣,十米之外皆是煙雨朦朧。

  王園路外面那條公路的欄桿上,原本是被萬千民眾貼滿了帶著祝福的紅紙,現在全都被暴雨沖刷干凈,混在路邊的泥濘中。

  昨晚還在王園路搭帳篷的幾位主播,全都淋了個落湯雞,帳篷都被掀翻了。

  一行人站在樹下,手機屏幕全是水,一時半會又打不到車,站在樹下完全沒了辦法。

  王嘉豪開車去公司辦事,看到路邊站著一群人,特意安排巴士將他們送去酒店。

  十幾位主播異口同聲,“我們昨天剛來蘇城,已經訂不到酒店了,特意買的帳篷。”

  王嘉豪猶豫片刻,只好讓巴士司機把人送去王氏預定的酒店。

  主播們感動的熱淚盈眶,回到酒店,立馬就打開直播,唾沫橫飛夸贊一通。

  直播間觀眾越來越多,聽了主播的夸贊,彈幕也沸騰起來:

  “確實可以啊,能安排車送你們出去就很不錯了,還給你們安排酒店,那可是人家預留給賓客的房間。”

  “人家女兒那可是封印大邪的英雄,她所在的家庭,格局肯定不會低。”

  “主播,你是說蘇城也在下暴雨?”

  “不會吧,特么的粵城也在下暴雨,路上全是水,排水系統一言難盡。”

  主播拿出換下來的衣服,“你們自己看吧,衣服都能擰出一桶水。”

  說著話,他又把鏡頭轉到窗外,對焦了外面的煙雨朦朧,介紹道,“今天早上七點開始下的暴雨,我們還來不及收拾,帳篷都掀翻了。”

  親眼看見蘇城的暴雨,直播間網友瞬間不淡定了:

  “我嘞個去,還真被天氣預報說準了……”

  “如果按天氣預報的說法,未來五天都是暴雨啊。”

  “完犢子了,今天是四月二十五,后天就是婚期,按這種下法,那他婚禮的室外項目,全廢了。”

  “結婚本來就在室內,下雨也不影響吧?”

  “肯定影響啊,就算你的車能開到門口,那也有幾步路要走,這么大雨,半步路都能淋成落湯雞。”

  “關鍵是還有那么多賓客,你讓人家怎么過來……”

  “這兩人結婚,怎么說也算得上是前緣再續了,老天怎么會下雨搞事情。”

  “要我說就是婚期算錯了,這種日子,一般都是提前很久算好的,天氣變幻莫測,沒算到位就會趕上不好的天氣。”

  “服了,我還想嗑他倆的婚禮來著……”

  這場大雨,全網都在議論紛紛。

  昨天還浩浩蕩蕩的賀婚隊伍,眼看婚期就要到了,結果來個大暴雨。

  這該不會是要延期吧?

  同一時間。

  法陀會總部。

  不少佛陀的臉上,都藏著一抹幸災樂禍的笑意。

  更有一名佛陀忍不住開口說道,“出家人婚娶,本就不妥,還搞這么大陣仗,連上天都看不過去了。”

  “沒錯,龍虎山太高調。不知道的,還以為出家人都是開豪車、吃葷娶妻之流……”

  自從上次惠玄禪師跟龍虎山天師對峙過后,下面的佛陀就對龍虎山有了很大敵意。

  這些天總是看到道教在外面出風頭,可把大家憋壞了。

  如今看到龍虎山出糗,心里自然很痛快。

  “要我說啊,就是龍虎山水平有限,像這種連續幾天暴雨的天氣,是最容易測算出來的。”

  “沒錯,早在兩周前,大印金殿就測出了今天的暴雨……”

  “龍虎山天師這樣的道行,居然還說惠玄禪師沒資格跟他講禪。”

  “我看他才沒有資格……”

  說起這事,現場的佛陀更加氣憤。

  前不久龍虎山天師以虛影對峙惠玄禪師的場景,再次閃過腦海。

  那句‘惠玄禪師進步空間很大’更是讓眾人面紅耳赤。

  法陀會總會長咳嗽幾聲,收起笑容道,“后面的事情,你們或許不知道,惠玄禪師說過他的猜測,說龍虎山天師,可能是老君轉世。”

  “兩重身份相加,惠玄禪師自然沒有講禪資格了。”

  眾佛陀面面相覷,沉默下來。

  這要是老君轉世,那就說不得了。

  一位身材發福的佛陀梗著脖子說道,“他要真是老君轉世,怎么連大婚之日的暴雨都算不到?”

  “看大印金殿的預測,四月二十七那天仍是暴雨啊。”

  法陀會總會長自然無法回答他的問題,也沒有心思談論老君轉世的話題。

  因為龍虎山連大婚之日都能算錯,這對大印佛教來說,又是一個不可錯過的宣傳機會。

  當即轉頭吩咐道,“既然大印金殿測準了這場暴雨,那就把前兩周的測算記錄發出來,提醒大家減少外出注意安全……”

  理事會的幾位成員卻覺得此事不妥,出聲提醒道,“會長,天氣變幻莫測,明天的氣象都說不準,更何況是后天。”

  “依我看,我們還是靜觀其變,不出聲,更合適。”

  法陀會總會長扭頭看去,見說話之人是理事會的成員,頓時臉色嚴肅起來。

  “別忘了我們法陀會存在的意義,不止是為了協調各殿人員,還肩負著宣傳渡世的責任。”

  幾位小領導見狀,立馬站在總會長這邊:

  “外面的氣象,大家也看得見,一時半會肯定停不了。”

  “是啊,現在各方面的結果,都顯示未來五天有暴雨,連天氣預報都這么說,至少明后兩天不會有錯。”

  聽到一片倒的聲音,理事會成員也不好再說什么。

  宣傳部接到命令就去辦事了。

  會議室安靜片刻,又有人出聲問道:

  “會長,我們法陀會,要不要去給龍虎山天師賀婚?”

  這個問題,總會長此前一直在糾結,拿不定主意,但現在,他卻有主意了。

  “大印金殿的大佛和惠玄禪師,馬上就要到了,他們會去。我們法陀會代表的是整個大印佛教,還是不去為好。”

  聽到這話,大家都點頭附和起來:

  “沒錯,法陀會要是去了,就代表整個大印佛教給他賀婚,這不合適。”

  “當年我們大印佛教的盛事,也沒見道教派人來賀。”

  “開什么玩笑,他這只是天師大婚,怎么能跟我們大印佛教的盛況相比?”

  “對,當年的盛況日期,那可是左右三佛測算出來的,連續幾天都是晴空萬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