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28章 劣種被賣了

陳雨澤倒在地上,他身后一個小混混伸腳踢了踢他。

見他沒反應才問,“強哥,這小子怎么處理?”

強哥點燃一根煙,“賣到老地方去。

他今晚從家里面拿的數額不少,會引起他家里的重視。

以后想從他身上撈錢,沒有機會了。

趁他家里人沒找來,將人處理了。”

隨后,陳雨澤被賣了幾萬塊。

接著被塞進了一輛車里。

車子出了帝都,駛向了那片充滿罪惡的黑三角地區。

……

陳鈺銘媽媽跟著警方的人找一晚上,都沒找到陳雨澤的下落。

打了兒子兒媳婦的電話,一晚上都沒人接。

第二天天一亮,她就焦急地直奔公司。

可因為來得太早,公司除了保安,其他的員工都還沒上班。

她等了一個多小時,才等來蕭玉婷。

蕭玉婷來到辦公室,見她頭發散亂,眼角一片烏青,身上的衣服也是皺巴巴的。

這狼狽不堪的模樣讓她皺起眉頭。

她語氣有些不耐,“大老早的,你來公司做什么?”

她沒有叫媽。

從發現婆婆聯合陳鈺銘騙她后,她就再也叫不出口。

大侄子還沒給她回信,不然她早就想和這虛偽婆婆撕破臉了。

明明知道她的兒子被掐死了,卻助紂為虐,幫著陳鈺銘欺騙她。

將野種抱來給她養。

母子倆都是一樣的貨。

那顆心又黑又狠!

陳鈺銘媽媽江慧琳沒在意蕭玉婷的語氣,擔憂了一晚上的心瞬間像是找到主心骨,淚水止不住滾落。

她帶著焦急的哭腔,“玉婷,玉澤不見了。

他昨晚偷了我金庫里的錢,拿著那些錢出去一晚上都沒有回來。

我給你和鈺銘打電話打不通。

報警找了他一個晚上也沒找到人。

我不知道他去哪了?

他昨天去同學家里玩,偷了同學家里的錢。

回來后我打了他一頓。

他一氣之下將我推倒,我被撞暈了。

醒來后,就發現他把我金庫里的現金錢拿走了。

玉婷,你快想辦法聯系鈺銘找找雨澤。

他帶著那么多錢出去,要是被有心人盯上。

他就危險了。”

冒牌貨兒子不見了!

蕭玉婷有些意外,挑眉看著江慧琳,眼里閃過一絲擔憂。

但想到自己被掐死的兒子。

那絲擔憂很快消失。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我會讓人找。”

江慧琳看她態度冷淡,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但想到她懷著孩子,也不敢刺激她。

“好,那我回去等消息。

你趕緊聯系鈺銘。”

等江慧琳離開,蕭玉婷才癱坐在椅子上。

要說一點都不擔憂,那是假的。

雖然痛恨陳鈺銘害死了她的孩子。

但陳雨澤從小在她身邊長大。

就算不是親生的,她也養出了感情。

只是沒把人教好,長歪了。

現在不見了。

這算是報應嗎?

想到江慧琳的話,蕭玉婷給大侄子打去電話。

“陳雨澤不見了,你們有沒有……?”

她怕是蕭家人為了給她出氣,對孩子……

蕭墨寒接到電話,不屑地噗笑,“我還沒那么沒品,對一個無辜的孩子下手。

你們大人之間的恩怨,我不會牽扯孩子。”

蕭玉婷聞言,有些無地自容。

是她心胸狹隘了。

想到昨晚的車禍,她感覺就像做夢一般。

那血腥的一幕直到現在,還在她腦海揮之不去。

昨晚一整晚,她夢里都是血紅一片。

“那野雞的雙胞胎女兒,昨晚出了車禍,人沒了。”

蕭墨寒眼眸微凝,“怎么回事?”

“跟你有關嗎?”

他可不希望姑姑背上殺人的罪名。

“她們想殺我,沒得逞。

我被人救了。

她們匆忙逃走的時候,被大貨車給……”

后面的話她不說,蕭墨寒也知道了。

“只要不是你動的手,那就不用管。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過錯付出代價。

她們的死,完全是咎由自取。

你不用有心理負擔。

對了,那些資產轉移全部簽了。

你有空就過來拿。

晚上你回蕭家一趟,我爸帶你去見一個人。”

原本想等陳鈺銘身體恢復一些,再讓他們相認的。

但經過檢查,陳鈺銘的身體被折磨多年,體內多器官衰竭,怕是時日不多了……

蕭玉婷疑惑,“見一個人?”

“要見誰?我認識嗎?”

蕭墨寒語調有些沉重,“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