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24章 毒婦怕死,模仿字跡替毒夫簽字

L地下室里充斥著血腥味。

陳梓豪早就疼得脫虛。

即便如此,他還是不肯妥協。

甚至抱著一絲僥幸。

他不相信他的真實身份被識破了。

他整容的資料早就銷毀了。

他整容成為陳鈺銘。

哪怕是身上的一顆痣都一模一樣,又精心模仿他的行為習慣多年。

蕭玉婷與他同床共枕多年,從來沒有懷疑過。

哪怕是他自己。

模仿的時間久了。

他連自己最初的長相都忘記了。

他自欺欺人的認為,蕭墨寒應該是嚇唬他的。

可不管他信不信。

現在事實擺在眼前。

蕭墨寒毫無半點憐憫之心,冷眼看著保鏢將大洋釘,一根一根釘進他十個腳趾后。

“還是不簽嗎?

行,讓他歇會兒去。

先招呼后面那位。”

他的話一落,孟晚靈瞬間打了個寒顫。

看著保鏢手里的鐵錘和洋釘,差點嚇得她魂飛魄散。

孟晚靈的瘋狂搖頭。

“唔唔……”

不要!

她不要遭受那樣的酷刑。

光是看著她就受不了。

若是真招呼在她身上。

還沒被折磨,她就被嚇死了。

陳梓豪十個腳趾頭都被釘在木板上。

這血腥的一幕已經嚇得她尿了一地。

那刺鼻的尿騷味讓她又羞又怒。

蕭墨寒讓保鏢將孟晚靈嘴巴的膠帶撕開。

孟晚靈早就被這血腥的一幕嚇破了膽。

她嘴巴一得到自由,她就立馬求饒。

她滿臉淚痕,驚慌失措地叫著。

“我簽!我簽!”

“只要你們放了我,我就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她才不像陳梓豪那么傻,白白挨受酷刑。

那血肉模糊的腳趾,光是看著她就渾身冰涼。

蕭墨寒今天這架勢,要是他們不簽絕對會被折磨死。

比起因為錢而死,她寧愿活著。

只要活著,萬事皆有可能。

今天蕭墨寒在她身上拿走多少?

等她緩和過來后。

她就會從蕭玉婷身上討回多少。

大不了綁架蕭玉婷,到時候勒索一筆橫財就遠走高飛。

等去了國外,誰也奈何不了她。

蕭墨寒嘴角掛著冷冽的笑。

“你倒是很識趣嘛。”

他對保鏢說道,“把文件給她。”

保鏢拿起孟晚靈名下的那些資產,走到她面前。

解開她的一只手。

“簽吧,速度點。”

孟晚靈看著文件上那些資產轉移,心都在滴血。

這些都是陳梓豪一點一點從蕭玉婷身上刮來的。

現在要拱手讓出去,簡直就是在挖她的心。

太不甘了。

見她拿著筆不動,保鏢給了她一個嘴巴子,“速度點,別耽擱時間。”

啪。

響亮的巴掌聲在地下室里很是突兀。

“啊!”

孟晚靈慘叫一聲,嘴角溢出血絲,臉瞬間腫起來。

保鏢狠狠的一巴掌,直接將她牙齒打掉一顆。

他揚起手中的鐵錘和洋釘。

“你再磨嘰,我就將其他的刑具都給你上個遍。”

孟晚靈憤恨地咬著牙,不甘心地簽一下名字。

一個,兩個……

足足簽了十幾個,才將文件給簽完。

由此可見,陳梓豪轉了多少資產給她。

保鏢將簽好字的文件遞給蕭墨寒。

孟晚靈趁機道,“文件我已經簽了。

現在可以放了我吧。

你想要的已經達到了,我都已經按照你要求的做了。”

蕭墨寒翻看了一下文件,看著每一份都簽了她的名字。

“你是簽了,但你的奸夫還沒簽呢。

你們倆的生死綁在一起。

他簽了你才能活命。

你現在能不能活命?

就看這奸夫會不會救你了?”

“用刑。”

孟晚靈一聽,氣得破口大罵。

“蕭墨寒,你出爾反爾。

男子漢大丈夫。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你怎么能反悔?”

蕭墨寒目光如刀,“我剛剛答應的是你簽了字,就不動你們的孩子。

可不是說你簽了字,就可以放了你。

現在是你的奸夫不想救你。

你與其求我,不如求他把字簽了。

這樣你倒還可以少受皮肉之苦。

畢竟你那手腳細皮嫩肉的。

這釘子一釘下去。

呵……

血肉飛濺。

嘖嘖,腳丫子估計會分家。”

孟晚靈驚恐地哀求他。

“梓豪,你就簽了吧!

