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96章 生命倒計時

生命倒計時十天!

五天后歸隊。

與好友何瑞杰一起出任務。

這是上級剛剛通知肖景恒的消息。

領導說只給5天休息時間了。

嫂子心聲說只有十天的生命。

那她的意思就是說,他的小命會在這次任務中掛了嗎?

難道他之前一直搞錯了對象。

要害他的是何瑞杰,不是好兄弟何濤?

雖說他與何瑞杰關系也不錯,但與何濤的關系更好一些。

蕭景恒剛剛開得免提,賀夕顏也聽到了賀瑞杰的名字。

【大瓜,何瑞杰就是二貨兄弟的好兄弟嗎?

我那時候看小說,只記得他好兄弟姓何,具體叫啥名字我給忘了。】

蕭景恒和蕭墨寒屏住呼吸,希望賀夕顏能再多爆點消息。

大瓜:(他不是,他只是遞刀子的人。)

(他好兄弟何濤才是捅刀子的人。

何濤也在這次的任務中。

他們這次的任務是去邊境驅逐恐怖分子。

劇本中,原本暴亂分子的頭目是蕭景恒干掉的。

按軍功,這次立功后,他就可以升少校軍銜的。

但他好兄弟羨慕嫉妒恨啊,就聯合何瑞杰,兩人將他給害了。

何瑞杰給他下迷藥,何濤把他帶走了。

之后你記得的。

趁他昏迷,挖了他的雙眼,挑斷四肢經脈,扔進獸園,啃得渣都不剩。

而那兩人回來后冒領軍功不說,還假惺惺地弄了具血肉模糊的尸體回來。

說蕭景恒因公殉職,犧牲了。

這不,上級給頒發了個烈士的獎章給蕭家,就不了了之。)

【哎,二貨還挺可憐的。

原本該升官發財的。

卻被何瑞杰下藥,何濤殘忍挖眼,毀四肢,扔獸園。

嘖嘖,好好的一大好青年,被人算計落得渣都不剩。

擺了擺了。

看在他是老公親弟弟的份上,等他出任務的時候。

我偷偷跟著,救他一條小命吧!】

蕭景恒聽完她的心聲,心里一陣感動。

吼吼,嫂子太好了!

竟然為了救他小命,還要偷偷跟他出任務。

那可是真槍實彈的戰場啊!

嗚嗚……

他以后一定要好好報答嫂子,把她當親媽一樣孝順。

蕭景恒知道是誰要害自己了,這段時間壓在心里的大石瞬間落地。

他一臉討好,“嫂子,要喝奶茶嗎?

我出去買,你想喝什么口味的?”

女人都喜歡奶茶,嫂子也不例外吧!

現在是下午,喝奶茶的大好時光。

賀夕顏一臉狐疑地看著他。

【咦,二貨吃錯藥了嗎?

竟然問我要不要喝奶茶。

他之前不是一直很討厭原主嗎?

咋突然轉性了?

難不成是因為前兩天在天臺救了他?】

蕭景恒好想說,你何止救過我一次。

你救了我好幾次了。

但他不能說。

蕭景恒站起身。

接著問,“嫂子,你喜歡芒果味,還是草莓味,又或者檸檬味?”

“你真去買啊?”賀夕顏想到奶茶,確實有些想喝。

蕭景恒點頭,“真的,我從不騙人

你喜歡什么口味的?”

他歪頭問蕭墨寒,“大哥你呢,想要什么口味?”

賀夕顏直接替蕭墨寒回答。

“他現在不能喝。”

“他肺部感染,不能喝甜的。”

“我的,給買薄荷味的,三分糖,溫熱的。

再來一份燒仙草。”

……

蕭景恒去買奶茶后,賀夕顏才在蕭墨寒耳邊嘀咕。

“你有沒有覺得你弟弟變了?”

蕭墨寒頭也不抬,“他哪兒變了?

變的不是你嗎?

你變了,他才會變。

以前對你態度差,那是你自己作死。

他一開始并沒有針對過你。

是你一次次把在他心里的好感給刷沒的。

現在你改邪歸正,他眼又不瞎,當然知道怎么做。”

隨后他又意有所指道,“人都是相互的。

你想要得到別人的尊重,想要得到別人的認可。

首先就得擺正自己的位置。

你付出多少,就會有多少回報。

若只是一味的索取,不知道付出,到頭來你什么都得不到。”

“所以小叔子剛剛的表現是回報嗎?

因為我那天救了他。

靠,按你這么說,我有點虧啊。

他一杯奶茶就把救命之恩給報了嗎?

一杯奶茶值幾個錢。

他小命太不值錢了。”

蕭墨寒嘴角抽搐。

這是重點嗎?

他想表達的可不是這個意思。

想到這女人吃貨的屬性。

他誘惑道,“先有奶茶,后面才會有更多的。

擼串,炸雞,麻辣龍蝦,絕味、酸菜魚……

但你現在手包成豬蹄樣,就算他想請你吃好的,你能吃嗎?

等你手好了,想吃什么美味,只要你開口,那小子絕對會顛屁顛股地給你買。”

小命都救了幾次了。

景恒那小子就差點把她當神供著了。

不就是點吃的。

掏空家底他都給買。

想到美味,賀夕顏都想流口水了。

“嘖嘖,這么說來,小叔子人還蠻好嘞。”

【靠,原主那傻逼,有這么好的婆家,竟然作死離婚。

破天富貴接不住啊!

不過原主作死的最大原因,還是被惡毒后媽養得是非不分。

等著!

等我手好了,是時候回賀家一趟了。

媽的,老綠茶手里還有原主媽媽好多遺物,老值錢了。

我得去替她拿回來。

哼,就算把那些東西賣了捐給乞丐。

也絕不能便宜了那老茶根。】

……

下午的陽光有些刺眼,金黃色的光芒如金子般散發著耀眼的光芒,給萬物披上一抹金衣。

道路兩旁,陽光透過稀薄的枝葉灑落在地,形成斑斑點點的光影。

醫院外。

買好奶茶的蕭景恒付了錢正準備離開,一轉身,便被一女孩撞上。

啪……

剛買好的奶茶被撞掉在地上,瞬間被砸漏,流了一地……

“啊,對不起!

對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女孩急忙一臉歉意地道歉。

“先生,我賠你奶茶。

你重新選一下。

抱歉,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鞋帶松了,剛剛沒注意被鞋帶拌了一下。”

女孩長相清秀乖巧,二十出頭。

臉上未施粉黛,一頭烏黑的長發披肩,上身一件白色體恤,下身搭配一條七分牛仔褲,一副大學生的打扮。

而她腳上,穿的球鞋鞋帶確實散開了。

蕭景恒見她道歉態度誠懇,鞋帶散開,想發火都發不出。

只能自認倒霉。

“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

不用你陪,我重新買一單吧。

你以后走路注意點就是。”

那女孩蹲下身,快速把鞋帶系好,隨后站起來,堅持道。

“那怎么行。

要賠的。

本來就是我給你把奶茶撞掉了。

你重新選一下,我買單。

我本來也是來買奶茶的。”

蕭景恒重新下單,沒讓她賠。

“不用了,幾杯奶茶又不值幾個錢。”

那女兒看著他英俊帥氣的臉龐,眼眸微閃。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

等蕭景恒重新提著奶茶離開后,那女孩看著他遠去的背影,有些失落。

“他竟然沒認出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