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33章 你有張良計,她有過墻梯

你說啥?老婊砸要作妖?】

【她是如何用我的名義約見公爹的?

我公爹會答應?

就不會懷疑?】

大瓜好想說,你現在在蕭家人眼里可是神,放個屁都是香的。

你說有事找他幫忙,你公爹不跑得屁顛屁顛的,哪還會懷疑?

(哎呀,你忘了,原主之前不是有兩個手機嗎?

有一個落在傅少庭哪里了,你都沒有要回來。

那手機被蔣璇那老婊砸拿走了。

里面都有蕭家人的聯系方式。

更何況那老婊砸年輕時,做過你公爹的秘書幾年。

對你公爹很了解了。)

【哦豁,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

賀夕顏腦子靈光一閃,笑得賊兮兮的。

【她把人約在哪兒?我給她送點禮。】

(清水路咖啡廳。

你公爹在9號包廂,賀紫鳶在8號包廂。

老婊砸提前買通了咖啡師傅。

讓他在咖啡里加猛藥,只要他們先點咖啡,喝了就會中招。

老婊砸人在咖啡廳6號包廂。

8號和9號包廂里,她還安裝了攝像頭。)

【嘖嘖,這老表砸下藥還上癮了,又來這一套。

手段還這么卑劣。

我去會會她。】

……

清水路,咖啡廳9號包廂里。

蕭慶國時不時地抬手看手腕。

這兒媳婦發信息說有事請他幫忙,事關治療墨寒的腿。

他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兒子之前說她會醫術,偷偷給他扎了幾次針,已經讓他的腿有知覺了。

還說給兒子找了個國外的骨科專家,治療的方式有些兇險,怕兒子不同意,要先和他商量商量,讓他幫忙勸兒子。

雖不知道她想讓他幫忙做什么?

但只要能治好兒子的腿,讓他重新站起來。

只要他能做,他絕對會全力以赴。

而蔣璇能把人約出來,也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

用蕭墨寒的腿來做誘餌,蕭慶國愛子心切,肯定會答應的。

哪知道碰巧賀夕顏會醫術,打消了蕭慶國的懷疑。

她還挺謹慎的。

賀紫鳶和蕭慶國各約在一個包廂,這樣倒不會引起懷疑。

她給咖啡師傅的藥,可是最新的助興藥,只要沾上一點……

呵……

是頭牛都分不開。

她打算等那兩人藥效發作,意識不清的時候,再把兩人弄在一起。

到時間再通知兒子與賀夕顏來。

呵,到時候與賀夕顏那瘋子的性格,定會把事情鬧大。

她可是把賀紫鳶這個妹妹當寶一樣。

賀紫鳶要是被她公公碰了,她定會把蕭家鬧得雞犬不寧。

而賀紫鳶!

她不相信賀紫鳶被老男人碰了,她兒子還不嫌棄。

她想進傅家大門,哼……

想象是美好的,但她沒想到會出了賀夕顏這個意外。

賀紫鳶在8號咖啡廳包廂,不耐煩地看了幾次手機。

心里暗罵,賀夕顏這賤人,約了她還遲到。

都已經超過約定時間十分鐘了。

要不是她說今天要去商場掃蕩,讓她陪著一起去,看上什么她買單,她才懶得來呢!

以前陪她去購物,都能在她身上刮一層油,大牌名包買到手軟。

可從她和傅少庭鬧掰后,還沒去瘋狂購物過。

今天,怎么著也得讓她大出血。

這時候,她先點的咖啡端上來了。

服務員小心翼翼地將咖啡放在賀紫鳶面前。

“小姐,您的咖啡。”

“嗯,謝謝。”賀紫鳶敷衍地說了句謝謝。

等服務員走后,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隨后無聊地刷著手機等賀夕顏。

……

賀夕顏武裝打扮一番,戴著墨鏡和口罩,來到咖啡廳,幫老婊砸點了一杯咖啡。

還特意囑咐咖啡師傅,“記得加料,之前那位蔣女士吩咐的。”

咖啡師傅起先是愣了一下,隨后想到蔣璇怕是還有其它計劃,便沒多想。

這位小姐既然說是蔣女士吩咐的,那她們應該是認識的。

就隨便加點料,他就能拿到幾萬的酬勞,頂他一年的工作,何樂而不為。

等賀夕顏朝樓上包廂走,咖啡師傅才搖搖頭。

“有錢人,就是會玩。”

……

6號包廂里,蔣璇見監控里的蕭慶國遲遲不動咖啡,不由得有些著急。

“他怎么還不喝?”

