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04章 二貨兄弟把輪椅推翻了

蕭景恒聽到嫂子說會拯救他,嘴角差點咧到耳后根。

啊哈哈,只要有嫂子出手,他不怕小命保不住。

就憑嫂子那身手,哪怕她不用手,用腳也能保他平安。

進入別墅后,蕭景恒很殷勤地給賀夕顏端茶送水。

“嫂子,你嘗嘗,這是我親自榨的果汁,三分甜。

你試試喜不喜歡?”

蕭景恒將玉米汁放在賀夕顏面前,杯子里還貼心地放了一根吸管。

賀夕顏喝了一口,“不錯,挺好喝。”

她歪頭看向蕭景恒,“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說吧,你打的什么主意?”

蕭景恒心里一抖。

嫂子干嘛這么警惕?

他打著哈哈。

“嫂子想多了。

我哪打什么主意。

這不是你上次救我一命,我還沒報答你的救命之恩嘛!

給你榨點果汁,還是在你和大哥的家,不算獻殷勤。”

【算你小子有眼見。

不枉我打算救你小命。】

“我聽爸媽說你前幾天救了一個女孩,帶到這兒來了。

人呢,怎么沒見?”

蕭景恒根本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

“她昨天就離開了。

臉上的傷好了就走了。”

他再次討好,“嫂子,大哥說你喜歡吃麻辣的。

等我出任務回來,你的手也差不多好了。

到時候我請你去美食城。

那里新開了幾家川味,味道正宗,非常好吃。

你想吃什么,那里都有。

隨便點,我請客。”

想到美味,賀夕顏眼睛一亮。

“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可別后悔。”

蕭景恒拍著胸脯,“我說話算話。

那里的麻辣香鍋,麻辣火鍋,爆炒牛蛙,干鍋鴨頭……麻辣小龍蝦……。

太多了,我都說不過來。

那里的東西是帝都最好吃的。”

賀夕顏咽了咽口水,【哦吼吼,都是我愛吃的!

要是再來幾杯吹啤,簡直不要太爽!】

蕭景恒差點笑出聲。

媽呀,嫂子這吃貨,太容易滿足了。

蕭景恒豪氣道,“不就是點吃的。

給你一輩子時間都吃不窮我。

我雖然不在公司上班,但一年還有很多分紅。

我可是貨真價實的富二代。”

蕭景恒感受到他哥冷嗖嗖的目光,不忘吹捧。

“嘿嘿,不過比起我哥,我那點資產只能算九牛一毛。

嫂子要是想一輩子吃香喝辣的,那就得把我哥大腿抱緊了。

他可是行走的印鈔機。

有他在,你一輩子都不會缺錢花。”

賀夕顏沒注意他說蕭墨寒有多有錢。

心思全在美食上。

【嘖嘖,為了我的美食,蕭景恒這二貨可不能掛了。】

賀夕顏站起身。

“看在你明天出遠門份上,我送你個平安符。”

說完,賀夕顏就上樓。

等她身影消失在樓梯的拐角處,蕭景恒湊進他哥。

有些感動,“嫂子什么時候給我求的平安符?”

蕭墨寒想到之前賀夕顏提到過給家里人做平安符。

但卻沒他的份。

他目光郁悶地掃了自己弟弟一眼。

語氣有些吃味,“不是求的,是她自己做的。”

蕭景恒一愣,“她還會做那玩意兒?”

蕭墨寒沒好氣道,“她連鬼都會抓。”

蕭景恒見他哥語氣不好,有些摸不著頭腦。

“嫂子會做平安符,你不是應該高興嗎?

你咋這個表情?”

蕭墨寒懶得看他。

他總不能說因為賀夕顏之前說,平安符沒他的份吧!

不然,他那天干嘛哄兒子撒尿,還被這二貨兄弟給喝了一些。

也不知道那女色鬼最近還有沒有盯著他?

被人盯著都難以忍受,更何況被一個看不見的女色鬼盯著。

……

賀夕顏拿著平安符下來,見他們兄弟倆嘀嘀咕咕。

好奇問,“你們在說什么?”

蕭景恒急忙站起身。

“沒說什么?

大哥在說等一下要不要去接承熙回來?”

