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29章 解除二貨兄弟的生命危機

由于時差關系,帝都的早上,邊境還是深更半夜。

在一片荒蕪的邊境地區。

蕭景恒他們偽裝后,抹黑偷襲恐怖分子,與恐怖分子的激烈戰斗正在展開。

夜空黑沉沉的,猶如一塊巨大黑布籠罩著大地。

四周彌漫著緊張與肅殺的氣氛。

蕭景恒和戰友們面容堅毅,眼神如鷹。

他們一個個臉上抹得漆黑無比,若不開口說話,誰也認不出誰是誰。

一身黑衣加上漆黑的臉,與黑夜融為一體。

眾人手中緊握著先進的武器,一步步朝恐怖分子靠近。

……

片刻后。

隨著一聲特殊鳥鳴聲,眾人迅速展開行動。

當槍擊聲響起來時,恐怖分子們臉色大變。

一個個手忙腳亂的穿衣,抄家伙,快速躲在掩體和廢墟之后。

為首的人氣急敗壞,“TM的,外面的是什么人,火力這么猛?”

那人面容猙獰而瘋狂,他們手持各種雜亂的槍械,不斷地朝蕭景恒他們開火。

戰斗瞬間打響,槍聲響徹云霄,火光四濺。

蕭景恒他們的火力壓制如暴風驟雨般猛烈。

炮彈呼嘯著飛向恐怖分子的據點,掀起陣陣煙塵和火光。

他們相互配合,交替掩護前進,精準地射擊著每一個露頭的敵人。

恐怖分子那邊也不甘示弱,瘋狂地還擊。

子彈在空氣中穿梭,帶著死亡的威脅。

然而,蕭景恒他們借著出色的戰術和訓練有素的行動,逐步壓縮著恐怖分子的活動空間。

硝煙彌漫中,喊殺聲、爆炸聲交織在一起。

戰斗越大越激烈。

……

突然,一輛裝甲車轟鳴著沖敵人的防線,強大的沖擊力讓恐怖分子的陣地出現混亂。

廝殺聲和槍聲在空氣中不斷響起……

經過一番激烈的鏖戰。

蕭景恒他們逐漸占據了上風,恐怖分子開始結節退敗。

為首的恐怖分子頭目氣急敗壞。

“媽的,快撤!對方火力太猛了。”

他們想撤,但蕭景恒他們窮追不舍。

……

眼見那些人四處逃竄。

蕭景恒一身肅殺氣勢,滿臉陰霾地追在恐怖分子頭目身后。

媽的,就是這狗日的挑起的戰亂,搞得邊境的人人心惶惶,害死了那么多無辜的百姓。

連帶著他上輩子就是因為這渾蛋,才會被算計,死得那么慘!

那人被蕭景恒追得四處逃竄。

“你他娘的是什么人?”

“為什么對老子窮追不舍?”

蕭景恒故意改變嗓音,“我是你大爺,來取你狗命的人。”

砰砰砰……

二人你追我逃,槍聲不斷……

……

而另一邊,賀夕顏趁亂偽裝成蕭景恒他們的戰友,混在他們的退伍里面。

她的臉像其他戰友那樣,抹得漆黑,根本看不出原來的長相。

在混亂中,她離蕭景恒的上級越來越近。

那人坐在裝甲車里,大爺似的看著雙方戰斗。

賀夕顏抬手瞄準他的腦袋,快速開槍……

咻……

消音槍里的子彈朝那人腦袋飛馳而去……

‘啪’的一聲。

裝甲車的玻璃四分五裂。

子彈射穿裝甲車的玻璃,直接射進那人腦袋……

開裝甲車的人嚇了一跳,歪頭就見副駕駛的人瞪大眼睛,歪倒在一邊,頓時一慌。

隨后急忙四處搜尋開槍的人,可夜太黑,他根本不知道是誰放的冷槍。

賀夕顏見命中目標后,就立馬隱藏好身體,那還會給他發現的機會。

她吹了吹冒著火氣的槍口,低聲夸贊,“嘖,不愧是我花了大價錢買的,威力給力。

連防彈玻璃都能射穿。”

