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81章 張振輸血救哥哥

在劉智勇焦急萬分的時候,手術室門打開了。

“劉宇翔的家屬。”

聽到聲音的劉智勇急忙抬起頭,站起身子。

“我在。

護士,我兒子……?”

護士打斷他的話,“你兒子失血過多,現在需要輸血,但他血型特殊,是rh陰性血,醫院血庫暫時告急。

請問你和他是一個血型嗎?”

劉智勇臉色一白,“我,我和他不是一個血型。”

當初孩子查出特殊血型時,一開始他還挺疑惑。

但慕容雅說她是特殊血型,他便信了。

他爸甚至還瞞著他偷偷做了親子鑒定。

可結果顯示宇翔確實是他的孩子。

當時,他還因為這件事愧疚慕容雅很久。

現在想來,兒子的血型,應該是隨了他親生母親。

“那你家里有誰是rh特殊血型嗎?

有的話趕緊聯系他們。

不然再耽擱下去,你兒子就危險了。”

劉智勇一聽,身體搖晃了一下。

家里沒人是特殊血型啊!

這時候,他到哪兒去找特殊血型?

家里人!

對了!

宇翔的親生母親!

他急忙給秘書打去電話,“你把我電腦打開,點開今天最早的那封郵件,將上面那女人的聯系電話發給我。

一定要快。

記住,郵件的內容,不得泄露出去,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秘書接了電話,趕緊按照他說的做。

等發了號碼。

她接著把郵件看完,發現里面的秘密時,她驚呆了。

哦買嘎!

她發現了什么?

總經理竟然不是總裁夫人生的孩子。

而是她偷偷找代孕生下的。

這樣的豪門秘密竟然被她知道了。

媽呀,難怪總裁不讓她泄露。

她要是敢泄露,那后果……

秘書趕緊將郵件關了,順便把電腦也給鎖了。

……

劉智勇按照秘書發來的電話打過去。

但接電話的人是張振。

他將張琪送來醫院,做了心臟彩超,結果還是和以往一樣,什么都檢查不出來。

醫生建議她背動態心電圖,住院觀察。

這次張振沒在由著她,而是強制給她辦理了住院。

張琪呼吸困難,心絞痛。

醫生給她戴上呼吸機,她才感覺呼吸順暢一些。

張振看著陌生的來電顯示,一接起電話,還沒說話,里面就傳來一道焦急,慌亂的祈求聲。

“請問是張琪嗎?

我叫劉智勇,我有個不情之請,我兒子失血過多……”

劉智勇怕張琪會不同意,一開口就將身份挑明。

把話說完以后,才忐忑不安地等恢復。

他不確定張琪得知他突然說出身份,會不會幫忙救兒子。

但眼下,他沒有比這更快的方法了。

張振握著手機的手指收緊。

發病自殘!

失血過多!

有生命危險!

他那可憐的大哥病情嚴重到如此地步了嗎?

他不敢讓他媽媽發現端。

對劉智勇說了一句,“好,我馬上過來。”

隨后就掛了電話。

他將手機揣進兜里,對張琪說。

“媽,我剛剛讓水果店的老板稱了些水果,我去拿回來。”

媽媽每次發病緩和后,都喜歡吃點水果。

張琪戴著呼吸機,人已經緩和過來。

她沒懷疑兒子的話。

朝他點了點頭。

張振走出病房后,就加快了腳步奔跑起來。

……

手術室門口,劉智勇看著被掛斷的電話,有些愣住。

剛剛接電話的人?

是那個孩子嗎?

和宇翔異卵雙胎的孩子!

……

一分鐘不到,張振氣喘吁吁地出現在劉智勇面前,把他震驚得目瞪口呆。

“你……你……”

這也太快了吧!

他剛剛才掛了電話,這么快就到了。

他原本就在醫院嗎?

張振沒時間給他解釋,直接對護士說,“我是rh陰性血,我可以給里面的人輸血。”

護士點頭,“那你跟我來吧,患者等不及了。”

劉智勇眼睜睜地看著手術門再次關上。

此刻,他心情就像坐過山車一樣跌宕起伏。

張振。

他的另一個兒子。

和宇翔異卵雙胎的兒子。

他沒想到他們會是以這樣的方式見面。

他為什么也在醫院?

看他樣子不像是生病,難不成是他媽媽病了嗎?

……

手術里面。

張振看著另一張病床上的人,心情復雜至極。

劉宇翔頭上的傷已經被處理好了,包扎的綁帶綁得只露出眼睛,鼻子嘴巴。

他的臉上毫無血色,蒼白得如綁帶一樣白。

張振看向他的手。

那雙手上,一只手腕上的傷痕,新的,舊的不下二十條。

另一只手腕被包扎住,看不見傷。

但從另一只手的傷痕來看。

那里怕也是傷痕累累。

這就是他的哥哥。

媽媽愧疚了半生,思念成疾的哥哥。

他是有多絕望,才會一次次地割腕?

一次次的自殘。

那么多次!

這些年,他又是如何熬過來的。

當看見自己的血液流進他體內時,劉振只覺得慶幸。

慶幸他能救這個一出生就和他分開的哥哥。

雖然沒能一起長大。

但能在他生命垂危之際幫助他,也挺好。

只是,令他擔憂的是,遍體鱗傷的哥哥會原諒媽媽嗎?

他會理解媽媽的無奈和心酸嗎?

……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張振的意識漸漸有些模糊。

護士擔憂的聲音響起,“還抽嗎?

我看這位先生快到極限了。”

醫生看著劉宇翔的心電圖,問張振,“你還能堅持嗎?

這位先生還沒脫離危險。”

差點就昏睡的張振睜開眼。

“繼續,我還能堅持。

他是我哥哥,請你務必要救他。”

他知道,若是這個哥哥出事,那媽媽估計也會……

醫生點頭,“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有生命危險。”

醫生對護士說,“再抽200ml。”

護士一驚,“再抽200ml!”

“這樣這位先生會有生命危險的。”

醫生緊盯著劉宇翔的心電圖。

“放心,他很健康,不會有事。”

對于張振,醫生還是熟悉的。

張琪經常犯病來醫院,都是張振陪同。

他們都已經很熟了。

之所以再抽200ml血救劉宇翔,他是從張振眼里看到了心疼。

他所說的這個哥哥,對他來說,應該很重要吧!

……

等再給劉宇翔輸了200ml血,張振直接陷入了昏迷。

……

手術室外,劉智勇看著一直亮著的手術燈,急得整個人像是架在火上烤。

他不停地走來走去,心臟慌得快要跳出胸膛。

心里不停地祈禱劉宇翔能撐下去。

對于突然相見的小兒子,他是又喜又愧。

活了大半輩子,他從未有一天這么焦慮不安過。

……

終于,在他又走了幾圈后。

‘叮’的一聲,手術室門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