想到兒子,賀夕顏笑了,“要,我一個星期沒見他了。

我剛剛在樓上就這么打算的。”

她揚了揚手中的袋子,“看,我都準備好了。

這是給爺爺奶奶他們求的平安符。

等下過去順道送給他們。”

她拿出一個平安符遞給蕭景恒,“這個給你。

戴好了,可以驅鬼辟邪。”

蕭景恒驚喜地接過,寶貝似的裝進口袋。

“謝謝嫂子。

我一定天天戴著。

絕不會弄丟,人在符在。

人不在,嘿嘿,符就跟我一起走。”

賀夕顏翻了個白眼,“有你這么詛咒自己的嗎?”

【我還等著吃美食呢。

你小命沒我的允許可不能掛。】

蕭墨寒有些嫉妒地壓下眼底的希翼。

他弟弟都能送。

他這個正牌老公就沒有。

偏心眼的渣女。

他有些氣悶地滑動輪椅往外走。

“蕭景恒,走了。”

沒眼力見的蕭景恒趕緊給他推輪椅,問道,“哥,嫂子給你的平安符和我的一樣嗎?”

被扎心的蕭墨寒握緊手,嘴硬道。

“我命大,不需要。”

蕭墨寒轉身的時候,賀夕顏已經拿出一個平安符,正準備送給蕭墨寒,就聽他說不需要。

賀夕顏受傷的手捏著平安符。

心里氣哼哼發鬧騷。

【靠,不需要。

尼瑪,我好心給你做一個,還是全家人里面做得最好的一個。

這狗男人竟然說他命大不需要。

行,你不需要是吧。

不需要我還不送了。

等著看你被女鬼纏身吧!

哼,這幾天,天天和我待一塊兒,那女鬼近不了你的身。

等明天我找借口出遠門,跟著二貨兄弟去邊境,看那女鬼纏你的時候,鬧出笑話可就有意思了。

啊哈哈……

等會兒接兒子二回來的時候,我偷偷買個攝像頭裝在他房間,把他被女色鬼上身的視頻錄下來。

哎呦喂,到時候他脫得光溜溜的,躺在大床上擺著各種姿勢孤芬自賞。

一會兒摸大腿,一會兒摸胸肌,一會兒摸屁股,再摸摸弟弟……

哇咔咔,那畫面一定很勁爆。

到是候等他愛上我,我就用那視頻威脅他離婚……】

哐當……

將蕭墨寒推到外面的蕭景恒,被賀夕顏的心聲雷得腳下一歪,身子站立不穩,向前一撲,抓著輪椅的手將輪椅帶翻在地……

“蕭景恒,你找死!”

被輪椅帶翻在地的蕭墨寒黑著臉坐起身,陰沉沉地盯著蕭景恒。

蕭景恒有些無辜,看著他哥那黑如鍋底的臉,急忙解釋,“那個,大哥,我不故意的,大嫂她……”

“閉嘴!”

蕭墨寒快被氣死了。

那女人就是故意的。

她之前明明說不給他做的。

現在又說有他的份。

他要是知道有他的份,剛剛那會嘴賤說不需要?

看著自己兄弟嘴角憋著的笑,蕭墨寒臉色更加難看了。

“還不把輪椅弄起來?”

蕭景恒連忙爬起來,“噢,馬上,馬上。”

把輪椅扶起來的他,實在憋不住。

“啊哈哈哈……”

“大哥,你竟然被……”

“啊哈哈哈……

果然,長得太帥是種罪……”

蕭墨寒重新坐在輪椅上,警告道,“你明天出任務,是不想回來了是吧!”

蕭景恒立馬把笑給憋了回去。

他總算知道嫂子說給他平安符,他哥為什么突然臉色臭了。

啊哈哈,原來是他哥還沒有。

剛剛又嘴賤說不需要。

嫂子一生氣,平安符不給了,還準備給他安排攝像頭。

他好想知道他哥這禁欲系的外表脫光后,臉上色瞇瞇的表情,這么摸摸,那里摸摸……

蕭墨寒氣沖沖地拍開蕭景恒的手,自己滑著輪椅往前走,“你要是敢說漏嘴,小心你的皮。”

蕭景恒連忙跟上,再次給他推著輪椅。

“大哥放心,我嘴巴很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