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07章 氣死了,毫無悔改之心

蕭玉婷不敢置信地捂著臉。

“爸,你打我!

我從小到大你都沒打過我。

今天你竟然為了那瘋子的話打了我兩巴掌。

就算雨彤在學校真的被人欺負。

那也是她自己懦弱無能,怨得了我嗎?

我好吃好喝的供她上學。

買最好的衣服,上最好的學校。

哪虧待過她了?

我一天到晚忙工作。

那還不是為了給她一個好的生活。

她不理解我就算了。

還要笑話我活該。

有她這么做女兒的嗎?

之前賀夕顏那瘋子把蕭家作得烏煙瘴氣,也不見得你對她動過家法。

而我呢?

我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了,你憑什么打我?”

陳雨彤聽著媽媽的話,本就心如死灰的她更加絕望。

蕭玉婷的話,仿若一座大山,壓倒了她心里最后的一根稻草。

讓她一直徘徊不定的心,瞬間像是找到歸宿一般,落入深淵。

她嘴角勾起冷嘲的笑。

呵呵,是啊!

是她懦弱無能,才會被人欺負。

是她活該!

她不該來到這個世上的。

她的存在只是一個笑話。

她深深地看了眼蕭玉婷,淡淡地笑著,那眼里是無盡的悲傷。

“謝謝你給了我生命,若有來生,希望你不要再生下我。”

說完,她就沖出了老宅。

蕭老爺子嚇了一跳,急忙大喊,“快!”

“快攔住她!”

這孩子剛剛的話,就像是訣別一樣。

她是得多失望,多絕望,才會說出這番話!

他心驚肉跳地看著跑遠的外孫女,邁開年老的步伐就追了出去。

大廳里的其他人見狀,趕緊跟著追出去。

蕭慶國兄弟倆和蕭景瑞跑得最快。

但陳雨彤平時看起來文文靜靜的,沒人知道她其實運動體能驚人。

這一刻她爆發出的力量,那跑起來的速度,堪比奧運冠軍。

追在她身后的人,被她遠遠地甩在后面。

藍煙抱著蕭承熙,見眾人都跑出去追,而蕭玉婷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她簡直服氣了。

“你還站著做什么?

趕緊去追啊!

萬一那孩子出事,有你后悔的。”

藍煙心慌口跳,急忙抱著孩子上二樓。

“墨寒,景恒,出事了。”

“雨彤突然跑出去了,你爸和你爺爺他們追出去了。

景恒,你跑得快,快點追去看看。”

樓下的蕭玉婷在藍煙上樓時,也趕緊追了出去。

可她穿著高跟鞋。

等她跑出來,外面已經沒了眾人的影子。

而她,還不小心崴了腳。

這一刻,她才是真的有些慌了。

……

蕭景恒和賀夕顏跑下樓,大廳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

而老宅外不遠處,崴了腳的蕭玉婷看見賀夕顏,心里那個恨啊!

都是這毒婦惹的禍!

要不是她在心里亂說,蕭家的人怎么會知道她對女兒不好。

她若不說,她爸又怎么會打她兩巴掌?

她一瘸一拐走向賀夕顏,抬手就想給賀夕顏一巴掌。

蕭景恒眼疾手快地抓住她,“你敢動我嫂子試試。”

他一直都不喜歡這個裝腔作勢的姑姑,心眼比針尖還小。

每次來老宅,話里話外都是炫耀,生怕別人不知道她過得多幸福。

蕭玉婷一臉憤恨地盯著賀夕顏,“賤人,都是你惹的禍,要是我女兒有什么三長兩短,我一定會讓你償命。”

跟在后面的藍煙氣不打一出,走上前就是一巴掌。

“蕭玉婷,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年紀輕輕就是腦子有病。

景恒,先去找雨彤,別管這潑婦。”

蕭玉婷氣得臉都扭曲了,“啊,藍煙,你憑什么打我?”

藍煙冷冷地刮了她一眼,“憑我是你嫂子。

在我面前想打我兒媳婦,你當我死了?”

賀夕顏一頭霧水,“她發什么瘋?”

“我沒招惹她呀!”