錢沒了,咱們還可以再掙。

可若是死了,就什么都沒啦。”

聽她直接喊出真名,陳梓豪差點氣吐血。

氣急敗壞地怒吼,“你在胡說八道什么?

你以為你簽字了,他就會放過我們嗎?

別做夢了。

只要我不簽字。

那些東西他是動不了的。

孩子他更不敢動。

殺人可是犯法的。

就算死,我也不會如他所愿。”

陳鈺銘名下的那些東西算什么?

他真實身份下的那些東西,才是巨額財富。

他苦心算計多年。

怎能甘心被蕭墨寒搶走!

蕭墨寒譏諷道,“看看,他也并沒你想象中的那么在乎你呀。

這畜生涼薄自私。

連他自己都不愛。

他愛的只有錢。”

孟晚靈可不管那么多。

陳梓豪能忍受那些酷刑。

可她忍受不了。

“我不管。

你趕緊簽了。

你不怕死,可我怕死。

我這么多年偷偷摸摸地跟著你。

已經夠憋屈了。

現在還要因為你承受這些恐嚇。

我受不了了。

我求你簽了吧。”

陳梓豪咬牙切齒,眼里滔天的恨意如波濤洶涌的海水。

“我不會簽的。”

孟晚靈聞言,差點氣暈。

“原來在你眼里,我連錢都不如。

那你這些年跟我在一起。

圖的是什么?

你和蕭玉婷在一起,圖她的錢。

那我呢?

我白白跟你了這么多年。

你難道忍心看著我被折磨嗎?”

陳梓豪眼里的愧疚一閃而逝。

隨后別開臉。

“我這些年對你也不差。

好吃好喝的供著你們母女三人。

對你,可比蕭玉婷好千百倍。

你應該知足了。”

“呵呵……”孟晚靈氣笑了。

“原來,這就是你對我的愛。

行,既然你不仁,那就別怪我不義。

你不簽,那就我替你簽。”

陳梓豪驚慌地看向她,“你想做什么?”

孟晚靈拿起筆,譏諷道,“你是不是忘了?

我別的本事沒有。

模仿字跡,可是我的強項。

我替你簽的字,任何人都分辨不出來。”

陳梓豪氣得腦袋比腳趾還疼。

驚恐地搖頭,“不,你不能簽。

簽了我們都得死。

沒簽的話,或許還有一些生氣。”

可孟晚靈根本不聽他的勸。

在她看來,得罪蕭墨寒的是陳梓豪。

她頂多算個幫兇。

幫兇可罪不致死。

孟晚靈拿著筆,快速替陳梓豪簽字。

一連簽了三十幾個文件。

陳梓豪見她簽字,又氣又罵地阻止。

卻無濟于事。

最后氣得兩眼一抹黑,直接暈了過去。

閉眼前,唯一的想法就是。

完了!

什么都沒了!

陳梓豪之前模仿陳鈺銘的字跡時,孟晚靈也跟著一起模仿。

時間長了,她的字跡比陳梓豪的還要逼真。

保鏢將她簽好的文件遞給蕭墨寒。

蕭墨寒一個一個地翻看。

看到上面逼真的字跡,嘲諷地勾起嘴角。

還真是分辨不出真假!

“你們倆還真是煞費苦心。

這字跡費了不少功夫吧?”

孟晚靈討好道,“我已經幫他簽字了。

現在是不是可以放了我?”

蕭墨寒冷冷點頭,“是可以放了?”

隨后,他朝保鏢說道,“我要的已經完成了,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

地下室里一共有五個保鏢。

一個保鏢推著蕭墨寒出了地下室。

剩余的四個在蕭墨寒出去后,拿起鐵鏈朝孟晚靈和陳梓走去。

孟晚靈見狀,氣得臉色鐵青。

火冒三丈的怒吼,“蕭墨寒,你竟然敢耍我!”

“啊啊啊,放開,你們這些渾蛋……”

保鏢毫不留情一腳將她踹飛。

“蕭總說了,你們這15年對陳鈺銘所做的,都要讓你們一一體會過遍。

不經他人苦。

你們是不會醒悟自己錯的到底有多狠毒?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接下來,地下室里便是撕心裂肺的慘叫……

……

孟晚靈家。

雙胞胎女兒一天沒見到她回來,就知道媽媽又和爸爸在一起了。

兩人為了爸爸早點和她們在一起,一合計就一人買了一把水果刀。

“只要除了蕭玉婷,爸爸就會永遠和我們在一起了。

既然他舍不得那狐貍精,那就由我們來幫他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