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31章 老婊砸丑陋,貪婪的嘴臉

賀夕顏一聽大瓜說不會遭反噬,皺了皺眉頭。

【不會反噬嗎?

那我上次驅除惡靈,怎么會遭反噬呢?】

大瓜:(因為那時候你在男配心里的好感值是負數。

但現在已經不一樣了。

你救了蕭家那么多炮灰。

那點反噬早就被抵消了,反而還增加了很多好感值。

一句話說完,只要你在男配心里的好感值一直是正數,你就不會遭反噬。)

賀夕顏無語,【感情我的小命還是掌控在他手里。

他奶奶的,100的好感值到底什么時候才攢到啊!

我想不受束縛,自由飛翔。】

大瓜:(任重道遠,但你總會完成的,急不來。

你回去后,救了陳鈺銘,好感值又會增加,不會讓你白救人的。)

【行吧,先回去看看情況,能不能救也不是我說了算。

還得看能不能找到合適他靈魂的宿體?】

……

賀夕顏上了飛機沒多久,蕭景恒和部隊的人也起程回帝都。

上飛機前,他走到無人的角落,給蕭墨寒打去電話。

“哥,我任務已經完成了。

但沒遇見嫂子,不過我小命的危機已經解除了。

只是出了些意外,我上級也被干掉了。

不知道是不是嫂子的手筆?

但他和我那兩個刀子兄弟,中的是同一個型號的子彈。”

蕭墨寒聞言,深邃的眼眸微凝。

“不管是不是,你都當作不知道。

若是她動的手,總歸有她要動手的理由。

我相信她不會無緣無故對那人下手。”

“放心,我嘴巴緊得很,我死都不會透露出去。”

……

掛了蕭景恒的電話,蕭墨寒看了看時間。

邊境和帝都相差四五千公里,坐飛機回來至少得四五個小時。

他給賀夕顏打去電話,那邊已經關機。

這就說明她已經上飛機了。

他查了一下從邊境回來同時段的航班。

“凌晨兩點半到帝都。”

隨后蕭墨寒給司機打去電話。

“今晚加班,凌晨一點,送我去機場。”

“這個月獎金翻倍。”

司機不知道老板深更半夜去機場干嘛。

但一聽這個月獎金翻倍,瞬間樂得合不攏嘴。

“好的老板,我準時來接您。”

想到再過幾個小時,那女人就回來了,蕭墨寒瞬間心情大好。

習慣了她在耳邊嘰嘰喳喳,這才三天沒見,他就有種分離很久的感覺。

……

傅家。

相比蕭墨寒的好心情,傅少庭卻是一臉陰霾。

他將賀紫鳶送回家后,又被他媽媽的一通電話叫回老宅。

傅少庭被他媽的話氣得火冒三丈,“媽,你瘋了!

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她竟然讓他勾引傅少光的未婚妻!

她明知道他喜歡的是紫鳶。

蔣璇無視他的怒火。

替他分析道,“賀紫鳶家世是好。

但她只能在經濟上支持你。

可傅少光未婚妻何晶家世就不同了。

何家從政。

何晶外公是內閣的人,地位崇高。

她父親雖是入贅,但在她外公的提攜下,在政壇也有點成績。

她大哥何濤在部隊,立了不少軍功,要不了幾年就會榮升上校軍銜。

她二哥何嘉偉從政,現在可是帝都市長的行政秘書。

假以時日,市長若是往上升,她二哥的地位定會再上一層樓。

少庭,若是娶了何晶。

你身后就有了軍方和政壇的勢力。

到時候,你拿下傅家,摧毀蕭家,不是就輕而易舉了嗎?

何晶和賀紫鳶相比,誰能給你帶來的利益大?

媽媽這么一說,你該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蔣璇一身月牙白套裝,畫著精致妝容,眼里的算計和貪婪,怎么也掩藏不住。

傅少庭搖頭,“這次,我不會聽的。

我愛的是紫鳶。

對付蕭家,沒有何家的幫助,我也能做到。

何晶除了家世好一點,她就是一個花瓶,哪里都不如紫鳶。

媽,我不想娶個花瓶回來當擺設。

更何況,何晶和傅少光已經睡過了,我嫌臟。”

啪。

蔣璇氣得一巴掌給他打去。

“你個拎不清的廢物!

