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90章 看望張琪

扔進化糞池。

蕭墨寒被她的心聲惡心得不行。

之前說他得絕癥被護工喂,被活活臭死已經夠絕了。

現在又說他過幾天會被人打暈扔進化糞池。

她的預知里,他是不是就和那些污穢之物杠上了?

不是臭死就是差點熏死。

蕭墨寒臉色有些臭,將馬桶沖干凈后。

出了衛生間看也不看賀夕顏,就徑直將輪椅滑到床邊。

上床,扯被子蓋住就睡覺。

賀夕顏看他臉色不悅,心里嘀咕。

【額,狗男人就給我脫個褲子,就嫌棄成這樣,至于嗎?

我就解個小便,又沒拉屎。

哪里臭了?】

蕭墨寒閉著眼,深吸一口氣。

他能說他被惡心到了嗎?

若他真被扔進化糞池。

那干脆被淹死得了。

爬出來他活著不就是個笑話嗎?

堂堂蕭氏集團總裁。

被人打暈扔進化糞池。

說出去不知道要笑掉多少人的大牙?

見蕭墨寒臭著臉,賀夕顏也有些脾氣。

【哼,嫌棄我。

等我的手好了,我故意上個大號不洗手,再來給你削蘋果,親眼看你吃下去。】

蕭墨寒被她的心聲驚得睜開眼睛。

這女人,簡直是……

她就不能爆句好聽的嗎?

看來她以后給的東西,他都得拒絕。

避免她再次爆雷,蕭墨寒大手將她拽上床。

盡量放軟語氣,“趕緊睡覺,馬上快天亮了。”

……

第二天一早,兩人回到醫院,在大門口剛好遇上劉智勇。

“舅舅,你怎么來醫院了,你生病了嗎?”

劉智勇笑道,“沒有,我來醫院看看那你表哥。

你們倆不是在住院嗎?

怎么在醫院大門口?”

賀夕顏有些疑惑,“表哥怎么了?”

【咦,小說的劇情可沒說大表哥這時候出事啊!

我昨天把變性舅母的資料寄給舅舅,也不知道他看了沒?】

劉智勇一聽她心聲,看著她的目光更加和善了。

看來他猜的沒錯,那些資料確實是顏顏寄給他的。

雖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查到的。

但有蕭墨寒在。

他想著應該是蕭墨寒出手幫忙了。

既然他們都知道,劉智勇也沒藏著掖著。

顏顏心聲不能直說,那就由他說吧。

他眼里閃過厭惡,“顏顏,”你以后沒有舅母了。

她犯了滔天大罪,被我舉報了。

法院應該會判她死刑。

她也不是你表哥的親生母親。

她這么多年,一直都在騙我。

她是個變性人。

宇翔是她找人代孕的。

她背著我,從小折磨你大表哥,把他逼出病。

昨天你表哥發病自殘,割了手腕,差點人就沒了。

還有啊,舅舅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你表哥的親生母親,我也找到了。

讓我很意外的是她當年代孕時,懷的是雙胞胎。

舅舅還有一個兒子。

你又多了一個表哥。

昨天宇翔失血過多,多虧了他給宇翔輸血,才救回宇翔一條命。”

賀夕顏故作驚訝,“舅母是變性人!

不是表哥的親生母親,還虐待他!

天啦,她怎么能這么惡毒?

等等,你找到表哥的親生母親了?

在哪兒找到的?”

【哇靠,舅舅速度也太快了吧!

我昨天才把資料給他,他就找到表哥親生母親了。

這速度,堪比坐火箭!】

劉智勇看她裝得一本正經,忍住笑意沒拆穿她。

“你表哥的親生母親叫張琪。

你另一個表哥叫張振。

他媽媽生病,很巧合也在這家醫院。

我今天正打算去探望一下她。

雖然她當初代孕的事做得不對。

但她生下你兩個表哥是事實,還一個人把另一個孩子撫養長大。

她因為代孕,沒有結婚。

這些年,因為宇翔還得了心病。

她也是個可憐的女人。

顏顏要不要和舅舅一起去看看她?”