“可惜我手的傷還沒好,這威力后勁兒把手都給震麻了。”

她看了一眼匆忙離開戰場的裝甲車,冷哼一聲。

“那老家伙,要是日后沒害死二舅一家,沒出賣軍情害死無數士兵,老娘才不會和他過不去。”

……

隨后她在大瓜的幫助下,找到蕭景恒那兩個背后捅刀子的好友。

一槍一個將那兩人給解決。

讓他們犧牲在戰場上。

這樣就不會有人懷疑他們是怎么死的。

……

蕭景恒追著恐怖分子頭目,發了狠的射擊。

恐怖分子頭目最終不敵蕭景恒,被蕭景恒打中幾槍。

他手里的子彈打光,被蕭景恒給活捉了。

而剩余的恐怖分子見頭目落網,不想死的就舉手投降,全部被俘虜。

硝煙過后。

戰場上留下了滿地的殘骸和敵人的尸體。

蕭景恒他們贏得了這場戰斗。他們用勇氣和決心捍衛了和平與正義。

蕭景恒活捉恐怖分子頭目,立了大功。

而他的好友和上級的死,沒引起任何人的懷疑。

但蕭景恒知道,那是嫂子在暗處幫了他,救了他的小命。

……

賀夕顏幫蕭景恒把安全隱患解決,便返回了酒店。

她用保鮮膜包著受傷的手,洗漱一通后,倒床就睡。

她已經訂了回帝都的機票,睡飽就回去。

……

帝都。

傅少庭今天出院了。

回家的路上,他看著車窗外倒退的景物,思索著帝都這幾天發生的事。

以江家為首的那十家公司全部倒臺,而這幾家的子女,都牽扯了一個人。

陳雨彤!

那幾家一倒臺,隨后就爆出他們的子女在學校霸凌同學

而陳雨彤是其中被霸凌最慘的一個。

陳家與那幾家手里有合作,不可能會舉報。

唯一會動手的,便是蕭家。

他的人查到陳雨彤這幾天都沒回陳家。

而是在蕭家。

那幾家倒臺對他損失不大。

損傷大的是失去了萬先生。

他一年可通過那人的手,賺不少錢。

可現在……

傅少庭氣憤地一拳砸在車椅上。

“蕭家!”

“蕭墨寒!”

“我到時小瞧你了。”

……

隨后他電話響了起來。

傅少庭接起電話,看到來電顯示,心里更加煩躁。

他不耐煩地接起電話,“說吧,又想我做什么?”

電話里響起他媽媽尖酸刻薄的聲音,“晚上回老宅,傅少光今晚會帶未婚妻來家里。”

傅少庭煩躁地捏了捏眉心,“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他給賀紫鳶打去電話,“鳶兒,晚上有空嗎?

“晚上我帶你回傅家,介紹家里人給你認識。”

傅少光帶未婚妻,他帶女朋友總可以吧!

他媽什么都要他和傅少光比,那虛榮和強勢的姿態,壓得他喘不過氣。

賀紫鳶鼻子還未痊愈,有些顧忌,“可是我鼻子還沒痊愈,這樣去的話,你媽會嫌棄我的。”

“不用擔心,她知道你的鼻子是為什么傷的。”

賀紫鳶想了想,“那行,你晚上來接我。”

……

晚上。

蕭家。

蕭玉婷回蕭家吃過飯,蕭慶國便帶她去醫院。

來到醫院,蕭玉婷更疑惑了,“大哥,是誰住院了?”

“你到底帶我來看誰?”

蕭慶國帶她來到重癥監護室,頓住腳步。

他語氣有些不忍和沉重,“等會兒見了里面的人,你要沉住氣。”

隨后,他將陳鈺銘被頂替的事全盤托出。

看著妹妹大受打擊,瞪大眼眸,顫抖著身體,無法接受的模樣。

蕭慶國眼里全是心疼。

“進去吧,總該要面對的。

原本想等他身體好一點再告訴你的。

但他被折磨多年,身體……

你要有心理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