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22章 先拔了舌頭,可不能讓他們咬舌自盡

*陳梓豪和孟晚靈被帶到一間地下室。

兩個黑衣人用繩子將他們手腳綁住,嘴巴封住。

隨后就出了地下室,將門給鎖死。

其中一個給蕭墨寒打去的話。

“蕭總,人已經帶到了。”

“接下來要怎么做?”

蕭墨寒接到電話,冷聲道,“先關著。”

“后面等我的吩咐。”

等掛了電話后,蕭墨寒睡意全無。

他有很嚴重的失眠癥。

但在賀夕顏撩撥他,晚上纏著他睡一起的這段時間。

他的失眠癥有了些改善。

可現在,那女人不在,他的失眠癥又犯了。

習慣真是很可怕。

這段時間天天晚上被她撩撥慣了。

現在人不在,他竟有些不習慣了。

也不知道現在在邊境的她,是不是也沒心沒肺的睡著?

他看了看時間。

還有一個小時才天亮。

睡不著的他索性起來,洗漱后就去書房辦公。

……

當天邊破曉,第一縷晨光如絲般穿透夜幕的縫隙,將天邊染成淡淡的金色。

夜色逐漸褪去。

天空由深藍漸漸轉為溫暖的橙黃,猶如藝術家的畫布。

微風輕拂,別墅外的花香混合著夜露的清新飄進窗戶。

蕭墨寒活動了一下脖子,關上電腦。

將輪椅滑到臥室的陽臺上,抬眸朝遠方看去。

他如鷹一般的眼眸一眼望去。

遠處的山巒在晨光的照耀下,顯得巍峨而壯觀,仿佛是大地的守護者。

他的視線越過連綿的山脈,望向遠方,仿佛透過層層云霧,窺見遠在邊境的賀夕顏。

“這時候她應該醒了吧?”

他掏出手機給賀夕顏打去電話。

鈴聲響了好幾下,對面的賀夕顏才接起電話。

賀夕顏躺在大床上閉著眼睛,連打電話的人是誰都沒看。

“誰呀?這么早就打擾人家睡覺。”

蕭墨寒看了看時間。

“6:30了,還早嗎?”

賀夕顏一聽他的聲音,瞌睡瞬間跑得無影無蹤。

一開口就是不著調的調侃。“哎呀,老公!”

“嘖嘖,這么一大早就給我打電話。

是不是想我啦?

我沒在家,你一個人獨守空房是不是很不習慣呀?

昨晚沒我在身邊撩你,你是不是感覺渾身都不自在?

夜不能寐?

我就說嘛,我若不在,你的生活會少很多樂趣。

我可是你的開心果。

一小時不見如隔三秋。

一天不見,你下半身就想我想的要破戒!”

她昨晚趁夜摸黑,在大瓜的幫助下來到發生暴亂的區域。

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才把附近的環境摸熟。

蕭景恒他們的軍隊已經秘密到達了暴亂區域,潛伏在離恐怖分子10公里處。

她要不是有大瓜帶路,還找不到這里。

要是不出意外的話,

蕭景恒他們今晚就會動手。

蕭墨寒已經習慣了她一開口就開黃腔。

一大早就聽她朝氣蓬勃的聲音,心情就很愉悅。

不想讓賀夕顏發現他的心思,他轉移話題。

“陳鈺銘救出來了。”

賀夕顏一愣,“你大老早給我打電話。

就是為了說這個?”

蕭墨寒嘴角彎了彎。

“不然呢?”

現在還不是讓她知道他心思的時候。

他得徐徐圖之,讓她一點點習慣他的存在,讓她心里慢慢有他。

等她那渣心什么時候收斂了,不再想著國外的小鮮肉了,他才能透露。

不光她等他的心尖長成參天大樹。

他也想要她那歪脖子根長成參天大樹。

只是想要把她那歪脖子根掰直,得費不少功夫。

賀夕顏有些失望。

“我還以為你是想我呢。”

隨后她問,“人救出來了。

接下來你打算怎么做呢?