“賀紫鳶都已經喝了,這老家伙怎么就不動呢!

可惡,他不動咖啡,我后面的計劃還怎么進行?”

她不知道蕭慶國已經有多年沒喝咖啡了。

那咖啡是他幫賀夕顏點的。

賀夕顏佯裝打電話,慢吞吞地朝蕭慶國的包廂走。

直到看著服務員端著一杯咖啡,進了蔣璇的包廂,她才勾唇往9號包廂走。

一進包廂,她的目光就不著痕跡的四處尋找。

當看見角落里的盆栽時,她瞬間笑了。

嘖嘖,還真是準備的齊全。

蕭慶國見她來了,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這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二十來分鐘了,他還怕這兒媳婦是耍他呢!

蕭慶國笑得一臉慈愛,就像看親閨女一樣,“顏顏來了,快坐!”

“你還沒來的時候,我幫你點了咖啡。

你嘗嘗這口味合不合口味。

要是不喜歡,我再重新幫你點。”

6號包廂里,蔣璇看著服務員送來的咖啡也沒多想。

她給了那么多酬勞,這咖啡師傅總算是有點眼力見,給她多送一杯。

她端起咖啡喝了兩口,隨后朝9號包廂的監控看去。

當看見突然出現的賀夕顏時,她頓時一愣。

“這瘋子怎么來了?”

“我又沒約她,她怎么來的?”

難不成是蕭慶國不相信她發的信息,特意打電話去證實嗎?

蔣璇頓時有些心慌。

這男人還真是一如既往的謹慎。

這么好的機會要是錯過了,以后想對付他,可就沒那么好運了。

不等她多想,9號包廂突然陷入一片黑暗,啥也看不到。

蔣璇瞬間臉色難看地站起身,“還真被發現了。”

9號包廂里,蕭慶國看著賀夕顏手里的微型攝像頭,震驚地瞪大眼睛。

“不是你約的我,那是誰冒充你的名義給我發的信息?

這號碼是你的,我記得很清楚。”

蕭家誰都知道賀夕顏有兩個手機號。

蕭慶國翻出手機短信遞給賀夕顏。

賀夕顏沒接手機,坐在他對面。

“我那手機早就掉了,可能被用心人撿到,想利用我那手機搞事兒?”

她看了看桌上的咖啡,“我來之前,爸你沒喝咖啡吧?”

蕭慶國搖頭,“沒喝。

因為你媽身體不好,我已經很多年沒喝過咖啡了。”

賀夕顏端起咖啡聞了聞,淡笑道,“還好你沒喝,不然就出大事了。”

蕭慶國一驚,“為何這么說?”

賀夕顏把咖啡放下,“你幫我點這咖啡加了料的。”

蕭慶國氣得臉色一黑,眼里怒火毫不掩飾。

“誰這么齷齪?

竟然用這種下三濫手段害人!”

賀夕顏敲了敲門桌子,沒有明說,“爸想想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若你被爆出在外面亂來,對誰的傷害最大?”

對誰傷害最大?

這還用想嗎?

若他在外亂搞,傷害最大的是他老婆,藍煙!

可誰會這么惡毒,用這種方式害他?

蕭慶國腦子靈光一閃,瞬間想到是誰了。

蕭慶國氣得怒火中燒。

蔣璇,這個毒婦!

她到底想干什么?

媽的,當年偷偷摸摸給他下藥的事他都還沒找她算賬,現在還敢故技重施。

可惡的是這次還把主意打到他兒媳婦身上。

士可忍,孰不可忍。

蕭慶國站起身,“既然不是你約的我,那我就先回去了,免得鬧出笑話。”

蔣璇,這毒婦!

她是嫌在傅家好日子過多是吧!

一把年紀了還想著毀他的家庭。

他若是還坐視不管,任她猖狂,下次還不知她又會使什么齷齪手段?

直接弄不死她,他間接弄不久好了。

傅家一倒臺,那毒婦的好日子就倒頭了。

他是多年不管公司,但不代表他不會那些手段。

他兒子都是他一手調教出來的,他還怕弄不垮一個傅氏!

“那爸你慢走,我還要看會兒戲再回去。”

……

蕭慶國沒喝咖啡,裹著一身寒霜走了。

可賀紫鳶就沒那么好運了。

她喝了咖啡,現在已經有了反應。

蔣璇讓人下的藥太猛了,才發作,她就腦袋開始迷糊,意識不清……

蔣璇的包廂里,她同樣喝了加了料的咖啡。

等她自己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