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06章 愚蠢又自私的蕭玉婷

賀夕顏的心聲一爆,大廳里的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反應過來后又氣又怒,又心疼。

藍煙聽到玻璃碎裂的聲音,趕緊朝蕭墨寒看去。

“哦,天吶,兒子你的手!

景恒,趕緊去拿藥箱,你哥手受傷了。”

說完她又擔憂地回頭看了看外甥女。

那孩子竟然在學校被霸凌!

小姑子一家卻一直沒發現?

眾人看著坐在蕭玉婷身邊的女孩。

那孩子文文靜靜,柔柔弱弱的。

平時總是沉默寡言,內向得讓人感覺不到她的存在。

女孩叫陳雨彤,今年15歲,上初三。

她同樣也聽到了賀夕顏的心聲。

她震驚地看著賀夕顏。

胸腔像是被刺破了一個大洞,仿若被刺骨的寒風塞滿,讓她感覺渾身冰涼。

表嫂怎么會知道她在學校被霸凌?

甚至連同學對她做了什么都知道。

傷疤被人血淋淋地揭開,讓她痛苦不堪。

她緊緊地握著雙手,指甲鑲進肉里都不自知。

爸爸媽媽只知道忙于工作。

平時對她不管不問。

他們在乎的只有她的成績。

她的成績稍微下降,他們都會發現。

可她精神和身體的異樣,他們從不在意,只當她是學習壓力大,累了。

她不是沒告過狀,而是爸爸媽媽根本沒當回事。

初一的時候,同學只是嚇唬她,還沒對她進行人身攻擊。

她給爸爸媽媽說過。

可媽媽約見過那幾位同學的家長后,因為對方條件比陳家好。

給了點好處,就把媽媽打發了。

后來,她再告狀,媽媽不但不幫她,還責怪她一天小氣吧啦的事多。

只當那是同學之間的開玩笑。

久而久之,她也不說了。

而那些同學,也越來越放肆,越來越肆無忌憚。

她們手里,有她的裸照,她更不敢說了。

三年的校園霸凌。

那些惡意的恐嚇,推搡,打罵、嘲笑的話語,輕蔑的眼神,如同噩夢一般纏繞著她。

她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錯了什么,要遭受這樣的對待。

每天放學回來,她都將自己關在房間。

可笑的是爸爸媽媽以為她是在做功課。

他們的漠不關心。

讓她心如死灰。

因為在他們心里,弟弟才是寶貝。

她,只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她想著若哪天承受不了了,就從那萬丈高樓跳下去,結束這可悲的青春歲月。

而且,她仿佛已經看到了萬丈高樓的樓頂。

她穿著校服,在那空蕩蕩的樓頂如幽靈一樣跳舞,旋轉……

在大樓邊緣,在跳與不跳之間徘徊……

蕭玉婷消化完賀夕顏的心聲,瞪大眼睛看向自己的女兒,眼神詢問她是不是真的?

來之前,她爸就警告過她。

若是聽到賀夕顏的心聲,讓她不要暴露被賀夕顏發現。

可是,她哪里還忍得住。

老爺子怕她露出端兒,急忙打岔。

“墨寒,你手沒事兒吧?

怎么好好地把杯子給打碎了呢!”

蕭墨寒掃了他小表妹一眼,垂目看著被玻璃扎傷的手。

“我沒事,一點小傷而已。”

“這杯子質量不好,換了吧。”

老爺子子給蕭景恒使了個眼色,“你先處理一下傷口。

這么大個人了,連個杯子都拿不穩。

顏顏,你也一起去。

陪墨寒到樓上去處理傷口。”

賀夕顏看著碎掉的玻璃杯,眼里閃過懷疑。

【這男人今天吃火藥了嗎?

來到時候在車上就一身的低氣壓。

現在又莫名其妙地把杯子捏碎。

難不成男人也像女人一樣,也有大姨媽的那幾天?

突然脾氣暴躁,心情大變!】

她沒注意蕭玉婷難看的臉色,走到蕭墨寒身邊。

“你傻啊,喝個水也能把自己弄傷。”

蕭景恒推著蕭墨寒的輪椅,“走,先去樓上把傷口處理了。”

他怕再慢點,他那自私的小姑會暴露嫂子的心聲。

賀夕顏跟在他們身后上的樓。

等三人的身影消失在樓梯腳,蕭玉婷才一把抓住女兒的肩膀,焦急地問。

“那瘋子心里說的是不是真的?”

