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75章 虧大了,虧大了

賀夕顏轉了一圈回來,沒看見蕭墨寒,問護工才知道他去看蕭景恒去了。

她也沒在意。

反正就算她不說救了蕭景恒,他暗中安排的人也會告訴他。

昨晚沒睡好,轉了一圈回來,她有些困意,爬上病床就開始補覺。

……

蕭墨寒回來的時候,她已經睡著。

蕭墨寒輪椅停在她的病床面前看了看她,給她蓋好被子。

隨后就滑到他病床邊,雙手撐起身子坐到床上。

他剛將腳伸到病床上,護士就推著車子進來。

“剛剛來給你掛水,你不在我就先去其他病房了。”

蕭墨寒看了眉頭皺起的賀夕顏一眼。

語調放得很輕,“麻煩小聲一點,我妻子昨晚沒睡好。”

護士歪頭看了看另一張床上的賀夕顏,點了點頭。

小護士有些羨慕賀夕顏。

打個吊針莫名其妙被塞了一波狗糧。

不過那位夫人長得可真好看,難怪這位先生這么愛她。

護士給他掛好水,小聲道,“總共有三袋鹽水。

你自己看著點,快掛完的時候就按床頭的鈴聲,會有護士來給你換。”

蕭墨寒點了一下頭。

……

十一點多。

蕭墨寒的鹽水掛完,賀夕顏也剛好睡醒。

蕭墨寒助理將公司的文件給他送來。

還帶來了筆記本電腦。

隨后又從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蕭總,這是城西的那塊地皮企劃案。

公司高層已經通過風險評估。

你看看企劃案。

要是覺得可行就簽字。

過兩天副總會代表你去參加競標。”

蕭墨寒翻開企劃案,認真地看完后,正準備簽字,賀夕顏心聲突然冒出。

【簽個屁。

簽了你就虧大了。

媽的,那塊地皮下面有一大片古墓。

等蕭氏花了幾十億拿下競標,開工的時候卻挖出了一片古墓。

哦嚯嚯,挖出古墓,立馬就引起考古學家的注意的。

國家打著保護古墓的稱號,不允許破壞古墓。

明著說給蕭氏一些補償,收回了那塊地皮。

可惜,花了幾十億買的地皮。

結果就只給賠了幾個億的賠償款。

夸大了!

夸大了!】

蕭墨寒正準備簽字的手一頓。

古墓!

他之前讓人探查過很多次,都沒發現那片地皮底下有古墓。

賀夕顏怎么會說有古墓?

想到這女人每次爆出的心聲都會應驗,他就沒簽字。

“這塊地皮競標的金額超出預算太多,不劃算。

等會兒我再讓副總修改一下。”

他發出一條消息。

讓人找考古學家去探查城西那塊地。

助理點頭。

“行,那我先回去了。

晚上再來拿文件。”

助理離開口,賀夕顏湊到蕭墨寒身邊。

疑惑地眨巴著眼問,“老公,你剛剛為什么不簽字?”

她記得劇本里,蕭墨寒直接同意競標那塊地皮地。

蕭墨寒手指在電腦上快速敲擊,抬眸看了一眼賀夕顏。

“預算太高,公司錢不夠。”

“錢不夠!”賀夕顏驚訝出聲。

“開什么玩笑?

你可是華國首富,你公司會沒錢?”

蕭墨寒一本正經道,“只是華國首富,不是世界首富。

公司原本是有錢的。

但遭不住你這一年多的揮霍和抹黑,失去了很多客戶。

已經嚴重縮水了。

前段時間才接了史密斯的兩個大單,前期需要公司投入很多資金。

再砸幾十億資金鏈就要斷了。

想要公司恢復之前的輝煌,除非把史密斯的兩個項目完成。

最重要的是你安分點,別再給我拖后腿。”

這話雖說得有些水分。

但公司確實因為賀夕顏,失去了很多客戶。

蕭墨寒這么說。

是想讓賀夕顏知道,若是短期內他們離婚的話。

她要想分財產,那就會失去很多。

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樣。

想拿著大筆離婚財產跑路的賀夕顏問。

“那和史密斯的合作,要多久才會把公司的損失補上?”

