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32章 嫌臭!我塞你滿嘴臭豆腐

凌晨的機場很安靜。

VIP出口處,除了蕭墨寒,還有其他來接機的人。

只是蕭墨寒坐在輪椅上,身后站著幾個保鏢格外顯眼。

他的眼神仿若燃著火焰的火炬,牢牢地鎖著出口方向,里面滿含著炙熱的期待和如水的溫柔。

只可惜這一面賀夕顏看不見。

……

二十分鐘后。

在蕭墨寒再次抬手看時間時,賀夕顏總算出來了。

她一身黑色運動套裝,長發披肩,戴了個鴨舌帽。

背上背了個雙肩包,手里拿著手機,低著頭準備打車。

蕭墨寒一眼就認出了她。

原本還想等她自己發現他的。

結果見她低著頭,連路都不看,便忍不住開口叫人。

“賀夕顏。”

賀夕顏聽到熟悉的聲音,還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

當她抬起頭,尋聲望去,看見不遠處蕭墨寒坐在輪椅上,頓時驚訝地瞪大眼睛。

她以為看錯了,伸手揉了揉眼睛。

直到發現沒看錯,她才驚訝出聲。

“蛙趣,老公!”

賀夕顏嘴角上揚,勾起明媚的笑容,如同一只快樂的鳥兒朝蕭墨寒飛奔而來……

她毫不顧忌其他旅客,直接坐在蕭墨寒懷里,捧著他的臉就吧唧一下

“啊哈哈……”

老公,你怎么知道我回來了?

你特意來接我的對吧!

快說,是不是幾天沒見我了,想我想得茶不思飯不香,夜里也睡不著覺……?”

她噼里啪啦地說了一堆,完全不給蕭墨寒回答的機會。

蕭墨寒被她暴力的撞擊了一下,胸口悶疼。

但聽到她那清脆悅耳的笑聲,那點疼瞬間被喜悅取代,心里仿若被塞入棉花,軟軟的。

蕭墨寒看著她明媚的笑容,很慶幸來接她。

但他說出的話卻讓賀夕顏有些失望。

“我不是來接你的。

我來接景恒。

你回來都沒有給我打電話。

我怎么知道你回來?

不過你這時間選得倒是好,這么巧碰上了。”

被周圍的人圍觀,蕭墨寒很不自在。

他伸手將賀夕顏提起來。

“站好,注意形象。”

賀夕顏嘟著嘴,有些失落。

“不是來接我的,原來是我自作多情了。”

不過她很快就釋然。

她回來有沒告訴任何人,他肯定不知道她回來。

“那景恒的飛機幾點到?”

二貨兄弟他們乘坐的是軍方的專機,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到?

蕭墨寒裝模裝樣的看了看時間。

“還早。”

隨后他伸手抓起賀夕顏的手,看到上面的結痂已經掉完,露出粉嫩的肌膚。

那粉嫩的肌膚和其它地方潔白的肌膚相比,很是刺眼。

他眼里一閃而逝的心疼,快的賀夕顏根本沒有發現。

他忍不住問,“手還疼嗎?”

賀夕顏不想他內疚,抽回了手,無所謂道,“早就不疼了。”

蕭墨寒松開他的手,“那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賀夕顏一愣,“你不是來接景恒嗎?

不等他了?”

蕭墨寒滑著輪椅轉身,“不是還有司機嗎?

你現在名義上還是我妻子。

你先回來了,當然得先送你回去。

妻子和兄弟相比,孰輕孰重,我還分得清。”

賀夕顏聞言,嘴角差點咧到耳后根。

她急忙上前擠開保鏢,推著蕭墨寒的輪椅。

“噢耶!原來在老公心里,我已經比二貨兄弟地位高了。

看來我這段時間的改變,老公你也看見了。

啊哈哈,以后我還要再接再厲,爭取成為你心里的唯一。”

【鵝鵝鵝,大瓜,我在蕭狗心里的位置上檔次了。

已經超越了二貨兄弟,離我出去浪的計劃又近了一步。】

身后的三個保鏢自動退后一步,深怕被波及。

果然,上一秒還心情大好的蕭墨寒,聽到賀夕顏心聲說離她出去浪的計劃又近了一步,身上冷氣瞬間飆升。

這女人,一回來就氣他。

她心聲就不能封閉一下嗎?

