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83章 無私的母親,可以被原諒

等張振走后,劉志智勇才說。

“張振說地聽到一個姑娘的心聲。

有可能就是顏顏了。

只是他們什么時候認識的?

蕭墨寒在博文酒店發生火災,現在也在這家醫院。

我原本還打算今天來醫院看他們的。

沒想到這么快就有你親生母親的消息。

怕你接受不了,我就想先去看看你。

哪知道你會突然發病?

你親生母親的資料你已經看過了。

因為她留下了你弟弟在身邊,把你換取了錢財。

你是不是恨她代孕生下了你?”

劉宇翔沒聽張振的話之前,確實恨張琪代孕生下了他。

但聽到張振說張琪因為愧疚他,得了心疾。

這些年一直活在愧疚和自責中。

沒有結婚也是因為他

還經常夜里哭泣。

那么,她當初說的那些話。

是不是也包含了她對他的愛?

劉宇翔突然痛哭出聲,“爸,我以為她將我拋棄后,早就忘了我這個兒子。

沒想到她會因為我選擇不結婚。

更沒想到因為我得了心疾。”

劉智勇抽了幾張紙巾給他。

“你不是已經看到了資料了嗎?

她選擇代孕生下你。

只是因為你外公外婆得了絕癥。

她想救他們。

作為兒女。

她想救父母,只要不殺人放火,搶劫。

她做的事都可以原諒。

人在絕望的時候,只要有一點希望就會緊緊地抓住。

你看,那時候年紀輕輕的她,不僅要照顧兩個病人。

還要一個人把你弟弟撫養長大。

為了孩子不結婚。

這世上很少有這樣無私的母親。

找到了她,你應該引以為傲。

而不是恨她。

她給了你生命。

你生長的環境只是后天造成的。

并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所以啊,宇翔,你要振作起來。

不要輕易被一點點病魔打倒。

你的狂躁癥其實就是你的心魔。

現在既然知道親生母親也是愛你的。

那么你戰勝心魔,就輕而易舉了。

你好好想想。

等你身體好一點。

就去看看她吧。

爸爸晚上就不在醫院陪你了。

現在找到了你親生母親。

我就要更加要快點把慕容雅處理掉。

還有你弟弟。

爸爸希望他認祖歸宗。

爸爸沒能做到一個做父親的責任。

也同樣想彌補他。

所以,爸爸很理解你媽媽愧疚,自責的那種心情。”

劉宇翔抬手擦眼淚。

30歲的男人哭得像個孩子一樣。

“我知道,你先回去吧。

等我調整好心態。

我會去看她。”

……

張振回到他媽媽的病房。

張琪的心疾已經緩和過來,呼吸機已經取了。

盡管他強撐著頭暈目眩,努力揚起熟悉的笑容。

但張琪還是一眼就看出他的不對勁。

“阿振,你怎么了?

你不是說去買水果嗎?

怎么去了這么久?

你臉色怎么這么難看?

是不是哪不舒服?”

張振強忍著身體的不適。

“我沒事。

本來是去給你買水果的。

但在醫院外面遇到了一個失血過多的病人。

他的血型特殊,和我的一樣。

醫院的血庫告急。

我就幫忙給輸了一點血。”

他沒敢說是給劉宇翔輸血。

若媽媽知道失血過多的是劉宇翔。

那她只會更心疼,更擔心。

張琪一聽,臉色大變。

“你這是輸了多少?”

“這臉都白成這樣了。”

她急忙從病床上下來,扶著張振。

“你快躺一會兒。”

“現在是不是頭很暈?”

張振怕她擔心,一副輕松的口吻,“沒輸多少?”

“就兩百毫升。”

張琪一聽,心疼道,“兩百毫升還少嗎?

你那可是熊貓血。

兩百毫升,你要補多久才能補回來?”

張振見媽媽的狀態已經好了很多。

就順勢躺在她的病床上。

“媽,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我那點血能救一條人命也值了。

才抽了血,頭有點暈。

我睡一會兒。”

張琪知道兒子肯定沒說實話。

若是只抽了兩百毫升,他不至于虛弱成這樣。

但兒子是為了救人,她也不忍責怪。

“睡吧,媽媽的心疾已經緩過來了,你不用擔心。”

……

晚上。

蕭墨寒的病房。

吃過晚飯的賀夕顏,無聊地躺在病床上看肥皂劇。

蕭墨寒繼續處理公司的文件。

她看了一會兒電視,歪頭看向正在認真辦公的男人。

蕭墨寒將電腦放在病床的吃飯的欄板上,背靠在床頭,修長的大長腿蓋在被子下。

一雙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指在鍵盤上舞動,每一次敲擊都像是鋼琴家在奏起一首激昂的交響曲

一雙深邃的眼眸如鷹,犀利地盯著電腦上的數據。

每一個數據的細微波動變化,都逃不過他的眼。

他時而緊鎖眉頭,仿佛在與無形的商業對手進行一場激烈的較量。

時而嘴角微揚,似乎找到了解決問題的關鍵。

都說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這句話一點兒也不假。

賀夕顏就這么看著他認真地工作,覺得眼前的男人哪怕穿著病號服,也帥得一塌糊涂。

她毫不吝嗇地夸贊,“老公,你工作的時候好帥。”

正聚精會神敲鍵盤上男人聽到她的話,手稍微頓了一下,隨后又繼續敲擊。

他就只有工作的時候帥,其他的時候都不帥嗎?

【啊哈哈,其實老公最帥的時候是在床上。

他被我撩得欲血膨脹,滿臉情欲,渾身流汗時最帥。

嘖嘖,那時候最性感,最man。

一身肌肉暴漲,手感又帶勁兒,好Q彈!】

蕭墨寒眼眸微動。

這是她真實的心里感受嗎?

賀夕顏翻身下床,走到蕭墨寒身邊。

看著電腦上紅紅綠綠的線條,腦袋有些發暈。

“你這是在看什么?”

“這些線條好奇怪,看著就頭疼。”

蕭墨寒有些意外。

“你看不懂嗎?”

武力值爆表的她,按理說智商不低。

這么簡單的數據報表,她竟然看不懂。

賀夕顏搖頭,“我上學時最討厭的就是數學了。

看到數字我就頭疼。

嘿嘿,不過我命好。

出身豪門,不愁吃喝。

衣食無憂。

最重要的是嫁給了你。

不用工作掙錢,只管吃喝玩樂。”

蕭墨寒停下敲鍵盤的手,問道,“你就沒有點追求嗎?

一天就只知道吃喝玩樂。

又不是豬。”

【追求嗎?

媽的,前世得了絕癥,我哪敢有什么追求?

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有個好身體,可以肆無忌憚地嗨吃嗨喝,游遍世界大好河山。

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現在好不容易重生,我當然要把前世的遺憾給完成。

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把冰山老公拿下?

不然我怕沒命活到實現愿望。】

蕭墨寒聽到她的心聲,心里微顫。

所以,她急著讓他愛上她,就是為了早點離開,然后去實現前世的愿望。

他垂眸看向無力的雙腿。

若他能站起來,倒是可以提前實現她的愿望。

雖然沒愛上她。

但他作為丈夫,帶她到處旅游,似乎也不錯。

蕭墨寒正想開口說等他有空,可以帶她去旅游,手機卻響了起來。

他接起電話,“喂。”

電話那邊的人說道,“蕭總,魏軍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