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98章 賤婊嫌棄親生父親

董偉強有些拘束地看著賀紫鳶,語調溫和清淺,還帶著哀求。

“鳶兒,去看看你奶奶吧。

她快不行了,想在臨走前見你一面。

若不是情況特殊。

我真的不會來打擾你。”

董偉強經營著一家小超市。

身材中等,體態勻稱,頭發整齊干凈,兩邊鬢角有幾絲白發。

他穿得很樸素,干凈的襯衫配上一條深色褲子。

但臉卻很出眾,濃眉大眼,不難看出年輕時也很帥。

他是個很老實,勤勞的男人。

早晨的陽光弱,金色的光線灑在他臉上,給那張臉增添了幾分柔和。

使他眉目看起來更加和善。

董偉強很癡情,為了賀紫鳶媽媽一直沒有結婚。

但她媽媽在剛懷孕時就勾搭上賀智章。

為了榮華富貴。

將對她死心塌地的董偉強給踹了。

賀紫鳶不耐煩地再次甩開他的手。

語氣帶著嫌棄和厭惡,“我說了叫你不要來找我。

我現在的身份是賀家二小姐。

不是你女兒。

我跟你沒有半點關系。

若是因為你的自私曝光了我的身份。

你知道后果嗎?

你會毀了我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你知道嗎?

你給不了我和我媽想要的一切,就不要來打擾我們的生活。

董家那樣低賤的地方,不配我去。

在我心里只有賀智章一個爸爸。

你不過是提供了一個精子而已。

但卻從未撫養過我。

我從小沒在你身邊長大,對你沒有任何感情。

對董家更沒有任何好感。

對你口中的奶奶,更沒有半點情意。

我身處云端,而你們身處泥潭。

我們的身份一個天一個地。

去到董家那樣的小地方只會掉我的身價。

你看你這身上穿的。

全身上下不過幾百塊。

這么廉價的衣服還不夠我吃一餐飯。

讓我去董家,你不覺得很羞愧嗎?

所以我求你了,以后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ok。”

董偉強臉上閃過失落和悲傷。

“若是平時我真的不會來找你。

更不會打擾你幸福的生活。

但你奶奶她真的快不行了。

你就見她一面吧,耽擱不了多長時間。

只要你見了她這一次。

讓她沒有遺憾地離開。

以后,爸爸不會再來打擾你。

只要你幸福快樂。

爸爸在身后看著你就好。”

賀紫鳶不為所動。

“我不會去的。

別說是她。

哪怕有一天你死了,我也不會去。

賀家,才是我的家。

所以董先生,請你有自知之明。

不要再逼我說出羞辱你的話。”

垃圾一樣的身份。

還想讓她屈尊降貴去看那老太太。

他們哪來的臉?

賀紫鳶踩著高跟鞋,穿著一身高級定制的大牌衣服。

耳朵,脖子戴的首飾價值幾百萬。

手里拿著價值幾萬的限量款名包。

因為鼻子受傷,她戴著口罩遮掩住鼻子。

那穿著和打扮與身著樸素的董偉強比起來。

確實將他碾壓到泥潭里。

但對董偉強來說。

物質生活并不是他所追求的。

他想要的只是一家人幸福。

可賀紫鳶母女,眼里就只有物質生活。

求女兒無望的他,滿臉失落。

更多的是覺得對不起母親。

他眼里泛著淚花,最后無奈地點頭。

“行。

既然你不愿。

我也不強求你了。

以后,爸爸不會來打擾你了。”

對于這個不愿意認他的女兒。

他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

他給不了她想要的。

那就像她所說的一樣。

以后不要打擾她的幸福生活。

她一身的穿著打扮。

他一輩子都掙不到。

他確實是個失敗的父親。

不然,她的媽媽怎么會帶著腹中的她離開?

曾經他也不甘,也挽留過。

但在那男人雄厚的家庭背景面前,他退縮了。

他確實給不了她們母女想要的生活。

董偉強失落地轉身離開,背影有些滄桑,步伐虛浮,仿佛受了天大打擊。

賀紫鳶嫌棄地拍著被董偉強碰過的衣角。

仿佛剛剛被碰過的地方,像是被臟東西粘上一樣。

讓她覺得很惡心。

董偉強聽到聲音回頭一看。

臉色更加蒼白,身體頓時搖晃了一下。

女兒還真是將他嫌棄得徹底。

連碰一下都覺得他臟嗎?