一天到晚就想著出去浪!

看來回去后,他得想想辦法,讓她打消出去浪的念頭……

……

四十分鐘后。

回到家的賀夕顏洗好澡,穿上睡衣打開門,便被樓下的食物香氣吸引。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隨后便朝樓下跑。

“誰這么缺德用美食勾引我?”

當看見餐桌上的一堆燒烤美食時,她瞬間兩眼放光。

忍不住尖叫,“哇哇哇!誰準備的?”

“簡直太符合我胃口了。”

這時候,蕭墨寒滑著輪椅從電梯里出來。

看她饞得差點溢出的口水,嘴角微勾。

他輕咳了一聲,“景恒點的。”

明明是他準備的,但他卻要說是蕭景恒準備的。

他怕讓賀夕顏發現他的心思,又想著出去浪。

賀夕顏坐在餐桌前,毫不客氣地伸手就開始擼串。

邊吃邊含糊不清地問,“他不是還沒回來嗎?”

“怎么點的?”

蕭墨寒將輪椅滑到她對面。

“上飛機之前訂的,你比他先回來,就給你吃了。

深更半夜的,我也不好把家里的廚師叫起來給你做吃的。

景恒那里,等會兒再給他送一份就可以了。”

賀夕顏嘴巴塞得鼓鼓的,眼睛亮晶晶地看著蕭墨寒。

“謝謝老公,你越來越上道了。

下次繼續這么寵我哈。”

賀夕顏將一串臭豆腐遞到蕭墨寒嘴邊。

“老公,你嘗嘗,這臭豆腐可好吃了。”

蕭墨寒聞著那上頭的味道就想吐。

他嫌棄地別開臉,“難聞死了,你自己吃。”

“哪里難聞了?

這么香的味道,你竟然說難聞!

簡直沒天理。”

他不吃,賀夕顏伸回手,自己吃。

蕭墨寒見她吃得津津有味,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有那么好吃嗎?

看她那表情,比吃山珍海味還要享受。

賀夕顏突然眼睛咕嚕一轉,咬了一大口臭豆腐,隨后走到蕭墨寒面前,雙手捧著他的臉,惡趣味地吻上,將口中的臭豆腐……

下一秒,蕭墨寒氣急敗壞。

“嘔……”

他想吐,結果賀夕顏捂住他嘴巴,“嚼一下,你會發現很好吃的。”

從未吃過臭豆腐的蕭墨寒被惡心壞了。

但賀夕顏死死地捂著他嘴巴。

蕭墨寒被迫吃了下去。

“啊哈哈,老公,好吃吧!”

被迫吃了一口臭豆腐,蕭墨寒感覺整個口腔都是臭的。

他黑著臉,“難吃。”

這玩意兒比屎還臭,真不知道她怎么就那么愛吃?

賀夕顏嘴角一抽,“嘖,真不會享受。”

……

等她將桌上的東西解決完,滿足地摸著圓滾滾的肚子。

“爽啊,好久沒這么安逸過了。”

蕭墨寒看著桌上的一堆狼藉,嘴角微抽。

“你還真能吃。

一人吃三個人的份!

你之前不是怕長胖嗎?

現在一口氣吃了這么多高熱量的東西,你就不怕長肉?”

“不怕,我寧愿撐死也不想餓死。”

……

第二天。

賀夕顏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吃過早飯,她便給蕭墨寒打去電話。

“老公,我想去看看真正的姑父,你和我一起去唄!”

蕭墨寒接到電話,正在看城西那塊地皮的調查報告。

經過考古專家的勘察,那塊地底下,確實是有一座千年古城。

現在已經引起了國家保護文物局的重視。

還好當時賀夕顏阻止了,不然他那天要是簽了字。

那現在就損失大了。

賀夕顏想去看那可憐的姑父,他自然不會拒絕,“可以,等我下班回來接你。”

賀夕顏掛了電話,大瓜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宿主,蔣璇那個老婊砸要作妖了。

她看上傅少光未婚妻了,想讓她兒子撬墻角,結果渣男不答應。

隨后她就冒用你的名義約見了你公爹,還約見了賀紫鳶,準備對那兩人下手。

要是讓她得逞了,那后果…………

嘖嘖,不得不說她算盤打得可真好,一石三鳥。

可以膈應你,又可以膈應你婆婆!

最重要地是報復你公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