陳雨彤眼里閃過痛苦的掙扎,突然眼眸猩紅,一巴掌拍掉她媽媽的手。

長期積壓的痛苦在這一刻全面爆發。

她怒吼道,“是真的又如何?”

“你在意過嗎?

我,對于你們來說,只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你什么時候真正關心過我?

我有時候甚至懷疑,我是不是你們的親生女兒?

你們對我和弟弟,那是一個天,一個地。

我從未見過父母偏心眼到你們這個地方。

我討厭你!

為什么要把我生下來?

既然生下來了,為什么不對我的人生負責?

我曾祈求過你,曾告訴過你。

我在學校遭遇的一切不公平待遇。

我從一開始就告訴過你的。

可你怎么說?

呵呵,你說她們家公司是你的合作伙伴。

同學之間打鬧是正常的。

讓我不要小肚雞腸,不要斤斤計較。

不要影響你的事業發展。

你說當初蕭家阻止你嫁給爸爸,你要干出一番大事業,讓他們刮目相看。

你的眼里只有事業和利益。

你何曾在意我,何曾關心過我?

更可悲的是你一直被我爸那鳳凰男蒙在鼓里。

你自以為他多愛你。

卻不知道除了你,他還有另一個家。

用你辛辛苦苦打拼出來的錢財,養著另外一家三口。

你活在他編織的謊言里,自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卻不知道你只是他的提款機。

一個又蠢又笨,又自以為是的提款機!”

啪。

被女兒當眾指責,臉上掛不住的蕭玉婷惱羞成怒,一巴掌給她扇去。

“你在胡說八道什么?”

“你爸怎么可能會背叛我?

你已經不小了,在學校那點破事自己都處理不好,還好意思天天回家告狀?”

她最在意的就是她自己堅持的這樁婚姻。

這是她違抗父母,非要追求的真愛。

這些年和丈夫恩愛如初,從未紅過眼。

她怎么可能相信丈夫會背叛她,欺騙她?

陳雨彤摸著被打的臉,抬起頭,看著氣急敗壞的媽媽,突然大笑不止。

“啊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

她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她環顧四周,看著被驚得目瞪口呆的蕭家一大家子,臉色突然一冷,淡漠道。

“看,這就是我的媽媽。”

“哪怕知道我被霸凌,關心的永遠只是她自己。

啊哈哈,活該!

活該你被爸爸欺騙。

我以為我的人生已經夠可悲了。

哈哈哈,沒想到,你比我更可悲。”

她也只是前幾天才發現爸爸在外面還有一個家。

她原本還在想著怎么以委婉的方式告訴媽媽,讓她發現爸爸的真面目,及時止損。

可現在,她突然想看看媽媽那美夢被打碎后,她會不會后悔?

蕭玉婷氣得臉紅脖子粗,揚手想再次給女兒一巴掌。

蕭老爺子怒火中燒的走過來,一把握著她的手,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

“蠢貨,你平時就是這么對待雨彤的嗎?”

“你給我滾,以后雨彤不用回陳家了。

她以后就住蕭家。

以后就叫蕭雨彤。

我倒要看看是哪些王八羔子敢欺負她。

有你這樣的媽媽,真是她最大的不幸。

知道女兒被欺負,你不但不關心,不為她討回公道,還利用她受傷的事獲取利益!

你這是在她心窩捅刀子知道嗎?

我怎么會有你這么個自私自利,是非不明,唯利是圖的女兒!

滾……”

蕭玉婷臉色難看,不服氣叫道。

“爸,你就完全信了那瘋子的話嗎?

她說雨彤被霸凌就被……”

啪。

老爺子再次給了她一巴掌,打斷她的話。

“冥頑不靈的蠢貨,你以為我像你一樣愚蠢。

你連自己女兒都不相信。

我看你是被那渣男迷惑得神魂顛倒,找不著東南西北了。

你自己滾回去好好查查,到底是不是被他騙了。”

……

樓上。

蕭墨寒的臥室隔音效果很好。

蕭景恒在給他挑手掌心的玻璃。

賀夕顏看著被挑出的玻璃渣,眼里閃過她自己都未發現的心疼。

她并不知道她心聲暴露,樓下已經炸開了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