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夕顏率先出聲,“你好呀,二表哥。”

“還記得我嗎?

我前兩天晚上到你們店里打包過面條的。

我身邊這位是我老公。

他叫蕭墨寒。”

她揚起的手,被包成粽子,十分扎眼。

想讓人忘記都難。

張振的臉色因為抽了太多的血,很是蒼白,回過神后點了點頭,“你好,我記得你。”

他怎么會不記得她呢?

若不是她,那他現在不可能知道他的身世。

更不可能知道媽媽這些年心病的原因。

他朝劉智勇和蕭墨寒點了一下頭,走到張琪身邊。

劉智勇雖然是他的親生父親,

但他從小未擁有過父愛。

讓他開口叫爸爸。

他叫不出口。

“媽,對不起,我昨天沒跟你說實話。”

張琪心疼地看著臉色蒼白的小兒子。

“傻瓜,那么大的事怎么不給媽媽說呢?

你抽了那么多血。

卻騙媽媽只抽了兩百毫升。

雖然是為了救你哥哥。

但你也得先顧及自己的身體。

這看你現在這么虛弱,剛剛還出去那么久。

你要是暈倒了怎么辦?”

張振無所謂地笑笑。

“放心吧,我沒那么脆弱。

只是一點血而已,等出院回家你給我燒好吃的補一下就回來了。”

劉智勇這時候插話。

“那個,張振。

醫院下午就有血到了。

醫生那里我已經打過招呼。

等血到了,就會給你安排輸上,這樣你會恢復得快一些。

我知道我今天來打擾有些唐突。

但我想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

宇翔他,想見你們。”

張琪聞言,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他想見我們?”

張振有些歉意,“媽,大哥已經知道我們的身份了。

我昨天怕你擔心,回來就沒敢告訴你。”

張琪又驚又喜。

但心里卻很緊張和擔憂。

那孩子愿意見她。

那他,會原諒她嗎?

她曾經說的那些話,他不怪她了嗎?

劉智勇看出她的擔憂,安慰道。

“宇翔已經想通了,他不會怨你,你不用擔心。

而我,很感激你。

謝謝你為我生下兩個兒子。

還把張振教得這么好。

你看,是現在和我一起過去見宇翔呢?

還是等他把鹽水掛完,我們再來看你們。”

張琪有些急促地看向張振。

她怎么會不想見大兒子呢?

她這30年做夢都在想。

張振知道她在想什么。

媽媽是怕他心里有介懷。

“去吧,媽媽。

去見見他。

我希望你以后健健康康地活著。

我再也不想看見你心疾發作的樣子。

那樣我會心疼。

往后余生。

兒子希望你為自己而活。

敞開心扉地享受真正的人生。

我的媽媽那么好,應該得到幸福。”

媽媽的人生已經錯過太多。

他希望媽媽能追求自己的幸福。

張琪抹著淚,“好,我去見他。”

“阿振,謝謝你。

這些年,是媽媽虧欠了你。”

阿振從小就懂事,聽話。

從未讓她操過心。

張振搖頭,“媽,不要這么說。

你沒有虧欠我。

對我來說,你是這個世上最好的媽媽。”

這時候,賀夕顏的心聲炸在幾人耳中。

【噢耶,舅舅一家終于要相認了!

啊哈哈,舅舅趕緊把二表哥認回家。

你要當爺爺了。

可惜二表哥岳母嫌棄二表哥的身份低微,棒打鴛鴦。

死活不同意二表哥和二表嫂在一起。

舅舅,你得給二表哥撐腰。

用身份碾壓那目光短淺的未來親家。

嘖嘖,不過二表嫂可是個好人。

為了二表哥,差點和她父母斷絕關系。

現在在家里鬧絕食呢。】

賀夕顏的心聲暴露。

劉智勇和張琪都盯著張振。

似乎在問他是不是真的?

張振震驚的看著賀夕顏。

這表妹怎么啥都知道?

他和女朋友的事。

他連他媽都沒告訴。

他們又不熟。

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調查過他嗎?

