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84章 蕭墨寒反攻

賀夕顏也聽到了電話里的聲音,驚呼一聲,“魏軍找到了,這么快?”

【艾瑪,大瓜不是說他滿世界旅游去了,行蹤不定,不好找嗎?】

“老公,你快問問,他人在哪兒?”

蕭墨寒明知故問,“他都已經退休了,你這么急著找他做什么?”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賀夕顏,“你是覺得你那兒長得不夠好,準備動刀子嗎?”

賀夕顏傲嬌地揚眉,“就我這張盛世美顏,需要動刀子嗎?”

“那你找他做什么?”

“這個是秘密,暫時不能告訴你。”

蕭墨寒沒繼續追問。

“地址等一下我發給你。

你想找他明天再去。”

賀夕顏一聽,激動地在他臉上吧唧一口。

“啊哈哈,謝謝老公。

你太厲害了,早上才跟你說。

晚上就找到了。”

見她笑得燦爛,眼睛都瞇了起來,蕭墨寒嘴角不自覺上揚。

她那明媚的笑容仿若璀璨的星辰,耀眼奪目。

呵,一點小事就能開心成這樣。

賀夕顏見他居然笑了,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

她伸出被包成粽子的手擠壓蕭墨寒的臉,“啊哈哈,我剛剛沒看錯,老公你竟然會笑耶!

你笑起來真好看。

比你總是冷著一張臉帥千百倍。

老公,你以后要多笑知道嗎?

笑一笑,十年少。

別總是冷著一張臉。

冷著臉可是會老得很快的。”

臉被她擠壓得生疼。

蕭墨寒扒開她的手。

“越來越放肆了。”

這女人,稍微給她點顏色就開染坊。

連他臉都給擠壓上了。

賀夕顏繼續發揮厚顏無恥。

“摸是親,擠壓是愛,愛夫妻不擠壓不相愛。

老公,我也可以讓你擠壓啊。

你想擠壓哪里都可以。

你擠壓哪兒?

我的臉,我的胸、還是我的pp、又或者是我‘妹妹’,還是全都想——要?”

見她越說越離譜,蕭墨寒直接捂著她的嘴。

“閉嘴!”

“再開黃腔明天我就給你單獨弄個病房。”

她一個女人,臉皮到底是什么做的?

渾話說得比男人還溜。

賀夕顏毫不悔改,“嘖,給你福利都不知道享受。”

她突然捧著他的手放在傲人的雙峰,眼睛放電似的盯著蕭墨寒。

“老公,我讓你壓。”

“你試試,手感是不是很帶感。

比屁屁軟多了。”

蕭墨寒大手一頓,想要把手收回來,卻被賀夕顏死死的按住。

柔軟的掌心下,那如海綿般的觸感他又不是沒體驗過。

只是現在這情況能亂來嗎?

垂眸看了看她的雙手。

他嘆了一口氣。

“別作死。”

“挑戰我對你沒好處。

手都傷了還不安分。”

賀夕顏得寸進尺,故意晃了晃那跌宕起伏的山丘。

“只是讓你摸一下,你想哪兒去了。

今晚只有福利,沒有肉吃。

想吃肉,得等我手好了,我洗白白了再請你吃大餐。

一晚不夠,咱就兩晚。

兩晚不夠就一星期。

只要老公想。

我陪你戰到天昏地暗,床單撕爛……”

被賀夕顏一攪和,他也沒了再工作的心思。

一只手將電腦手收起。

隨后似笑非笑地盯著她,“一星期!你‘妹妹’經得起搗嗎?”

他突然的渾話把賀夕顏驚呆了。

【哇擦,老公一開車就上高速。】

蕭墨寒見病房的門是關著的,這個時候也不會有人進來,就順著賀夕顏的話故意逗她。

“把我手抱的這么緊,是你‘妹妹’想要了嗎?”

他將病床的攔板放下,大手一個用力,將賀夕顏提上床。

“看你著饑渴難耐,我就勉為其難幫你一把吧。

不然你腦子里一天到晚就想著怎么被我壓,讓我沒法專心工作。”

這下賀夕顏有些不自然了。

趕緊放開他的手,“老公,你要干嘛?”

【他奶奶的,我就是仗著手受傷,他不敢對我怎么樣才敢口出狂言。

真要干一星期,老娘小腰不得廢了。】

蕭墨寒聽到她的心聲,差點笑出聲。

呵,他還以為她多生猛,原來是有賊心沒賊膽。

他低聲在她耳邊說,“不是你說的,要我干你‘妹妹’?”

轟!

向來臉皮厚的賀夕顏竟破天荒地臉紅了。

她干笑著,“嘿嘿,老公,我剛剛就嘴快,開玩笑呢。”

【哦買嘎!向來只有我撩他的份。

現在反被撩。

我怎么反而有種想要逃離的沖動。

更要命的是蕭墨寒那深邃的眼眸如漩渦一般,差點把我吸進去。

好危險!】

她身體往床外挪,企圖逃離。

蕭墨寒壓住笑意,一只手將她禁錮。

“總是被你撩,我也得讓你試試被撩的滋味。”

說完,他就低頭吻了了上去。

反正是合法妻子,他撩一下又不犯法。

第一次被人這樣撩撥。

賀夕顏忍不住輕哼。

那羞恥的嬌媚聲把她自己都嚇了一跳。

【哇靠,這聲音是我發出的嗎?

我一向只會河東獅怒吼。

媽的,這嬌媚聲太特么丟人了。】

聽她心理活動這么豐富。

蕭墨寒手使壞的加大力度……

賀夕顏渾身激起一股電流……

【哇靠,老公也太惡劣了,居然……】

她面色緋紅,想要阻止。

但手受傷,被包成粽子的手無法抓……

她輕哼一聲,求饒道,“老……老……公,別……”

蕭墨寒見她癱軟成一灘水,眼眸更深了些。

他沙啞,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

“別怎樣?”

“是這樣?還是這樣?”

他說著渾話。

眼睛緊盯著賀夕顏,不放過她臉上的任何一絲表情。

或許,他也該像她一樣。

先撩人,再撩心。

他倒要看看,這女人是不是真的沒心

只想著完成任務走人。

他很久沒有遇到有挑戰性的事了。

把這女人的心攻下,應該比拿下天價合同更有挑戰性。

男人天生就喜歡征服

越是得不到,就越想要。

這是穿書后,蕭墨寒第一次主動。

她羞得將臉埋進蕭墨寒的懷里。

【媽呀,要命!

蕭狗也太會了。

媽的,之前撩他,他總是一本正經的拒絕,沒想到……

嗚嗚,老公的手不僅好看,干活也厲害。】

掌心下的濕潤,讓蕭墨寒知道她心里說的是真實感受。

故意低聲問,“以后還撩嗎?”

【哦吼吼,這聲音太特么性感了。

耳朵要懷孕了。

撩,就算死也要撩。

大瓜,這男人今天怎么回事?

為毛突然反攻我?】

大瓜:(宿主,好感值+10)

【哇靠,蕭狗是變態嗎?

老娘天天撩他,他都沒好感。

他自己一撩,好感值就上升。

他是有病嗎?

喜歡伺候人?】

蕭墨寒聽她還有心聲和大瓜聊天,突然使壞地加大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