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00章 心機婊差點氣吐血

【哇靠,蕭狗吃錯藥了?

原主那傻逼之前做的事。

他竟然說算不得什么!

媽的,差點都讓他做綠毛龜了。

他竟然這么大方!

哦嚯嚯,那我以后是不是也可以出去浪?

只撩不吃的那種……

在沒離婚之前,我精神出軌,肉體不出軌,他總不會……】

蕭墨寒氣得粗魯地給她塞了一個包子。

“趕緊吃,要涼了。”

這個又渣又色的女人,一天到晚就想著小鮮肉。

等他腿好了。

他就天天鍛煉,把這身肌肉再練結實些,天天在她面前晃,看她還想著看誰肌肉?

嘴巴被塞得鼓鼓的,賀夕顏無辜地瞪大眼睛。

眼神抗議。

【我不想吃包子。

我想喝燕窩粥。】

蕭墨寒冷聲道,“包子吃完再喝粥。”

蕭慶國輕咳了聲,“年輕就是好。”

他淡淡地看向賀紫鳶。

“讓你見笑了。

其實你姐姐和你姐夫他們感情很好。

并不像外界傳言的那般不堪。”

只是你姐夫腿出事兒了。

你姐姐怕他自暴自棄。

故意把自己名聲搞臭。

所謂臭味相投嘛!

這樣他們才更般配。”

這下賀夕顏直接目瞪口呆。

【挖草,公爹想法好獨特!

他管那叫感情好。

我滴媽呀。

他是眼瞎還是咋的?

嘖嘖,不愧是是父子,思想一個比一個奇葩。】

藍煙臉上一言難盡。

這兒媳婦簡直……

大家好心維護她臉面。

她竟然哪壺不開提哪壺。

看自家老公那張臉有發怒征兆,藍煙趕緊打圓場。

“你叫紫鳶是吧,吃過早餐了嗎?

沒吃的話和你姐姐他們一起吃點。

我們帶得挺多的。”

賀紫鳶搖頭,“謝謝阿姨。

我已經吃過了。”

賀夕顏那賤人跑步回來,滿身的汗臭,洗都不洗就吃,看著就惡心。

現在哪怕他們吃的是燕窩,她都沒胃口。

……

等賀夕顏他們吃好早餐,被塞了一波狗糧的賀紫鳶實在待不下去。

找了個借口離開。

“姐姐,我得去換藥了。

我改天再來看你們。”

賀夕顏坐著沒動。

“行,那你去吧!

等我手好了。

我就回來住幾天。”

賀紫鳶耐著性子點頭,“嗯,那你好好養傷。

媽媽在家都念叨你好久了。”

說完她轉身離開。

賀夕顏又補充了句。

“對了,你回去給媽媽說一聲。

讓她吩咐傭人把我的房間打掃一下。

我好久沒回去了。

我的房間是不是起灰了?”

走到病房門口的賀紫鳶一聽這話,差點被氣吐血。

把她的房間打掃一下!

她莫不是忘了她已經結婚了?

這一年多都沒回過家。

她的房間。

她結婚后連家都不回,那還會給她空著?

她現在竟然說要把她房間打掃干凈!

她轉過身,有些委屈,“姐姐,你是不是忘了?

你之前把那房間給我了。”

賀夕顏故作疑惑皺眉,“我什么時候說的?”

隨后她又大方道,“哎呀,既然已經被你霸占,那就算了。

你讓媽媽給我收拾一間客房也行。

記得要大一點的。

最好按照我以前的房間布置。

到時候我要帶著你姐夫和承熙回來。

承熙已經會走路了。

要是房間小了,不夠他活動。”