蕭景恒怕他小姑又亂說,急忙打開車門。

“她腦子有病,你別管她。

走,我們先去找人。”

藍煙沒好氣地一把將蕭玉婷推倒在地,和蕭景恒他們坐車離開去找陳雨彤。

倒在地上的蕭玉婷氣急敗壞地大喊,“啊……”

“瘋了,你們都瘋了!”

這時候,蕭墨寒抱著兒子滑輪椅出來。

他目光沉沉地盯著蕭玉婷,“瘋的不是他們,而是你!

你與其在這里歇斯底里,不如回家看看。

看看你那好丈夫這時候背著你在做什么?”

蕭玉婷有些懼怕蕭墨寒,縮了縮身子。

“看就看。

我老公對我那么好,他那么愛我。

不可能會背叛我的。

你們全都是被賀夕顏那賤人蠱惑,相信她的瘋言瘋語,妖言惑眾。

我一定會證明給你們看,我到底過得有多幸福。”

蕭墨寒眼里散發出冷厲的光芒,宛如冰刀射在蕭玉婷身上。

“再讓我聽見你罵我妻子,明天我就讓陳家消失在帝都。”

蕭玉婷氣急,“你敢,我可是你姑姑。”

蕭墨寒冷嗖嗖地盯著她,“你都沒點長輩該有的樣子,哪來的資格端長輩的架子?

過去是看在我爸的面子上給你幾分薄面,你還蹭鼻子上臉了。

你最好祈禱雨彤平安無事,不然你就等著承受爺爺的怒火吧!”

當初這小姑為了陳鈺銘,一哭二鬧三上吊。

甚至偷偷拿了戶口本領了結婚證才告訴家里。

爺爺奶奶疼她,最終還是妥協,給了豐厚的嫁妝。

可這些年,這姑姑越來越小家巴子氣。

他沒想到,她自私到連自己女兒在學校被霸凌了都不關心。

蕭承熙感受到爸爸身上發出的低氣壓,睜著烏溜溜的眼睛,疑惑地看了看蕭玉婷,又看看爸爸。

他將一根手指伸進嘴巴咬著。

爸爸怎么生氣了?

……

另一邊。

從老宅跑出來的陳雨彤,一路狂奔……

她躥街走巷,將蕭家的人全甩開,最后大汗淋漓地來到陳氏的大樓頂上。

看著夢境里常出現的天臺,她笑了。

笑的悲涼。

陳雨彤抬起手,慢慢地翩翩起舞。

沒人知道,她其實很熱愛舞蹈。

小時候她就想學舞蹈。

可媽媽說,那是戲子才會學的東西。

她說要把她培養成商業精英。

等她長大了,接她的班。

她為了得到父母的認可,很努力地學習。

可初中被霸凌后。

她就明白,不管她怎么努力。

他們都不會在乎她。

爸爸不愛她。

是因為他還有另一對雙生女兒。

那兩個女兒可比她漂亮多了,像洋娃娃一樣精致。

而媽媽。

眼里只有利益和事業。

她那少得可憐的愛和關心。

都給了薄情的爸爸,無知的弟弟。

……

蕭家一大家子把陳雨彤跟丟了,老爺子急忙給蕭墨寒打電話。

讓他套一下賀夕顏的心聲,看她知不知道陳雨彤跑哪兒去了?

蕭墨寒坐在輪椅上,“她和景恒已經去找了。

她有那什么系統大瓜,應該知道雨彤跑哪兒去了。

你聯系景恒。”

掛了電話,他才摸了摸兒子的小臉。

“嚇到了嗎?”

蕭承熙搖搖頭,又點點頭,

他感覺今天家里的人好奇怪。

怎么一下子全不見了?

……

陳氏大樓的天臺。

陳雨彤像只蝴蝶一樣翩翩起舞。

她沒有受過專業的培訓,但舞姿卻堪比專業訓練過的舞者。

在家無人的時候,她就在網上學。

偷偷地學,不敢被媽媽發現。

直到跳累了,她才慢慢朝天臺邊緣走去。

看著湛藍的天空,縹緲的白云。

她伸出雙手,感受到微風的擁抱,她露出了釋然的笑。

“若有來生,做一只鳥兒多好。

可以無憂無慮,自由自在地飛翔……”

……

前往陳氏大樓的馬路上,賀夕顏催促蕭景恒。

“快點,再慢就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