陳梓豪那畜生不如的狗東西。

做了那么多喪心病狂的事。

你可不能讓他簡單就死了。”

蕭墨寒想到昨晚他爸發給他的視頻,眼里戾氣飆升。

陳鈺銘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簡單的讓他死了,太便宜了。

他做了那么多惡毒的事。

總得讓他自己也體驗一下。

等姑姑把他名下所有的財產資料送來。

逼他簽了字。

他的好日子就到頭了。”

雖說走法律途徑也能把那些東西要回來。

但那速度太慢了。

他可不想浪費那么多時間在那對畜生身上。

賀夕顏提議道,“折磨的時候把他們舌頭拔了。

可別讓他忍不住咬舌自盡,那樣就死得太干脆了。”

她向來不是什么好人。

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加倍還之。

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更何況那畜生不配為人。

蕭墨寒嘴角上揚,“這主意不錯。

等逼他把字簽了,就先拔了他舌頭。”

他并不覺得賀夕顏的提議惡毒。

而是那兩個畜生的所作所為,就算將他們千刀萬剮都死不足惜。

兩人聊了一會兒,蕭墨寒就掛了電話。

吃過早餐后,他就去了公司。

……

下午。

蕭玉婷來到蕭氏,給蕭墨寒送來一沓文件。

“這些是他名下所有的資產。

他送給那野雞的,也全列出來了。

但他在銀行存放的那些東西,我不知道有多少?

沒有查出來。”

蕭墨寒拿起文件,翻看資料。

名車,豪宅,轉移的資產,加起來高達幾十億。

他抬頭看向蕭玉婷,“這么明顯的巨額資產轉移,你這么多年竟然一點都沒發現。”

蕭玉婷有些難堪,“我太過自信。

對他太信任了。

從未想過他會背叛我。

更沒想過他會狠到連孩子都扼殺。

我懷二胎的時候,他說那些錢是投資失敗了。

我從未懷疑過他。

因為我知道他的能力,虧錢很正常。”

蕭墨寒手指敲擊了幾下桌子。

“你先回去吧。

東西我會給你要回來。”

蕭玉婷不知道他要用什么樣的方式,幫她要回那些東西?

但大侄子的能力,她信得過。

不過她還是有些擔憂。

“他人那么狠,你小心一些。

若是涉及到你的人身安全。

那就算了。

錢財沒有了可以再掙。

姑姑不希望你因為我的事受傷。”

蕭墨寒安慰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

等蕭玉婷離開。

蕭墨寒便帶著那些文件和保鏢離開公司。

……

關押陳梓豪和孟晚靈的地下室里。

那兩人昨晚下半夜被蕭墨寒的人用迷藥捂暈。

等藥效散后,兩人醒來已經是日曬三竿了。

只是地下室里密不透風。

黑漆漆的。

兩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何事?

醒來發現被人綁架了,頓時驚恐地掙扎。

可嘴巴被封住了。

想求救也叫不出聲。

他們昨晚明明在酒店的。

酒店一般不會透露客戶的信息。

是誰這么膽大妄為,闖入酒店去把他們綁了?

綁他們的目的又是什么?

他們做事一向小心,從來沒有得罪過人。

為什么會有人綁架他們?

兩人心里惴惴不安,在地下室里惶恐地猜測。

到底是誰綁架了他們?

他們不知道恐懼地等了幾個小時,才聽見門鎖轉動的聲音。

隨后便是‘啪’的一聲。

地下室里的燈被打開。

耀眼的燈光刺激的那二人一時睜不開眼。

等他們適應了光亮,看清楚出現在地下室里的人,頓時嚇了一跳。

蕭墨寒!

陳梓豪和孟晚靈對視一眼。

抓他們的人是蕭墨寒!

他為什么要抓他們?

想到蕭玉婷。

兩人心里一抖。

不會是出軌被蕭玉婷發現了吧?

可就算是出軌被發現了。

那也不至于把他們綁在這里來。

兩人根本就沒懷疑,頂替陳鈺銘身份的事被發現了。

蕭墨寒看著二人的目光陰沉,森冷。

渾身的散發的低氣壓讓那二人渾身冷汗直冒。

一股不祥的預感在心底躥起。

蕭墨寒面無表情,朝保鏢點了一下頭。

那保鏢轉身出去,片刻后就端著一個大箱子進來。

隨后將箱子打開,翻出里面的東西。

陳梓豪和孟晚靈目光朝箱子看去。

當看見保鏢拿出來的東西時,渾身一顫,頓時嚇破了膽。

一股恐懼從腳底直升天靈蓋。

保鏢拿出的東西。

大洋丁,鐵錘、鐵鏈、皮鞭、木板、電烙鐵、老虎鉗、扳手、長達幾公分的鋼針、鹽、辣椒水……

保鏢每拿出一樣,被綁住手腳,封住嘴巴的兩人身體就抖一下。

嘴里發出,“唔唔……”的驚恐聲。

瞪大眼珠子差點瞪出眼眶。

二人驚恐地看著一堆刑具,身體瑟瑟發抖。

蕭墨寒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