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27章 劣根自有壞人收

陳雨澤緊緊地攥著從奶奶身上掏出的鑰匙,像一頭餓極了的野獸一般,不顧一切地直奔奶奶的小金庫。

他眼里閃著興奮的光芒,激動地將小金庫的門被粗暴地打開。

當看到里面紅艷艷的鈔票,他眼里閃過貪婪的目光。

“這些錢,應該可以大賭一把,將我之前輸的全部贏回來了吧!”

他最近認識了幾個道上的小混混,染上了賭博。

家里給他的零花錢,都被他輸得一干二凈。

為了贏回本,他這幾天一門心思地想著怎么從家里撈錢。

可幾天家里被洗劫了。

爸媽的保險柜被掏空,他不敢給爸爸媽媽要錢。

但奶奶的金庫可沒有被洗劫。

因為她的小金庫藏在大床中央,沒被找到。

他奶奶的床單被褥被他掀翻在地。

小金庫里面的現金,被他如狂風掃落葉般瘋狂地搜刮一空。

他一邊抓著錢,一邊發出得意的狂笑,那猙獰的笑聲在房間里回蕩,仿佛魔鬼的低語。

他將外套包住那些鈔票,回到他自己的房間后,

將那些錢全部塞進書包。

隨后換了一身衣服,背上書包,大搖大擺、趾高氣揚地出門。

一出家門,他就掏出手機撥出一個電話。

“強哥,我搞到錢了。

趕緊來接我。

今晚我要大干一場。

把我之前輸的全部贏回來。

我今天要揚眉吐氣一把。

連本帶利地拿回來。”

那邊問,“你搞到了多少?

可別又是三兩千的。

那太少了,根本不夠回本兒。

想回本,你還是多存點兒再來。”

陳雨澤得意道,“放心,我今天可搞到了很多。

幾十萬呢。

趕緊來接我,不然等一下我奶奶醒來,我就來不了了。”

那邊的人一聽幾十萬,瞬間笑了。

“嘖嘖,你小子還挺有本事。”

“行,我馬上來接你。”

“老地方見。”

陳雨澤摸著鼓鼓的書包,心里想著今天一定會贏。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正一步步走向一個精心設計的陷阱。

那些小混混,從一開始接近他,就是為了給他下套。

先是一點點地讓他沾染賭博。

等他毒癮越來越大的時候,

那些人就開始教唆他怎么從家里搞錢。

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陳雨澤被那些人一忽悠吹捧,瞬間就找不到東南西北。

一門心思想著把輸的錢扳回本。

這越陷越深的代價,讓他開始了偷雞摸狗的勾當。

十幾分鐘后。

一輛黑色小車在陳家別墅附近接走了陳雨澤。

一上車,陳雨澤便將書本抱在懷里,拉開拉鏈,炫耀地對被他稱為強哥的混混看。

“強哥,看,這么多,我不騙你吧。

今天這些夠我回本了吧?”

強哥一身黑衣,染著黃毛,兩只耳朵戴著耳釘。

他一邊開車一邊歪頭看向陳雨澤的書包。

看著那塞得鼓鼓的一書包鈔票,他笑得意味不明。

這憨憨還是真好騙!

“差不多吧。

不過這得看你的手氣了。

要是手氣不好。

輸了你可別怪我。”

陳雨澤拍了拍漲鼓鼓的書包,氣勢昂揚,信誓旦旦道。

“我感覺我今天手氣不會差。”

……

陳雨澤離開家一個多小時候。

陳鈺銘媽媽在一陣劇痛中醒來。

她伸手一摸后腦勺。

隨后一看手。

鮮紅的。

后腦被撞出血了。

好在傷口不大,血跡都已經粘稠快干了。

想到把她推倒的孫子,她捂著后腦勺急忙站起身。

隨后來到孫子的房間。

孫子的房間,陽臺,臥室,衛生間全找遍了,沒見人影。

她又趕緊去到兒子和兒媳婦的房間。

還是沒人。

最后來到自己的房間。

當看到被掀翻在地的床鋪被褥時,她頓時氣得一口氣差點沒上來。

她趕緊摸了摸口袋的鑰匙。

鑰匙沒了。

她臉色大變地走向大床。

大床中央的小金庫,里面的現金全沒了。

幾十萬吶!

