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85章 拿到資料

等蕭墨結束手下的動作后,賀夕顏已經癱軟得不成樣,她羞得將臉埋在枕頭里裝死。

蕭墨寒將手指擦干凈,看著難得安分的女人。

“剛剛不是很囂張,要站到天昏地暗嗎?

這才半個小時,就軟成這樣。

以后沒那本事就別口出狂言,代價可不是你承受得起的。”

若他腿沒廢。

他到可以陪她戰到天昏地暗,床單撕爛。

蕭墨寒推了推她,“去你自己的病床睡。”

這病床太窄,兩個人睡著太擠了。

賀夕顏哪里肯放過這男人難得的溫情。

她要趁熱打鐵。

“不要,我要和老公睡。

我身子小,占不了多少地方。”

她往床邊上縮,沒看蕭墨寒。

蕭墨寒知道她脾氣拗,也懶得和她糾結。

“晚上掉下床了可別賴我。”

蕭墨寒下床,坐輪椅進衛生間洗漱后出來,賀夕顏竟然就睡著了。

看著已經呼呼大睡的女人,蕭墨寒搖了搖頭。

“心真大。”

蕭墨寒沒有睡意,扯被子給賀夕顏蓋好,重新打開電腦繼續看文件。

……

住院部五樓,傅少庭病房。

住了半個多月的院,他的骨頭已經開始愈合。

何欣怡一身白裙,長發披肩,坐在傅少庭病床邊。

“要不,買通醫生在給她換藥的時候,將藥給換了。

你想想,若她的手廢了,以后就囂張不起來。

蕭墨寒也會嫌棄她是廢物。

到時候她一定會后悔回來找你。

等她回來找你,你吊她一段時間,再給點好處勾一下。

等她再次對你死心塌地。

到時候等她繼承了遺產,你幫紫鳶奪下她手里的東西,不就輕而易舉了?”

傅少庭陰狠著眼,“不行,上次買通護士對史密斯夫婦下手都沒得逞。

若這次再故技重施,不但會引起懷疑,還會被蕭墨寒察覺到。”

何欣怡有些氣急,“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那你倒是想個辦法呀。

她現在完全已經脫離了掌控。

不是之前那個沒腦子的蠢貨了。

也不知道她以前是怎么藏拙的?

竟然連她會拳腳功夫都沒發現。”

傅少庭笑了笑。

“會拳腳功夫又怎樣?

明的不行就來暗的。

動不了她。

不是還可以動別人嗎?

她從我身上敲詐的18億,是時候要回來了。”

何欣怡一聽,就知道他又有主意了。

傅少庭朝她招了招手。

何欣怡彎腰將耳朵貼近他。

傅少庭在她耳邊悄悄說了幾句。

何欣怡聽后,連連點頭。

“這主意不錯。

不但能讓她連本帶利地吐出從你和我身上收刮回去的東西。

還能讓她大出血。”

她站起身子。

“那就這么說定了。

我先回去了,你等我的消息。”

……

何欣怡離開后幾分鐘,賀紫鳶就出現在傅少庭病房。

“你們商量好了嗎?”

傅少庭看著她鼻子上的繃帶,心疼地將她摟在懷。

“已經商量好了。

鳶兒,你放心。

這次我一定會讓她大出血。

她從我們身上拿去多少,我就讓她翻倍吐出來多少。”

賀紫鳶乖巧地靠在他懷里。

“我相信你。

姐姐這幾次太過分了,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不過,少庭你得小心點

她現在腦子已經清醒了。

不像以前那么好糊弄。”

傅少庭不屑地噗嗤一聲。

“就她那蠢貨能清醒到哪里去?

我們之前是沒防備才會招了她的道。

現在既然已經知道她會拳腳功夫。

那么后面找的人,可就不是一般的地痞流氓。”

賀紫鳶一聽這話,滿意地勾起嘴角。

他這是動真格,要出動那批人了。

啊哈哈,只要那些人出動。

賀夕顏那賤人拳腳功夫再厲害,也只有被虐的份。

……

第二天。

賀夕顏按照蕭墨寒給的地址,找到魏軍的住處。

魏軍聽到有人敲門,打開門一看。

看著長得過分漂亮,精致的賀夕顏,他眼里閃過驚艷。

好水靈的女娃娃!

魏軍已經年過60,但卻保養得很好。

眉目和善的臉看起來也就50來歲的樣子。

他笑著問賀夕顏。

“請問你找誰?”

賀夕顏說明來意后,魏軍的語氣就冷淡了下來。

“抱歉,你所說的我不能提供。

我是醫生。

在顧客手術前簽過保密協議。

沒有他們的允許。

我不能私自將他們的資料泄露。”

賀夕顏理解他的職業道德。

但她下面說了一句話,瞬間把魏軍震驚得目瞪口呆。

“若是你知道你女兒就是他沒變性前奸殺的,你也不會透露嗎?”

魏軍反應過來后,急忙問,“你剛剛說的話是什么意思?”

賀夕顏淡笑,“就你聽到的那個意思。

強暴你女兒的兇手,就是慕容雅變性前干的。

她也是從你女兒那里得知你會變性手術,才會隱瞞身份找上門,讓你為他做變性手術。”

魏軍黑沉著臉,“空口無憑,你有什么證據嗎?”

賀夕顏早就做好了準備,將一個u盤遞給他。

“你看完這個就知道了。

若你看完還是不愿意把她變性前的資料給我,那我也不勉強。”

這U盤還是多虧了系統大提供線索,不然她就這么找上門,可沒把握讓魏軍把慕容雅變性前的資料給她。

魏軍半信半疑地接過U盤。

賀夕顏說道,“我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

我來找你,只是因為我舅舅也是受害人。

被她欺騙了半輩子。

我要揭穿她的真面目。

若魏先生不愿意提供她的資料,我也會有其它的辦法。

只不過會費些時間而已。”

魏軍拿著U盤進屋。

“我會看看你說的是真是假?

若你說的是真的。

那我會毫無保留地把資料給你。

但你若說假話,請恕我不能幫你。”

賀夕顏聳聳肩,很肯定道,“你會幫的。”

賀夕顏沒進別墅,在外面等了半個小時。

魏軍再次出現時,臉上除了淚痕外,是滿腔的怒火。

他將一個鐵箱子遞給賀夕顏。

“拜托你,一定要讓她把牢底坐穿。”

他沒想到當年害死女兒的真兇,竟然在他的幫助下逍遙法外了幾十年。

賀夕顏接過箱子,“放心,她不會有好下場的。”

……

拿到箱子后,賀夕顏將箱子以快遞的方式寄到劉智勇的公司。

她怕寄到家里被慕容雅先一步看到就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