賀夕顏點頭,“去。”

“我要看看真正的親親舅媽是誰?”

【哦嚯嚯,那晚在親親舅媽面館買面條,她笑得可好看了。

原本還打算喂我吃面條的。

很遺憾的是她突然發病了。

哎呀呀,那么溫柔的女人,要是能和舅舅湊成一對,他們一定會很幸福!】

這下,劉智勇更加確定張振所說的心聲,就是賀夕顏暴露的了。

張振,應該順著顏顏的心聲,查出他的身世的。

怕賀夕顏亂說話,他還特意叮囑。

“你等一下見了人,打個招呼就好,不要亂說話。

咱們突然出現,會嚇到她。”

賀夕顏笑嘻嘻地點頭,“放心吧,舅舅,我有分寸。”

……

劉智勇推著蕭墨寒的輪椅,賀夕顏跟在身后。

劉智勇的助理提著一堆營養品。

幾人來到張琪病房,張琪正在吃早餐。

而張振不在。

劉智勇伸手敲了敲病房的門。

張琪聽到敲門聲回頭一看。

看著突然出現的幾人,嚇得手中的粥掉在地上。

這……這……這幾人?

她昨天看過資料。

見過劉智勇的照片。

而賀夕顏之前去過她店里。

她對她印象很深。

這幾人突然出現是為什么?

當初為了錢選擇代孕。

她從未想過有一天。

會和孩子的親生父親相見。

張琪緊張得手無足措。

“你……你們找誰?”

劉智勇沒想到已經敲門了,還是會嚇到她。

他一臉歉意地走到張琪面前,將掉在地上的粥碗撿起來。

“抱歉,嚇到你了。”

“我聽張振說,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

昨天張振說你生病了,我來看看你。

后面這兩位是我外甥女和外甥女婿。

沒提前打聲招呼。

是我們唐突了。”

賀夕顏笑嘻嘻地打招呼,“漂亮阿姨,我們又見面啦。”

張琪挺喜歡賀夕顏的,回應了她后,有些驚訝地問劉智勇,“你見過張振了?”

眼前的男人比照片上更加俊朗。

即使年過半百,歲月也沒在他臉色留下過多的痕跡。

除了眼角多了一些皺褶,那張臉和同年人相比,年輕了很多。

她曾經透過孩子的面孔,猜想過孩子的父親的長相。

現在人就站在她的面前。

和她腦海中想象的,差不了多少。

阿振的五官,長得很像他。

只是眼睛和嘴巴,像她多一些。

而大兒子的五官像她,鼻子和眼睛像劉智勇。

兩個兒子。

結合了他們兩人的長相。

“張震昨天回來沒告訴你嗎?

昨天宇翔發病,失血過多。

多虧了張振給他輸血,才救回來宇翔一條命。”

張琪一聽,臉色發白,忍不住擔憂,“宇翔發病,失血過多。

這么說阿振昨天輸血救的人是宇翔。

這孩子。

發生這么大的事。

他為什么瞞著我?”

劉智勇急忙解釋道,“他應該是怕你擔心吧。

對了,張振呢?怎么沒見他?

他昨天抽了不少血。

得多休息。

醫院今天下午就會有rh的血型送來,我會讓醫院給他安排輸血。

這樣他會恢復得快一些。”

這也是劉智勇為什么選擇今天來見張琪的原因。

他不能因為大兒子已經脫離生命危險,就不管小兒子。

昨天張振堅持離開病房,他心里一直擔憂。

張振抽了那么多血給大兒子,對身體影響很大,不是一天兩天能補回來的。

張琪沒想到張振昨天救的人就是大兒子,心里對兩個孩子心疼的不行。

手心手背都是肉。

大兒子發病。

小兒子抽血救人。

不管是大兒子受傷,還是小兒子抽血。

都是在她心窩捅刀子啊。

眼淚淺的她,淚水一下子滾落。

“阿振剛剛接了個電話出去了,說是有朋友找他。

應該快回來了。”

她的話一落,張振就回來了。

剛進病房他就喊,“媽,我回來……”

張振看著病房里突然多出的幾個人,沒說完的話瞬間卡在喉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