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80章 劉宇翔發病自殘

“你親生母親的資料,我發你郵箱了。”

掛了電話。

劉宇翔以最快的速度翻身下床,穿衣服。

他連鞋子都沒穿,赤著腳就直奔書房……

隨后將電腦打開,點進郵箱……

當看完郵箱的內容時,劉宇翔整個人愣住了。

這張臉,怎么有些熟悉?

他腦子里努力地回想。

這張熟悉的臉在哪里見過呢?

突然,腦袋里閃過一些畫面。

年少時,在他每次被打得渾身是傷,逃出那間黑屋后,饑餓難耐時,給予他一碗熱乎乎的混沌的夜宵老板娘!

記憶中。

她總是滿臉笑容,語調清淺,溫柔。

對每一個客人都很和氣。

他的親生母親,竟是記憶中那個溫柔愛笑的夜宵攤阿姨!

那個說每個媽媽都會愛自己孩子的阿姨。

那個一開始把他當不良少年,勸他不要和家里人鬧矛盾,不要在外面打架,讓家人擔心的阿姨。

不要和家里人鬧矛盾!

“呵呵……”劉宇翔突然自嘲地笑出聲。

最后不受控制地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

……

他笑著,笑著,又哭了起來。

“為什么是你?

嗚嗚……

為什么是你?”

他最狼狽不堪,最痛苦的時候。

給他唯一溫暖的,讓他貪戀母愛的人,竟然是拋棄他的親生母親。

她目睹了他所有的不堪和痛苦,卻還要笑著讓他原諒折磨他的養母。

讓他聽養母的話,告訴他不要和養母對著干。

因為她的話,他有時候都會自我反省。

是不是真的是他做得不夠好,不夠聽話,慕容雅才會那么對他?

可他越是聽話,越是表現得優越,換來的只是慕容雅變本加厲的折磨。

她不知道她的話,將他推入了怎樣的深淵和地獄。

“啊……”

劉宇翔突然雙目猩紅,一把將電腦砸在地上,推翻了桌上所有的東西……

“為什么是你?”

隨后,他又像頭發怒的雄獅,抱著頭就往墻上撞。

他知道他的病又發作了。

他赤紅著眼,淚流滿面。

“啊……”

“為什么是你?”

砰砰砰……

他像是感覺不到疼一樣,將頭在墻上嘭嘭直撞……

額頭隨著他瘋狂的撞擊被撞破,流出血水,順著他臉龐滑落。

就算如此,他也沒停下動作,反而更加瘋狂地自殘……

嘭……

書架被他推倒,上面的書嘩啦啦地散落一地。

直到精疲力盡。

他才癱軟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喘著粗氣。

他的額頭被撞出了一道口子,血還在流,模糊了他的雙眼,口子周圍青紫一片,高高腫起。

白色的襯衫上,鮮紅一片……

那刺眼的鮮紅如嬌艷的玫瑰盛開,妖艷至極。

他的手腕,不知是用什么利器劃傷,血水外涌……

書房的墻上,被他撞過的地方,血跡斑斑。

地上的文件,書籍、散落一地。

而劉宇翔就這么躺在地上,任由頭上和手上的血跡蔓延。

他知道他病治不好了。

他越來越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越來越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

最近發作的頻率越來越快。

他腦子就像被裝入千斤頂一樣,又沉又重,讓他想要把腦袋給卸了……

她說每個媽媽都愛自己的孩子。

可她,卻拋棄了他。

多諷刺。

這一刻,他只覺得活著好累……

……

劉宇翔得到他親生母親的資料時,劉智勇同樣也收到了資料。

他在公司看完后,怕兒子受不了打擊,急忙從公司后門離開。

開車直奔劉宇翔的公寓。

他騙慕容雅兒子出國了。

但其實劉宇翔這段時間都在公寓養病。

慕容雅向來從不管劉宇翔。

他有沒有出國,她根本沒在意過。

……

等劉智勇來到劉宇翔公寓。

發現他又犯病自殘時,劉宇翔已經因為失血過多,陷入了昏迷。

劉智勇一見書房里的東西被砸得稀巴爛,墻上到處是血跡,地上一片狼藉。

而兒子就那么躺在血泊中,雙目緊閉,一動不動。

他心痛得恨不得立刻弄死慕容雅。

那個毒婦,若不是她虐待兒子。

好好的兒子怎么會被逼出病?

他心急如焚地撥打急救電話,隨后按住他的傷口。

老淚縱橫焦急呼喚,“宇翔吶,堅持住。

爸爸已經叫救護車了。

你別嚇爸爸。

你過去受的傷,爸爸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的。

你要想開一點。

人生還很長,哪有過不去的坎兒?

你媽媽當初代孕生下你是迫不得已。

她不是不愛你。

只是被逼無奈。

你若不信,等你好了,爸爸就去找她。

讓她當著你的面告訴你。

她其實很愛你。

只是為了救你外公外婆,為了生活,不得已的選擇。

你想想你弟弟,他不是也一樣沒有爸爸的陪伴嗎?

爸爸知道還有一個兒子,也是對他心懷愧疚。

你媽媽應該比爸爸更愧疚,更痛苦才對。

宇翔,你能聽見爸爸的話嗎?

堅持住,知道嗎?

不要放棄生命。

你的未來還很長,不要被病魔打倒。

你應該把知道身世當做新生,而不是壓倒你的最后一根稻草……”

……

幾分鐘時間,救護車就到來。

劉智勇隨救護車一起將劉宇翔送進醫院。

……

醫院。

慕容雅在醫院看過他前妻,正打算離開,卻沒想到會發現劉智勇將劉志翔送進了手術室。

她悄悄跟在不遠處,心里有些疑惑。

“劉智勇不是說兒子出國處理分公司的事了嗎?

劉宇翔怎么會在帝都?

又為什么會突然被送進醫院?

他發生了什么?

劉智勇為什么瞞著我?”

慕容雅瞇了瞇眼睛,掏出手機給劉智勇打去電話。

……

“智勇,你在哪兒?

我已經將名下的房產掛出去了。

公司情況怎么樣?”

手術室門口的劉智勇接到電話,很想破口大罵。

但想到還沒拿到她變性人的證據,便強壓下怒火。

“我在公司呢。

公司亂成了一鍋粥,我忙著處理呢。

先掛了,晚上我回來再聊。”

他現在一點都不想聽到那毒婦的聲音。

他怕會忍不住爆發。

他不給慕容雅說話的機會,直接掛了電話。

隨后坐在椅子上,雙手抱頭,一副焦急萬分的模樣。

被掛掉電話的慕容雅拿著手機站在不遠處,看著劉智勇的后背,總感覺哪兒不對勁。

她心里泛起懷疑,“他到底在隱瞞什么?”

按照他以往的性格,他是不會撒謊的。

兒子出事,他也不可能瞞著她。

懷疑的種子一旦在心里生根,就會發芽。

她走出醫院,打了一通電話出去。

“給我查劉智勇最近的動向……”

……

慕容雅陰狠地掛掉電話。

“劉智勇,臨近散伙,你最好別被我查出端了。”

“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