原主作死得罪了公司的大批客戶,這事兒她是知道的。

但她沒想到后果這么嚴重。

【媽的,沒錢!

那我離婚不就分不到多少財產了。

分不到財產,我拿什么環球旅行?

拿什么找小鮮肉?】

蕭墨寒忍住笑意。

“這就要看到時候制造出來的貨物,能帶來多大的利益了。

芯片本身就是高消費的貨物,市場上的競爭又激烈。

投資都是有風險的。

也許一年,也許兩年,也許三年。

又或許虧損。”

這模棱兩可的話,把賀夕顏氣得夠嗆。

可她只會打架,會歪門邪道,卻不懂經營。

公司情況到底如何,讓她看她都看不懂。

賀夕顏站直身體,心煩氣躁的她轉移話題,“不是說中午管家送飯來嗎?

馬上十二點了怎么還不來?”

蕭墨寒停下敲鍵盤的手。

“你早上吃得比我還多,我都沒餓你就餓了。”

賀夕顏揉了揉肚子,口無遮攔道,“我消化好。

你以為像你一樣便秘,幾天都不拉屎。”

蕭墨寒臉色一黑。

這女人還真是,說話一如既往地粗俗不堪,不討喜。

他沒好氣道,“應該快到了。”

“你睡覺的時候他打電話說路上堵車,被耽擱了。”

他的話一落,管家就提著食盒,步伐匆忙地趕來。

一進病房,他就歉意道。

“先生,夫人,真是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路上堵車給耽擱了。

明天我早一點送來。”

賀夕顏笑嘻嘻道,“沒事,路上開車安全重要。”

……

午飯后,等醫生上班,賀夕顏去換了藥。

回來的時候,蕭凝和馮耀明來看他們。

蕭凝一見她回來,親昵地挽著她的手。

“你們真過分。

受傷住院都不告訴我。”

要不是馮耀明說他們出事了。

她都還蒙在鼓里。

那晚醉酒后,她就認可賀夕顏這個嫂子了。

不管賀夕顏怎么想她,反正她就是要和她把關系搞好,這樣才能套出她更多的心聲。

賀夕顏不習慣她的親昵,走到蕭墨寒病床邊,大大咧咧地靠在蕭墨寒身上。

她靠在蕭墨寒身上,蕭凝就不敢再挽著她了。

她怕她哥,趕緊站直身體。

賀夕顏笑了笑,“告訴你做什么?

讓你來當電燈泡嗎?”

蕭凝無語,“人家好心來看你們,你竟然把我當電燈泡。

切,就你這手現在被包成這粽子樣,你們倆能做什么?”

賀夕顏厚顏無恥,“手不能動,還能親嘴呀。

不信你看。”

說完她就當著他們二人的面,直接吻上蕭墨寒。

蕭墨寒被她突然吻上來,耳尖竟然發燙。

這女人,胡作非為也不分場合。

他趕緊將賀夕顏腦袋扒開。

“在小凝他們面前正經點。”

賀夕顏笑瞇瞇道,“那他們不在,我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正經,想干嘛就干嘛?

老公,晚上睡那張病床?

你的,還是我的。”

“你你你……”蕭凝被她的豪放震驚到了。

她這嫂子,還真一如既往地說話不經大腦。

她知道這是什么場合嗎?

正常的世家夫人在外一向都是矜持,言行端莊。

蕭墨寒捂住她的嘴巴,“收斂點,你別把小凝帶壞了。”

賀夕顏被他捂著嘴,有些無辜。

這還用她帶嗎?

那兩人床單都差點滾破了,還會需要她帶?

她朝蕭凝和馮耀明看去。

尼瑪。

這不看還好。

一看竟發現馮耀明印堂發黑,頭頂死氣旋繞。

【哇靠!

大瓜,快出來!

馮耀明這癡情男炮灰命運,不是已經改了嗎?

現在咋被死氣纏身,命不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