賀紫鳶一聽說按照她之前的房間布置,氣得捏著包的手指把包都捏變形了。

她把賀夕顏那間臥室重新改裝。

現在整個二樓全變成她的了。

琴房,練舞房,健身房,畫室、臥室。

賀志章疼她。

只要她喜歡的,都有求必應。

賀夕顏媽媽留給她的私產多。

她結婚后,就算和蕭墨寒鬧離婚,晚上不回蕭墨寒的別墅。

要么在傅少庭哪兒,要么在她自己的別墅。

但就是不回賀家。

她回賀家。

爸爸會呵斥她,她嫌煩。

她的一舉一動,都在她和傅少庭的監控范圍之內。

原本以為一切都在他們的計劃之中。

可前段時間不知道她為什么發瘋,和傅少庭與何欣怡同時撕破臉。

還不鬧離婚了。

如果就她一個人回去,她讓媽媽隨便收拾三樓一個客房就可以。

可現在,她竟然要帶蕭墨寒和兒子回去。

媽媽要是知道蕭墨寒也回賀家,絕對會巴結蕭墨寒,讓她把臥室讓出來。

因為在外人眼里,她一直是賢妻良母。

疼賀夕顏比她這個親生女兒多。

她要維持那可笑的假象,保全她的好名聲。

賀夕顏見賀紫鳶站著不動,故作疑惑。

“妹妹,怎么了?”

“我帶你姐夫和大侄子回去,你不歡迎嗎?”

賀紫鳶壓下憤怒,柔聲輕笑,“姐姐這是什么話?

我怎么會不歡迎呢?

你這么長時間沒回去,我高興都來不及。

我剛剛是在想小侄子第一次回賀家,我得給他準備點禮物好。”

賀夕顏笑瞇瞇道,“哎呀,男孩子最喜歡就是變性金剛了。

你給他買個最新款,獨一無二的限量版就可以,我家承熙很好滿足的。

一個玩具就能讓他開心好久。

爸媽那里也是,讓他們不用準備多的。

承熙第一次去看外公外婆,讓他們封個三五十萬的見面禮紅包就行。”

這話一出,賀紫鳶好想抽她幾個大嘴巴子。

限量版變形金剛,三五十萬的見面禮紅包。

加起來都快上百萬了。

回一次娘家就獅子大開口,她怎么不去搶劫?

偏偏賀夕顏氣死人不償命。

“妹妹放心了。

你對小侄子的好,姐姐會記在心里的。

等姐姐拿到遺產。

你花在小侄子身上的錢。

等你結婚,姐姐一定會回你一個大禮。”

一句大禮,堵得賀紫鳶胸腔憋悶。

賀夕顏的遺產,到時候都會變成她的。

拿遺產給她準備結婚大禮,那她不就是在變相花自己的錢嗎?

可現在那些東西賀夕顏都還沒拿到,她也動不了。

為了不引起賀夕顏的反感和察覺,她只能強顏歡笑地應道。

“姐姐真是的,給小侄子買禮物,是我應該做的。

那需要你給我回禮。

我是他小姨,買點東西又不算什么。

你和姐夫好好養傷,我等著你們一家早點回來。”

說完,她趕緊出了病房,生怕賀夕顏又說出讓她吐血的話來。

這賤人現在一張嘴,準能把人氣個半死。

而賀夕顏在她出病房們時,快速用嘴巴叼起一塊香蕉皮,跑到門口用力一甩……

然后快速返回位置坐好。

蕭慶國夫妻和蕭墨寒,被她這一操作弄得目瞪口呆。

這光天化日之下,她竟然……

【哼,想打我媽遺產的主意,我會讓你們先吐點血。】

她心聲一出,幾人瞬間理解了。

外面。

昂首挺胸,目視前方的賀紫鳶,根本沒注意到腳下多了一塊香蕉皮……

下一秒。

砰。

賀紫鳶四仰八叉地摔在地上,疼得她齜牙咧嘴。

她氣急敗壞的大罵,“啊,那個缺德玩意扔的香蕉皮?”

可空蕩蕩的走廊里,只有她一個人。

她剛剛出來,也沒注意腳下,根本不知道這香蕉皮是什么時候扔的。

不想被賀夕顏發現丟臉,她趕緊爬起來,快速離開。

等她離開后賀夕顏才爆笑出聲。

“啊哈哈,她一定氣壞了,心里指不定在罵我呢。”

【哼,要不是賀紫鳶經常在原主耳邊念叨,傅少庭長得帥,蕭墨寒腿廢了配不上原主。

原主那傻叉那會被何欣怡洗腦。

何欣怡出主意,賀紫鳶吹捧傅少庭。

傅少庭畫大餅。

這三人一起出擊,原主那傻逼不上當才怪。】

……

蕭墨寒壓制笑意,“悠著點,小心陰溝里翻船。”

賀夕顏毫不在意。

“翻船之前我也會拉著她墜入大海。

誰讓她整天惦記我媽那點遺產。

我之前那么作鬧離婚,她才是最大的幫兇。

我和傅少庭認識,就是她故意設的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