女人只要能給你帶來利益就好。

其它的,你管她跟誰睡過?

賀夕顏不是也已經結婚了,你都能委屈自己和她周璇。

何晶還沒和傅少光結婚,你為什么就不能?

賀家現在已經今日不同往日。

事業已經在走下坡路。

賀紫鳶就算和你在一起,能給你帶來的利益只是短暫的。

可何晶能給你帶來的,是長久的利益。

你就是個目光短淺的廢物,不知道把目光放得長遠一點。”

傅少庭臉歪在一邊,舌尖抵了一下后牙槽。

“不管你怎么說,這次,我不會按你說的做。

賀夕顏和何晶不同,她那是愚蠢好騙。

可何晶不一樣,我招惹了她就會失去紫鳶。”

說完,他不去看蔣璇的臉色,轉身就離開房間。

“啊……你個逆子!”

蔣璇氣得臉色扭曲,氣急敗壞地怒罵,“爛泥扶不上墻的廢物。

我都這么給你分析了,你竟然還是冥頑不靈,非要一顆心撲在那野雞身上。

不聽我的安排,你就等著后悔吧!”

賀紫鳶是吧!

想進傅家的大門。

呵,只要有我在一天,你永遠都別想!

傅少庭剛走到院子里,就遇到傅少光送未婚妻回來。

傅少光看到他臉上的巴掌印,嘴角勾起吊兒郎當的笑。

“喲,又被打了。

你媽這次打你又是為什么?

哦,讓我猜猜。”

傅少光長相出眾,臉龐棱角分明。

他逆光而站,燈光將他的身影拉得老長。

昏暗的燈光照射在他高大的身軀上,仿若渡上一層金光。

他故作恍然大悟,驚訝問,“不會是被我未婚妻給刺激了吧?

你今天帶來的女朋友,被我未婚妻身份給碾壓了,她覺得臉上無光,遷怒你了?

嘖嘖,你說你媽也真是的。

這么多年那勢力的嘴臉一點都沒變。

就這么點小事都有攀比。

你都已經快奔三的人了。

她動不動就往你臉上甩巴掌,一點面子都不給你留。

哎,有時候我挺同情你的。

攤上這么個愛慕虛榮,勢利眼的媽,確實挺悲哀的。”

傅少庭被他毫不客氣的譏諷,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就像便秘一樣難看。

他壓下怒火,“大哥有這時間看我的笑話,不如趕緊去籌備自己的婚事。

不然要是爸將你的婚事給我媽籌備,到時候大哥怕是會有大驚喜。”

傅少庭說完,甩袖離開。

不是他想提醒傅少光。

而是只有傅少光的婚事順利完成了,他媽才不會再打何晶的主意。

何晶是家庭背景比紫鳶好,但何家不止何晶一個女兒。

家里那幾個男人更不是省油的燈。

與他們相處隨時都要留心眼,不然什么時候被捅刀子都不知道。

那樣復雜的家庭,他光想想就頭疼。

就算他娶了何晶,那也不見得他們會立馬扶持他。

傅少光冷眼看著傅少庭遠去的背影,根本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呵,蔣璇想要破壞他婚事!

哼,她要是敢搞小動作,那他不建議弄死她。

這些年要是不有他爸護著,他早就將那惡毒的老女人趕出去了。

真不知道他爸被那老婊砸灌了什么迷魂湯?

愣是看不清她那丑陋,貪婪的嘴臉。

……

凌晨一點半。

蕭墨寒已經到了機場。

VIP通道出口,他坐在輪椅上,每隔幾分鐘就抬手看一下時間。

他想著賀夕顏要是出了機場看到他,定會很吃驚。

想象到她那驚呆的表情,蕭墨寒不自覺彎了彎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