好在里面的金銀首飾他沒動。

陳鈺銘媽媽氣得渾身怒火直沖天靈蓋。

額頭突突一陣疼。

好不容易醒來,又差點被氣暈。

她怒不可遏地怒吼,“這個小畜生。”

“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她趕緊掏出手機給兒子兒媳婦打電話。

可那兩人的電話都關機,打不通。

隨后她又趕緊打電話報警。

警方的人來了解情況后,就立馬出動尋找陳雨澤。

……

而另一邊,背著巨額鈔票的陳雨澤被強哥帶到地下賭場。

那些小混混朋友看到他手中鼓鼓囊囊的錢財,眼中立刻閃過一絲狡黠和貪婪的光。

“雨澤來了。”

來,坐我的位置。

你今天帶這么多籌碼,肯定能把之前的贏回來。”

陳雨澤緊緊地抓住書包。

“那當然,輸了那么多次。

今天不管怎樣都要揚眉吐氣一番。

這些籌碼應該夠了吧?”

強哥拍了拍他的肩膀。

“夠了,今天你一定會連本帶利贏回來的。”

接下來,陳雨澤手氣確實很好。

十局有七八局都在贏。

強哥甚至好心地給他準備了一個箱子。

夸贊道,“今天手氣不錯,”

陳雨澤被夸得飄飄然,興奮得兩眼放光,看著越來越多的鈔票,嘴角差點裂到了后跟

“那當然,之前每次都輸。

那是因為我帶的籌碼太少了。

今天我可是下了血本的。

要是不贏回來一點,豈不是虧大了。”

他想著等他再多贏一點。

回去后他就把奶奶小金庫的錢還給她。

這樣她就不會生氣了吧!

陳雨澤在地下賭場玩兒得興高采烈,卻不知他奶奶在外面快急瘋了。

兒子,兒媳婦電話聯系不上。

孫子一個人帶著那么多現金出門,也不知道是去做什么?

她跟著警察走街串巷。

把和孫子認識的同學都快問個遍了,還是沒有他的消息。

……

兩個小時后。

強哥看著陳雨澤已經贏紅了眼,放松了警惕。

便朝一個小弟點頭。

那人接收到他的信息,轉身出了地下賭場。

沒幾分鐘就回來了。

手里還拿著一瓶飲料。

他將飲料遞給陳雨澤,“兄弟,喝口水。”

已經在賭場上坐了很長時間的陳雨澤,毫無防備地接過飲料,擰開瓶蓋就是一口猛灌。

隨后隨意擦了一下嘴巴,又繼續丟籌碼接著賭。

啊哈哈,今天的運氣真是太好了。

他已經連本帶利地贏回之前輸的。

還多贏了100多萬。

他打算再贏幾把就回家。

只是,接下來,他的運氣越來越差。

十次有九次輸。

……

眼見多贏的100多萬倒輸回去。

他開始面露焦急,心態越來越崩……

直到輸光他帶去的所有現金,他才恍恍惚惚地站起來。

“輸完了!”

強哥見狀,壓下意味深長的笑容。

一副可惜又無奈的樣子。

“我之前就勸過你,不該貪心的。

若是你贏了100多萬的時候就收手

現在也不會弄得連本金都全部輸進去。

行了,不輸已經輸了。

調整好心態。

下次有機會再來。

走吧,我送你回去,現在已經不早了。”

陳雨澤輸得頭昏腦脹,懷疑人生。

傻愣愣地跟在強哥身后。

出了地下賭場后,他突然感覺頭暈眼花,眼前一陣發黑,人就軟軟倒了下去……

嘭……

陳雨澤砸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