賀紫鳶那嫌棄的動作,將他那點慈愛的心傷得體無完膚。

……

目睹全過程的賀夕顏嘴角勾起嘲諷的笑。

“拍吧拍吧。

要不了多久。

我會將你們從云端踩入泥潭。

讓你們母女從哪兒來滾回哪里去。

等你變得一無所有的時候。

你便會覺得,失去董偉強,是你做的最愚蠢的事。”

【大瓜,董偉強挺可憐的。

要不給董偉強介紹個阿姨?

讓他兩人擦出火花,再生個孩子。

有了孩子,他就不會惦記這心狗肺的母女了。

到時候我把這母女倆拉下泥潭的時候。

她們就算想倒回去找董偉強。

有了新人在,那母女倆想回去也回不去吧。】

大瓜,(這主意不錯。

你在相親網站上挑兩個好的。

給她們砸點錢。

讓他們短時間內把人造出來。)

【砸錢!

哦嚯嚯,你比我想得周到。

這樣速度會更快。

等一下我就讓人去做。】

……

賀紫鳶轉過身,剛要過紅綠燈,一抬頭就看到賀夕顏站在馬路對面。

她心里頓時一慌。

賀夕顏!

她怎么會在對面?

剛剛的事她看到了嗎?

她緊張地看了看董偉強離開的方向。

發現董偉強的身影已經不見了,她才松了一口氣。

她離得那么遠,就算看到了,也聽不到她在說什么吧。

不過想到賀夕顏那么蠢。

她就算看見,也不會想到董偉強是她的親生父親。

等一下她隨便找個借口就可以打發掉。

賀夕顏沒過去,站在原地等賀紫鳶過來。

她想看看這心機妹妹又想怎么編?

……

十幾秒鐘后。

賀紫鳶來到她面前,語調有些驚喜。

“姐姐,你怎么在這兒?”

“你不是和姐夫住院嗎?

怎么跑到外面來了?

我今天正打算去看你呢。”

賀夕顏裝作疑惑,“剛剛與你糾扯不清的那男人是誰?”

賀紫鳶早就想好了說辭。

她一臉嫌棄,語調厭惡,“你說那個男人吶。

一個推銷保險的。

我剛剛在等紅綠燈。

他見我一個人站在那兒就上來搭訕。

偏要向我推銷他們公司的產品。

我不想理他。

可他厚著臉皮,一個字兒地說他們產品有多好。

還動手動腳的。

我被他弄得不耐煩,就推了他一下。

姐姐,你覺得我這樣做對不對?

是不是有些過了?”

賀夕顏似笑非笑,“嗯,你做得很對。

遇到騙子就是不要理他。

下次再有人騙你。

記得告訴姐姐。

姐姐其他的不會,打架最在行了。

要是有人欺負你,我一定揍得他爹媽都認不出來。”

賀紫鳶一聽她還是這么好騙。

心里不屑。

哼,她就知道這蠢貨腦袋裝的狗屎。

三言兩語就將她打發了。

賀紫鳶壓下眼底的不屑和厭惡。

親昵地挽著賀夕顏的手,“我就知道姐姐對我最好。

走吧,我們進醫院吧。

我今天可是一大早就起床啦。

前兩天知道姐夫差點被燒了,我就想來看你們的。

但我的鼻子太疼了,說話都費勁。

我怕來了又讓你擔心。

就想著等傷好一點再來。”

賀夕顏裝作手疼,‘嘶’了一聲。

“別挽我的手。”

“那天差點被燒焦了。

滿手都是水泡,可疼了。”

媽的,被心機表挽著,差點把她給惡心壞了。

她明明就一直在一醫院。

若真有心來看。

早就來了。

她這么早在外面。

若不是董偉強找她,她怎會出來?

呵,虛偽又惡毒的東西。

比她媽還賤。

賀紫鳶趕緊松開手。

一臉歉意,“抱歉,我剛剛一時忘記姐姐手受傷了。”

賀夕顏不在意地笑了笑,“沒事,你也不是故意的。

不過現在還早,才六點二十幾分。

妹妹這么早就來了。

那應該是5點多就起床了。

為了來看姐姐。

你倒是有心了。

可我正打算去對面去公園跑兩圈。

這兩天待在醫院我都快發霉了。

你要不要一起去?”

賀紫鳶很想說不去。

但賀夕顏一臉笑盈盈地看著她。

她若說不去。

那這賤人定會懷疑她剛剛說的話。

“好……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