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73章 大瓜為我謀福利,竟是特異功能!

什么人?”

賀夕顏突然的笑聲,打斷了那人的腳步。

他掐住蕭景恒,剛回頭,還來不及看清發生什么。

賀夕顏就如一陣旋風快速沖來,飛起一腳就直射他腦門……

‘砰’的一聲。

“啊!”

那人只覺得腦門像是被鋼鐵砸一樣,劇痛讓他腦袋一陣眩暈,人也跟著搖晃。

吃痛之余,掐住蕭景恒的手一松。

蕭景恒瞬間砸在地上,身上的劇痛讓他感覺骨頭都要散架了。

趁他病,要他命。

賀夕顏接著又是一腳,直接將他踹飛……

嘭……

好巧不巧。

那人砸在天臺護欄中間,直接被卡住,進不去也出不來。

頭昏腦漲的他連偷襲他的人都沒看清,就被賀夕顏再次一腳踢在屁股上……

咻……

那人身體如同飛蛾撲火一樣,直接飛出天臺往下墜……

另外兩人被賀夕顏的一波操作震驚得目瞪口呆。

這女人是誰?

她竟然直接三腳就將老大給KO了。

要知道老大可是出了名的大力金剛,武術高強。

可他竟然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

兩人反應過來后,立馬就掏出槍對著賀夕顏,毫不手軟的開槍……

兩人原本以為一開槍,賀夕顏必死無疑。

砰砰……

怎料,賀夕顏見到他們開槍,竟然突然笑了。

她雙目一凝,眼里瞬間發出一道異樣的光芒。

隨著她喊出一聲,“破……”

奇怪的景象出現了。

那兩人打出的子彈,竟然被那道光芒攔截住,不能再前進分毫。

“怎么可能?”

那兩人像是見鬼一樣,不死心地又接連開了幾槍。

結果還是一樣。

子彈被那道光芒攔截后,一動不動。

就像是被冰封了一樣。

直到他們將子彈打光,賀夕顏才收起吊兒郎當的表情。

“你們嗨完了,該我了。”

她嘴角掛著死神般的笑,快速朝兩人飛身而來。

她手受傷了,只能用腳了。

賀夕顏喊了聲,“佛山無影腳……”

砰……砰……砰……

咔嚓咔嚓……

接連無數腳。

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

那速度快如閃電。

那兩人連賀夕顏的衣角都沒碰到,叫都來不及叫就被踢趴在地,斷手,斷腳,奄奄一息……

救回一條命的蕭景恒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著賀夕顏。

他是在做夢嗎?

嫂子那速度還是人嗎?

這三人的身手,他可是領教過的。

他被打得半死。

可他嫂子,不但毫發無損,連灰塵都沒沾一點。

他嫂子簡直不是人!

是神!

蕭景恒渾身熱血沸騰,瞬間化身小迷弟,兩眼放光,崇拜地看著賀夕顏。

要是他能學會嫂子的這幾招,以后還怕打不過敵人嗎?

天臺入口的蕭墨寒目睹了一切,壓下心里的震撼,滑著輪椅退了出去。

他的擔心還真是多余的。

這女人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封印物體!

那是電影里才會有的玄幻。

今天,還真是讓他大開眼界。

這一刻,他有些擔憂了。

她這樣強悍,到底是好還是壞?

暗中跟著賀夕顏的保鏢,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看著夫人變態的操作。

瞬間有了危機感。

他們是不是要失業了。

夫人這身手,確定需要保護!

而賀夕顏剛剛眼里突然會發出異樣的光芒。

那是系統客服大瓜為她謀的福利。

封印物體的特異功能。

她老是被系統突然莫名其妙地加劇情。

它當然得讓系統給點好處。

不然就賀夕顏那作精性格。

手傷了還沒好。

今天要是再受傷或掛了,游戲就over了。

賀夕顏看著傻掉的二貨,“能走嗎?”

蕭景恒還未從震撼中回過神。

“嚇傻了嗎你?”

賀夕顏抬腳踢了踢蕭景恒。

蕭景恒一見她伸過來的腳,瞬間回神。

想到被她直接用腳干掉的三人,他嚇得渾身一顫,趕緊往邊上一滾。

“嫂子,腳下留人!”

那聲音帶著顫抖,生怕賀夕顏一腳將他給干掉。

賀夕顏提起的腳僵住。

“呵,出息。”

她收回腳,轉身往回走。

“我回去了,剩下的你自己處理。

媽的,我早餐都還沒吃,餓死了。”

她也不解釋她為什么出現在這里。

反正原主的性格囂張跋扈,不講道理。

她若不說,誰也奈何不了她。

蕭墨寒讓人跟著她,以為她不知道嗎?

她只是裝不知道。

她就是故意讓蕭墨寒發現她和以前不一樣了。

這樣,才有機會爆出會醫術,光明正大地給他治腿,救司機和保鏢。

不然天天深更半夜,像做賊一樣犧牲睡眠給他治腿,太累了。

早點把他治好早點撩。

讓他早點愛上她,才是她最終的目的。

……

等賀夕顏走后。

藏在暗處的保鏢才現身將蕭景恒扶起來。

“我送你下去,一會兒警方的人要來了。”

蕭景睿知道他哥幫忙善后,就跟著保鏢下了樓。

……

七八分鐘后,賀夕顏回到了蕭墨寒的病房。

一進去,藍煙就問,“去哪兒了這么久?

再不回來,這早餐都快涼了。”

賀夕顏臉不紅,心不跳說道,“我就是餓了才出去轉了一圈。

看能不能遇到你和爸爸來。

嘿嘿,一轉轉忘記時間了。”

蕭墨寒也不拆穿她。

“吃吧,你不是早就餓了。”

藍煙將水晶包、雞蛋卷和燕窩粥食盒打開。

“早餐吃點養胃的。

本來想給你做海鮮粥的,但你手受傷了,海鮮是發物,暫時不能吃。”

蕭墨寒接過筷子,“你和爸去機場接一下陳林和老張的家人。

中午的飯我會讓管家幫忙送來。”

藍煙笑道,“放心吧,你爸已經安排好了。

時間來得及。

就打算等你們吃完,我們就去機場接人。

不管怎么說,人家都是為了救你才受傷。

咱們蕭家可不能讓人寒了心。

不然,以后萬一有類似的情況發生,誰還敢救人?”

賀夕顏吃了一口蕭墨寒投喂的水晶包,朝婆婆豎起大拇指。

“對,必須這么做!

咱們蕭家的命是命,別人的命也是命。

不能讓人寒了心。”

蕭墨寒怕賀夕顏會爆出蕭景恒出事的心聲,趕緊將他爸媽打發。

“不用等我們吃完,這里有護工。

等會兒吃完有護工幫忙收。

你和我爸先去接人吧!

酒店我已經讓人在酒店附近定好了。”

藍煙想想也是。

“那行,我和你爸先去接人。”

……

早餐后,賀夕顏吃撐了。

“艾瑪,好飽,我出去轉轉消消食。”

蕭墨寒掀了掀眼皮。

“想去就去吧!”

賀夕顏問,“你要不要去,我推你啊。”

蕭墨寒搖頭,“不了,等會兒助理要拿文件來我簽。”

他不出去,賀夕顏就自己去。

出了病房,她無聊地到處轉。

轉到八樓時,意外看到一個熟人。

【哦嚯嚯,變性舅母!】

【他小心翼翼扶著的那孕婦是誰?】