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99章 蕭家對賀夕顏的態度,驚呆心機婊

清晨的公園,仿佛是大自然剛剛蘇醒的畫卷。

微風輕輕拂過,帶著一絲清新的草木香,讓人心曠神怡。

陽光透過稀疏的云層,灑在柔軟的草地上,泛起一片片金色的波紋。

公園小徑兩邊的大樹枝頭,鳥鳴聲清脆悅耳,時而高昂激越,時而低回婉轉。

那悅耳動聽的聲音落入耳里,猶如天籟。

公園里的場景熱鬧非凡。

晨練的人男女老少都有。

有的打太極,有的跑步,有的扭腰……

跑步的人大汗淋漓。

從賀夕顏她們身邊跑過時,那飛濺起來的汗珠都能看見。

賀夕顏歪頭問賀紫鳶。

“你要不要一起跑?”

聞著空氣的汗臭味,賀紫鳶嫌棄的眉頭輕皺。

心里氣得想罵娘,面上卻故作為難。

“我就不跑了吧。

我穿的是高跟鞋。

身上的衣服也不適合跑步。

等姐姐出院了,什么時候回賀家住幾天。

我再陪姐姐一起跑。”

賀夕顏點頭,“行,那你在這兒等我。

我跑一會兒再回去。”

說完,她不再理會賀紫鳶,抬腳就跑了出去。

周圍的人,多數穿的都是運動套裝,短袖加短褲。

只有她一人穿著一身高級定制長裙,畫著精致妝容,踩著高跟鞋,與現場鍛煉身體的人格格不入。

周圍的人,異樣的目光頻頻掃在她身上。

感覺她就不像同類一樣。

看著賀夕顏跑遠的身影,賀紫鳶抓著包的手緊了又緊。

賤人,她自己跑步。

卻讓她像傻子一樣站在這里被人圍觀。

她真后悔剛剛答應了和她來公園。

……

她這一等就等了半個小時。

等賀夕顏呼吸有些喘的停下腳步時。

她才有些哀怨,“姐姐不是說只跑兩圈嗎?

你都跑了半個小時了。

你的手受傷了。

就不怕出汗感染傷口嗎?”

賀夕顏無所謂地擺擺手。

“放心吧,就這點時間。

還不至于讓我出汗。

走吧,回去了,現在7點了。

我婆婆應該帶早餐來了。

你早餐吃過沒?

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吃?”

賀紫鳶想到她剛剛跑步,被身邊那些人甩了一身臭汗。

想想就覺得惡心。

她哪里會吃得下去?

“我已經吃過了。”

……

賀夕顏離開病房幾分鐘后,蕭墨寒頂著一雙熊貓眼醒來。

見賀夕顏病床上沒人,而洗手間里有啦啦的水聲。

他以為賀夕顏在衛生間,想著她手受傷了,怕她碰水。

他趕緊掀開被子下床,坐在輪椅上就朝衛生間滑。

等走近了才發現,里面的人是護工。

哪有賀夕顏的身影?

他臉色微沉。

這女人一大早跑去哪了?

他問護工,“賀夕顏呢,去哪了?”

護工見他臉色難看,一下子有些緊張。

“額,她幾分鐘前就出去了。

她說病房里的消毒水味道不好聞。

她出去鍛煉鍛煉,呼吸新鮮空氣。”

蕭墨寒氣急。

“胡鬧。”

“手受傷了都不安分。

鍛煉,她是想手廢了嗎?”

他給賀夕顏打個電話。

但賀夕顏手機開了靜音,掛在脖子上沒聽到。

……

等賀夕顏帶著賀紫鳶回到病房時,藍煙和蕭慶國剛到幾分鐘。

藍煙見賀夕顏回來,語氣有些責怪和擔憂。

“手都還沒好,你就到處亂跑。

要是不小心碰到,可有你好受的。”

蕭慶國將帶來的早餐食盒打開。

“好了,就別說她了。

讓他們先吃早餐吧。

顏顏,今天讓廚房給你熬的燕窩粥。

水晶包,三明治,牛奶……

我一樣帶了一點。

你看你喜歡吃什么?

