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天師大婚,九重聘禮震驚首富! > 第032章 第三重聘
  門口的記者看到這,也全都傻眼了。

  這一天之內所看到的驚奇,比半輩子看到的都多。

  直播間的彈幕更是熱火朝天。

  “什么情況?發生了什么?”

  “對啊,王霍榮他爹怎么親自出來迎接?這尼瑪是最大長輩了吧?”

  “我看他對那個白發道長很尊敬啊,都要跪下去了。”

  “剛剛還不讓進門,現在又讓最大長輩迎接,世家也喜歡搞反轉?”

  “他這可不是簡單的迎接,用的全是最高待遇!”

  “沒錯沒錯,最大長輩親自開門,三門齊開,還有就是親自掃大門,全是最高禮儀,普通人一輩子都見不到。”

  “別說普通人了,就算是大人物,也見不到。”

  “主播,趕快跟上啊,看一看道長帶了什么聘禮。”

  “后續后續,趕緊跟拍啊,傻站著干啥???”

  記者出示證件后,確實可以進去,但卻不能繼續開直播,拍攝的每一張照片都需要經過檢查才能帶走。

  沒辦法,這總比進不去要好。

  記者猶豫片刻,只好關閉直播,老老實實跟在年輕管家后面。

  與此同時。

  別墅客廳里頭,數十位賓客全都驚訝不已。

  “你說什么?王老爺子出去不是趕人,而是接人?”

  問這話的,是何大友。

  他剛才見王老爺子怒氣沖沖,還以為是要親自把人趕走。

  結果卻聽到兒子何君羨進來匯報,說王老爺子在門口用最高禮儀把人接進門。

  這一消息,把所有人都驚得不輕。

  何君羨很肯定地點頭,“沒錯,就是去接人。”

  他剛才借著上廁所的理由,后腳就跟了出去,本想看個樂子。

  結果卻看到三門齊開,王老爺子親自掃地,屬實驚到了。

  這種待遇,他就算是做夢,都不敢奢望。

  吳北還是不信,因為榮家的大門,跟王家差不多,他很清楚三門齊開意味著什么。

  “你確定大門里的道閘都打開了?”

  “確定,我還看到王老爺子在掃地,霍榮叔叔過去幫忙都不讓。”

  這一消息更加勁爆。

  讓在場的所有賓客,全都倒吸一口涼氣。

  “讓九十多的老爺子掃地相迎,那到底是什么人啊?”

  “未免也太隆重了些,連霍榮兄都接不上手?”

  “難道這回,又是什么保媒人?”

  這話一出,在場的公子哥頓時感到一陣心涼。

  他們都被保媒人整出心理陰影了。

  從首聘開始,張至和的保媒人就一直是罕見的大人物,完全碾壓全場。

  自己的保媒人,只有溜須拍馬的份。

  屋子里頭,眾賓客議論紛紛。

  有的在猜測身份,有的在懷疑,也有幾個上了年紀的保媒人,已經起身走到了門口。

  遠遠的,就看到一行人從這邊走來。

  剛才還非常神氣的王老爺子,此時卻走在最面前,充當起了一個迎賓的角色。

  被他迎來的,是一位白發道長,腳步輕盈,神態飄逸。

  看到他的第一眼,腦海中就會飄出一個‘仙’字。

  門口的幾位保媒人相視一眼,雖然認不出是誰,但還是快步迎了上去。

  “仙長。”

  進了別墅客廳。

  在場賓客紛紛起身打起招呼來,心里也都不知道眼前的仙長是誰。

  但他能讓王老爺子使出最大禮,肯定不是尋常人。

  王老爺子一進門,才發現椅子不夠。

  他也沒猶豫,直接把張天正領到自己的位置上,然后又用錦衣袖口反復擦拭椅子。

  這一番行云流水的動作,把在場賓客全都看愣了。

  何大友忍不住好奇,笑著問道:

  “王老,這位仙長是?”

