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25章 雙胞胎自食惡果

夜晚。

夜幕如巨大的墨色帷幕般籠罩著城市。

霓虹燈在黑暗中閃爍,宛如璀璨奪目的寶石,點綴著這寂靜的夜晚。

街道上行人匆匆,車輛如流水般穿梭不息。

……

蕭玉婷在公司忙碌了一天,直到晚上九點才下班。

陳鈺銘從昨天離開公司后,就沒有再回公司。

晚上也沒有回家。

她知道是大侄子出手了。

不過,她還是有些擔憂。

不知道大侄子能不能幫她要回那些東西?

同時也害怕陳鈺銘會惱羞成怒報復大侄子。

蕭玉婷坐進車里,想到家里被偷梁換柱的兒子,婆婆的欺騙。

她瞬間不想回到那個冰冷,充滿謊言的家里。

婆婆一直待她不錯。

她也一直把她當做自己的媽媽。

可她沒想到她竟然聯合陳鈺銘騙她。

謊言一旦被揭開。

過去再好的感情都經不起摧毀。

她將車開到一個小公園附近,有些煩躁地下車,朝公園走去。

以前,她經常和陳鈺銘飯后消食散步。

公園,是他們年輕時經常散步的地方。

夜已經深了。

公園里沒人了。

她的身影在路燈下被拉得細長而孤獨,仿佛是一根在風中搖曳的枯草,疲憊地耷拉著。

今天的工作異常繁忙,忙碌了一天。

再加上心情不好,此刻的她就像一朵被暴風雨摧殘過的花朵,臉色憔悴,精神不濟。

她看著公園里熟悉的場景,淚水止不住模糊了雙眼。

曾經有多愛,現在就有多恨。

過去的一幕幕和如今的背叛比起來,真的很可笑。

她坐在石凳上悲懷傷秋,絲毫不知危險來臨。

她坐了大概十幾分鐘。

兩個黑影如鬼魅一般,突然從她身后竄出,伸手一左一右地如同鉗子般將她夾住往后面角落里拖。

突然冒出的兩人,嚇得蕭玉婷心中一驚,如受驚的兔子想要掙脫,但無奈對方力氣如蠻牛般巨大,她根本無法動彈分毫。

“你們是誰?想要干什么?”蕭玉婷驚恐地問道,聲音在寂靜的夜里仿佛顫抖的琴弦。

孟晚靈的兩個女兒穿著一身黑衣,畫著煙熏妝,戴著口罩,根本認不出是誰。

其中一個女孩惡狠狠地說,“你這個賤女人。

就是因為你。

我爸爸才會有兩個家。

要不是你這賤人霸占我爸爸。

我們就不會被人指指點點。”

那聲音仿佛是從地獄中傳來的惡鬼的咆哮。

蕭玉婷聞言,心中一陣刺痛,如被尖銳的匕首猛地刺中。

這女孩的話一出。

她瞬間就猜出了對方的身份。

她的丈夫出軌已經是無法更改的事實。

但她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遭到他女兒的如此報復。

“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我和陳鈺銘是合法夫妻。

出軌的是他。

玩弄兩個女人感情的也是他。

他給不了你們一個家,跟我有什么關系?

你們的媽媽才是第三者。

第三者知道是什么意思嗎?

那是不被承認的存在,見不得光。

再說我很快就會和他離婚了。

要不了多久,他就只屬于你們了。”

兩個女孩從小被慣壞了,心理扭曲。

“你以為我們會相信你的話嗎?

明明是你一直霸占著我爸爸。

若是你們早點離婚,

我們今天就不會對你動手。”

說完,她就從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那匕首在夜色中閃爍著寒光,宛如毒蛇的獠牙,讓人不寒而栗。

蕭玉婷見狀,瞬間嚇了一跳,臉色變得如白紙般蒼白。

她感覺到這兩個孩子心理扭曲,急忙勸說,“你別沖動。

我剛剛說的是真的。

我和他很快就會離婚了。

到時候你們一家人想怎么團聚就怎么團聚。

我不會打擾的。”

女孩不為所動,“離婚你還會分我爸的財產。

我爸的財產,只能是我媽和我們的。

你根本不配擁有。

只有你死了。

我爸的東西才會完全歸我們。”

蕭玉婷被她這荒唐的想法雷到了。

“我看你年紀也不小了。

分辨是非的能力總該有吧?