讓墨寒喂你。”

蕭墨寒拿起筷子,夾了一個水晶包塞賀夕顏嘴里。

“吃吧,溫度剛剛好,不燙。”

賀紫鳶見他們一家對賀夕顏心噓寒問暖,而她被人無視,臉色有些掛不住。

向來被眾星捧月的她,何時被人無視過。

她壓下眼底的嫉妒,自己找存在感。

“姐夫好,叔叔阿姨好。”

藍煙一回頭,“你是……?”

不怪她認不出,主要是之前賀夕顏作死離婚,從來不會帶賀紫鳶到家里做客。

而且她戴著口罩,只露出一雙眼睛,若不是熟悉她的人。

誰知道她是誰?

蕭墨寒雖然認識她。

但賀夕顏不介紹,他就當不認識。

反正又不是親的小姨子,人品還有問題。

他管那么多干嘛?

而賀紫鳶一直以為。

賀夕顏把蕭家的人都得罪完了,在蕭家的日子肯定不好過。

賀夕顏把蕭家搞得烏煙瘴氣,她也不屑去蕭家。

但今天一見。

賀夕顏這賤人哪里是不好過。

蕭家這幾人,就差點把她寵上天了。

最讓她震驚的是蕭墨寒這冰山,竟然喂賀夕顏吃早餐。

就算她手受傷了,那也不至于照顧得這樣無微不至吧!

她鼻梁被摔斷。

她媽都沒這么關心她。

剛剛進來,賀夕顏沒介紹她的身份,已經讓她很丟臉了。

現在被藍煙當眾問身份,更加讓她覺得難堪。

故意的。

她感覺賀夕顏就是故意讓她難堪的。

怎料,賀夕顏突然出聲。

“哎呀,忘了介紹了。

爸媽,老公。

這是我妹妹。

我后媽的女兒。

她叫賀紫鳶。

嘿嘿,之前一直沒帶她來過家里。

就我們結婚的時候見過一面。

你們不認識也正常。”

聽到后媽的女兒這幾個字,賀紫鳶氣得口罩下的臉都有些扭曲。

這賤人是故意。

在蕭家人面前,故意提醒她是后媽的女兒。

她想表達什么?

藍煙責怪道,“你這孩子,你妹妹來看你們。

你卻不介紹人,一點禮貌都沒有。”

她嘴上說著責怪的話,眼里卻一點責怪的意味都沒有。

賀夕顏嘴里含著東西,口齒不清道。

“沒事了。

我妹妹善解人意,溫柔大方。

不會在乎這點小細節的。

對吧,妹妹。”

賀紫鳶要不是戴著口罩,那難看的嘴臉能嚇死人。

她深吸一口氣,壓下滿腔憤怒。

“阿姨,沒關系的。

姐姐剛剛可能是餓了,一時忘了。

她一直都這樣。

做什么都毛毛躁躁,大大咧咧的。

之前闖了那么多禍,讓蕭家被人指指點點。

我還怕你們對她有意見。

現在看到你們這么寵她,我就放心了。”

她故意提醒他們。

賀夕顏是個什么樣的人。

雖然這段時間她收斂了。

沒再像之前那樣作死,撒潑,闖禍。

但她之前那些惡劣行跡,可不是這短時間就能讓人淡忘的。

蕭墨寒眼神有些冷地掃了賀紫鳶一眼。

在他面前揭他老婆的短,當他死人嗎?

他看著已經換了個芯子的賀夕顏,意味深長道,“嗯,她之前是有些皮。

闖了不少禍。

不過最近想通了。

已經改邪歸正。

是人都會犯錯。

只要真心悔過,那就還有機會拯救。

索性她沒殺人放火,算不得什么大事。”

這話差點把賀紫鳶下巴驚掉。

她目瞪口呆地盯著蕭墨寒,一副見鬼的模樣。

只是有點皮!

他知道他在說什么嗎?

這賤人給他戴綠帽。

把公司和蕭家鬧得烏煙瘴氣。

讓他顏面掃地。

這還算不得大事?

他是不是腦子有病?

有受虐傾向?

就連賀夕顏也差點被咽住,一臉驚悚地看著蕭墨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