  “他是創教人張道林的后代,龍虎山舊代天師,張真人。”

  什么!

  在場但凡是上了年紀的賓客,瞬間肅然起敬,立馬站直身子,不敢入座。

  何君羨把他爹拉起來,心不甘情不愿,剛要開口說話,卻被他爹瞪眼嚇回去了。

  保媒人陳老,更是當場熱淚盈眶。

  他沒想到有生之年,不但能見到紫清道人,還能見到龍虎山的張真人。

  這可是真正被所有人公認的大隱啊。

  無論是當年的助戰貢獻,還是道行,那都極其卓越。

  說完話,王老爺子又走過去雙手敬茶。

  這一舉動,讓他兒子王霍榮難以置信。

  因為他從小到大,就沒看見老爺子給什么人敬過茶,更別說是雙手了。

  王老爺子站在張真人旁邊,就像徒弟服侍師父似的,有規有矩,滿是尊敬。

  縱使累得滿頭大汗,卻依舊笑容滿面。

  他看著張真人喝茶,嘴唇微動,有很多話想說,但又不知道該從哪說起。

  張天正的氣態就像水一樣,滋養了萬物而不爭。

  他喝下一杯茶,便話入正題:“王老,我今日前來……”

  “不敢不敢……”王老爺子壓低身子,連忙擺手,“張真人叫我北軍就好。”

  “王先生,我今日前來,是代侄兒保媒,行這送聘、提親一事,不知能否坐下詳談?”

  張天正對世俗之人,終究還是保留了幾分客氣。

  這讓王老爺子很是難受。

  張真人對他來說,那是救世主一樣的存在,是淡泊名利的悟道高人!

  這樣的人,無論是從哪個層面,他王北軍一個俗人,都夠不上。

  王霍榮見道長提起送聘一事,又看見老爺子的態度發生轉變,自然知道事有轉機。

  他張了張口,本想接過話來,但隨后又閉上了嘴巴,因為現在,沒他說話的份。

  別說是他,就算是在場年老的賓客,全都有座不坐,站在一旁緊閉嘴巴,一副受教的姿態。

  王老爺子聽到張真人的話,立馬拉開椅子,但卻只坐三分之一,始終端著身子骨。

  他回道,“張真人保媒,是我孫女的福氣,我王家,自然沒有意見。”

  剛才還義正言辭說不嫁道士,現在卻說是福氣?

  這話直接把在場的世家子弟干懵了,差點氣得跳腳。

  何君羨用皮鞋踢著地板,強忍著說話的沖動。

  他爹今天的眼神,非比尋常,他能看出來,這會兒要是不聽話,回去能被打死。

  其實王老爺子這話,并非完全無腦。

  他很清楚,張真人的侄兒,那也是張道林的后代。

  這身份,就不能單以道士論之了。

  要知道創教人張道林的后代,那是世襲天師尊號。

  將來肯定也會是天師。

  這種身份,再加上張道林的后人,他王家,就未必配得上了。

  “既如此,還請王先生收下這些聘禮。”

  “還有這第三重聘。”

  張天正指向身后幾位道士手上的木盒。

  剛才退還的聘禮,還有第三重聘,都在那。

  王老爺子面色糾結。

  他很想收下這些神物,但張真人的身份擺在這,他不敢收啊。

  王霍榮站在一旁急得臉都紅了,深怕道長反悔。

  現場寂靜一片,頓時陷入尷尬局面。

  一旁的王嘉怡走過來,眼睛彎成了月牙。

  她在眾目睽睽下,把那一個個木盒堆到懷里。

  王老爺子佯裝生氣,“放肆,沒大沒小……”

  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張真人笑道:

  “無妨無妨,這些東西,就是為她而來。”

  王嘉怡笑容更濃,清脆聲音問了句,“張至和什么時候來?”

  “張……呃”張天正差點被她帶偏,他可不能直呼張至和三個字,笑著轉口道,“十天之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