你爸當初跟我結婚的時候一無所有。

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我給的。

他哪來的財產?

我不讓他陪我青春損失費已經夠大方了。

你們還小,根本不懂得大人之間的恩怨。

快放開我!

今天的事我就不與你們計較。”

另一個女孩嫌姐姐的廢話多。

“跟她那么多廢話干嘛?

簡直浪費時間。

快點,速戰速決。”

姐妹倆將蕭玉婷狠狠地按在地上,甚至捂著她的嘴。

蕭玉婷見這兩個女孩根本不聽勸。

驚恐地搖頭。

兩個女孩的言行舉止,簡直顛覆了她的三觀。

那野雞和陳鈺銘平時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竟然讓她們小小年紀,心理就扭曲成這樣?

她們難道不知道這樣做是在犯法嗎?

看著她們揚起的匕首,蕭玉婷驚恐地瞪大眼睛,心提到了嗓子眼。

這孩子瘋了嗎?

她們竟然想殺她。

眼看匕首就要落下,蕭玉婷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仿佛自己已經置身于無底的深淵。

兩個女孩平時也不知道是怎么鍛煉身體的?

力氣大得讓她根本掙脫不開。

死亡的陰影如巨大的烏云般籠罩在她的心頭。

蕭玉婷絕望了。

看著落下的匕首,她嚇得趕緊閉上眼睛。

原以為會感覺到劇痛。

可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聲呵斥聲響起。

“住手!你們不能這樣做!”女孩大聲喊道,那聲音如洪鐘般響亮,在夜空中回蕩,仿佛要沖破這黑暗的束縛。

來人正是管雨晨。

兩個刺殺蕭玉婷的女孩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手中的匕首也停了下來。

她們轉過頭,看著這個不速之客,眼神中充滿了驚愕與憤怒。

“你是誰?少管閑事!”其中一個女孩威脅道,那話語如冰錐般寒冷刺骨。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不能傷害她。”

管雨晨面對她們手中的匕首,雖有些擔憂,卻毫不退縮。

她的聲音堅定而有力,如鋼鐵般堅硬。

“你以為你能阻止我們嗎?”另一個女孩說著,揮舞著匕首向管雨晨撲去,那動作猶如瘋狂的野獸。

管雨晨側身一閃,如敏捷的燕子般躲過了匕首的攻擊。

她順勢抓住了女孩的手腕,用力一扭,將匕首奪了過來,那動作一氣呵成,如行云流水般自然。

被養父逼得逃亡這幾年,別的不會,這防身的拳腳功夫多少會一點。

只要不是遇到像放高利貸那些狠人,她就可以自保。

她之所以多次在養父手底下吃虧,就是因為養父是個練家子。

她打不過。

“啊!”女孩痛地叫了起來,松開了手,那叫聲在夜空中格外凄厲,仿佛受傷的野狼。

管雨晨拿著匕首,指著兩個刺殺蕭玉婷的女孩,聲音如寒風般凜冽。

還夾雜著一絲后怕的顫抖。

還好這兩個女孩不會拳腳功夫。

不然……

“你們趕緊離開,我剛剛已經報警了。

不想坐牢的話,就趕緊滾”

兩個刺殺蕭玉婷的女孩見勢不妙,相互對視了一眼,惡狠狠地瞪了蕭玉婷一眼。

“今天算你走運。”

“下次可就沒那么好的運氣了。”說完,兩人轉身逃離了現場,如喪家之犬般狼狽。

只是兩人跑得太快,又是從昏暗的角落里沖出去……

蕭玉婷在管雨晨的在攙扶下站起身,還沒來得及問她的名字。

便只聽見一陣刺耳的剎車聲……

接著便是兩道慘叫聲……

這熟悉的聲音,不就是剛剛想要殺她兩個女孩嗎?

她臉色大變,急忙尋聲跑出去……

當她看到那鮮紅刺眼的一幕時,頓時嚇得癱軟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