劉智勇一聽小兒子身份被人瞧不起。

心里又酸又疼,又愧疚。

這更加確定他要讓孩子認祖歸宗。

哼,無知的婦人。

敢瞧不起他兒子。

他會用錢砸暈她。

而張琪更加心疼。

兒子交了女朋友,她竟然都沒發現。

她真的是個不稱職的媽媽。

……

劉智勇帶著張振和張琪去劉宇翔的病房。

而賀夕顏和蕭墨寒返回自己的病房,沒有跟著一起去。

人家一家人相認。

他們就不去湊熱鬧了。

回到病房,賀夕顏又開始當咸魚,無聊地躺在病床上看著肥皂劇。

……

五樓。

相比賀夕顏的舒服和狹隘,傅少庭病房氣氛可就壓抑多了。

從昨晚到現在,他一直陰沉著臉。

賀紫鳶臉色也不好看。

“失敗了嗎?”

傅少庭一拳砸在病床上,氣呼呼道。

“一點消息都沒有傳回,十有八九已經遭遇不測了。

蕭墨寒,我還真是小瞧了你。”

沒有達到目的。

賀紫鳶很不甘。

“現在怎么辦?

已經打草驚蛇了。

要是再派人去的話,會被蕭墨寒察覺的。”

傅少庭看著雙腿,“能怎么辦?

現在只有等了。

先讓人監視他們一段時間。

再找機會下手。

等我的腿好了。

我會讓賀夕顏賤人付出千百倍的代價。

鳶兒,你先回去,在你爸面前扇扇風,給他上點眼藥,讓他盡快把公司交給你。”

賀紫鳶自信一笑。

“這一點你不用擔心。

我爸已經開始讓我熟悉公司的業務了。

還是他親自帶我。

等我的鼻子好了。

我就會跟他出席各大商業活動。

我爸說了。

等我熟悉了公司的業務,為我打點好人際關系。

他就會慢慢把公司交給我打理。

以后,就和我媽到處旅游,享受生活。

賀夕顏那賤人,休想得到公司的任何東西。

等她繼承了她媽媽的遺產,我會想辦法把她手里的股份搶過來。

到時候,賀氏集團就是我一個人的了。”

傅少庭一聽,心里的氣焰才散了些。

“我就知道岳父大人最疼的是你。”

他一把將賀紫鳶摟在懷里。

“鳶兒,你放心。

等我把傅氏和蕭氏拿下

我一定會讓你做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蕭慶國欠我媽的,我會從蕭墨寒身上變本加厲地討回來。

只要蕭墨寒一死,賀夕顏那賤人,你想怎么收拾都可以。”

他溫柔地撫摸了一下賀紫鳶的臉。

“你先回去,我媽快來了。

等你鼻子好了,我帶你去見她。

我要讓我媽媽看見你最美的一面。”

賀紫鳶站起身,“那我走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

兩個小時后。

蕭墨寒父母手里提著一堆禮品袋。

那是給張琪準備的。

蕭墨寒在門口遇到劉智勇時,就給他們發信息,讓他們來的時候幫忙帶點禮品。

看望病人,兩手空空,不是他的作風。

賀夕顏想不到,他作為丈夫,不能裝糊涂。

等藍煙他們大包小包地將禮品提進病房。

賀夕顏疑惑地問,“爸媽,你們買這么多東西干嘛?”

藍煙笑著道,“這是墨寒讓我們帶來的。

他說你舅舅找到你表哥的親生母親了。

你表哥也在住院。

你們兩手空空地去看望病人,多不好意思。”

賀夕顏神經大條,“額,我沒想到耶。

來的時候在醫院門口遇到舅舅。

他讓我一起去,我就去了。”

藍煙提著東西,“沒事兒,現在拿過去也一樣。

走,我和你爸陪你去。”

賀夕顏點頭,“那我們去表哥病房吧,他們一家相認應該還在一起。”

蕭墨寒掛著吊水,不能陪伴。

賀夕顏跟在公婆身后,去劉宇翔病房走。

劉宇翔病房在四樓。

三人在電梯口等電梯。

等電梯打開,賀夕顏看見電梯里穿著華麗的婦人,心聲差點把藍煙驚爆。

【Oh, my god.

火星撞地球了。

老心機婊。

公爹私生子的賤媽也來醫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